• 確認
  • .

2020/10/07 | 移人 Migrants' Park

移民工文學獎得主Etty:因為疫情,她無法實現對兒子返鄉的承諾

離開家鄉真的可以埋葬以往的黑暗,帶著離婚婦女這個無法抹除的標籤,她在這裡像是有了新生;在台灣,有時獨身的移工個個有難言的過去,聚在一起,彷彿重新活了一條生命。「來台灣三年,我變得不一樣了。」

2020/09/24 | 移人 Migrants' Park

移民工文學獎得主Etik:移工安靜不是因為愚笨,而是因為許多人毫無選擇

有次在職訓中心遇上一位女移工在工作上無法支撐,女移工到新加坡工作,但百般想念她在印尼的小孩,一直哭,哭到無法做事,跟職訓中心說要回來,或者換老闆。Etik焦慮的求助老闆,老闆僅只冷眼的說不,Etik說這是她在職訓中心工作,發生過最令她難過的事情

2019/08/26 | 台灣人權促進會

移工為何淪為受刑人?談《折翼驛鄉》與《枷:關不住的靈魂,暗夜的光》

由於出身貧窮,移工們支付不起境內聘僱的費用,相繼搭上遠洋漁船,殊不知踏上的不是他們想像中的金銀島,而是過勞、被虐、被剝削的長期航程。長時間遊蕩無依的精神壓迫下,剎那迷失,便成了人們口中「危險外勞」。

2019/05/15 | 精選書摘

印尼獄友收到寄去的家鄉書籍, 回信表示:「現在的我,夜裡都手不釋卷」

2015年,燦爛時光書店開張,我們收到一封來自桃園龜山的信件,寄信人是一位綽號米其林小胖子的印尼受刑人。他聽獄友說《講義雜誌》上有關於書店的報導,鼓起勇氣請臺灣同學寫信,希望我們能將印尼文書借給他看。

2018/06/08 | 精選轉載

駕著「唐吉軻德」為新住民巡迴推廣閱讀,讓台灣人學會尊重東南亞移民

那麼東南亞圖書又是怎麼轉念的呢?林群說,「有一次在鄉下某個小吃攤,聽見一位外配媽媽吆喝小孩。我突然心想,『奇怪,怎麼好像外配媽媽用的都是中文,為何沒想過用她們的母語教小孩呢?』當下心裡就覺得很可惜。」

2017/06/21 | 李牧宜

如果移工心裡有破洞,兩位年輕人用文字癒合了他們的傷口

每個人都有自己關心的議題,這些議題都很重要,只要找到自己關心的那件事情,並做好我們可以做的事情,我們就可以成為暗夜的火光,照亮別人,也溫暖自己。

2017/06/20 | 李牧宜

如果移工心裡有破洞,兩位年輕人用文字癒合了他們的傷口

每個人都有自己關心的議題,這些議題都很重要,只要找到自己關心的那件事情,並做好我們可以做的事情,我們就可以成為暗夜的火光,照亮別人,也溫暖自己。

2017/03/15 | 精選書摘

【耳朵的棲息與散步】張正:四方之聲,多語之城

台北是四方之聲的匯聚之處。下回出門,別戴著耳機只聽自己想聽的,張開耳朵試試看,搜索一下周圍聽不懂、但是能讓你會心一笑的聲音。

2017/03/15 | 精選書摘

【耳朵的棲息與散步】張正:四方之聲,多語之城

台北是四方之聲的匯聚之處。下回出門,別戴著耳機只聽自己想聽的,張開耳朵試試看,搜索一下周圍聽不懂、但是能讓你會心一笑的聲音。

2016/12/20 | 《典藏.今藝術》ARTCO Monthly

每個人的「燦爛時光」:關於張正促進多元理解的方案創造

報刊創辦人成露茜曾說:「所謂的成功不是我們變得很壯大,而是我們倒閉的那一天就是我們成功的那一天。」因為當有一天東南亞朋友可以輕易獲得資訊、交流和發聲,就是《四方報》不需要存在的時刻。

2016/12/18 | 《典藏.今藝術》ARTCO Monthly

每個人的「燦爛時光」:關於張正促進多元理解的方案創造

報刊創辦人成露茜曾說:「所謂的成功不是我們變得很壯大,而是我們倒閉的那一天就是我們成功的那一天。」因為當有一天東南亞朋友可以輕易獲得資訊、交流和發聲,就是《四方報》不需要存在的時刻。

2016/10/07 | 精選轉載

記第一屆移民工文學獎:文學獎只是個手段,重要的是留下他們對台灣的「評語」

對我來說,文學獎只是手段,這個活動打從一開始,便是個聲東擊西、掛羊頭賣狗肉的任務:一方面以文學作為通道、以獎金做為誘惑,將移民移工拱上舞台,進而受到多一點重視;另一方面,則是請移民移工以文學的形式,說出他們對於台灣的「評語」。

2016/10/04 | 精選轉載

看著臉色蒼白的妹妹,他記得媽媽說的:「向星星許願,它會幫助你實現願望……」

「謝謝妳的幫助,願意收留我們兄妹倆。如果不是妳,珍妮也許活不了到現在,可能直到現在,我們仍然流落街頭。」

2016/10/04 | 精選轉載

看著臉色蒼白的妹妹,他記得媽媽說的:「向星星許願,它會幫助你實現願望……」

「謝謝妳的幫助,願意收留我們兄妹倆。如果不是妳,珍妮也許活不了到現在,可能直到現在,我們仍然流落街頭。」

2016/09/30 | 移人 Migrants' Park

一場大火入獄,她從此失去與家人重逢的可能:「接受與等待,是監獄教我的兩件事」

文學上說悲劇有兩個功能:一是淨化洗滌人心,二是讓他人從錯誤中學習。陶小媚的故事便是如此。她重摔,卻在墜落過程中拉住救贖之繩。

2016/09/30 | 移人 Migrants' Park

一場大火入獄,她從此失去與家人重逢的可能:「接受與等待,是監獄教我的兩件事」

文學上說悲劇有兩個功能:一是淨化洗滌人心,二是讓他人從錯誤中學習。陶小媚的故事便是如此。她重摔,卻在墜落過程中拉住救贖之繩。

2016/09/29 | 移人 Migrants' Park

一場大火入獄,她從此失去與家人重逢的可能:「接受與等待,是監獄教我的兩件事」

文學上說悲劇有兩個功能:一是淨化洗滌人心,二是讓他人從錯誤中學習。陶小媚的故事便是如此。她重摔,卻在墜落過程中拉住救贖之繩。

2016/09/27 | 精選轉載

傳來琴聲的311房:前輩選你當看護是有原因的,他從你身上看到了自己

「前輩」是一個描述名叫阿立的移工,照顧著一位被稱為前輩的退休警察(阿公是這個短文的靈感,因為阿公是個非常疼他已過世老婆的退休警察)。這是台灣印尼移工的另一面,因為阿公教了我很多人生中的點滴、教我寫中文、還有教我日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