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21 | 羊正鈺
尋政治庇護滯台逾290天 中國異議人士轉赴加拿大
中國異議人士劉興聯、顏克芬前往台灣尋求庇護未果,已先後前往加拿大。對於近來頻繁出現尋求政治庇護的中國港澳人士,台灣該如何面對?
2019/07/21 | 羊正鈺
曾滯留桃機超過100多天,中國異議人士劉興聯、顏克芬轉赴加拿大尋求庇護
中國異議人士劉興聯、顏克芬前往台灣尋求庇護未果,已先後前往加拿大。對於近來頻繁出現尋求政治庇護的中國港澳人士,台灣該如何面對?
台灣準備好接收香港的政治難民了嗎?
當台灣政府說著「台灣挺香港」、「會提供必要協助」等漂亮話的當下,台灣沒有任何一條法令處理「不遣返原則」的問題,《難民法》草案每年都躺在立法院至今,也遲遲未能三讀通過。
移民署全台查獲失聯移工400餘人,以越南、印尼籍居多
移民署中區事務大隊台中市專勤隊16日宣布,在清水區一處工地查獲9名失聯移工及逾期滯留外僑,查緝過程現場有工人大喊「麥擱抓了,再抓房子蓋不起來啦」。
2019/04/11 | 羊正鈺
「武統」學者今早遭強制出境,離台前放話「兩岸必然統一」
移民署長邱豐光指出,李毅以觀光事於去年8月向移民署申請一年多次入台證,4月9日入境台灣,但因從事與旅遊目的不同的活動,因此依法限令出境。
2019/04/09 | 李秉芳
領中國身分證被「除籍」失健保、選舉資格,「無戶籍國民」邵子平要告移民署
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第二代魏筠說,邵子平是他父親魏廷朝的多年好友,曾在戒嚴時期聲援其被國民黨迫害的父親而被列入黑名單,無法返台下面臨「選國籍」的困境。
2019/01/26 | Abby Huang
「防非洲豬瘟」新法首例:違規帶香腸、又沒繳罰款「火速」被遣返
25日0時開始,防檢局加強防疫力道,外國人違規攜帶肉品者,若無法當場繳清罰款,將立即遣返。新法上路不到19小時,就出現遭遣返首例。
2019/01/25 | 羊正鈺
瑞莎終於成為「正港台灣人」,曾因此「無國籍」的她為何等了5年多?
由於《國籍法》規定外國人申請歸化,須提出喪失原有國籍之證明,但烏克蘭「不承認台灣是個國家」,因此遲不核發瑞莎的喪失國籍證明⋯⋯
2019/01/07 | 李牧宜
免強制收容、罰款降低,移民署鼓勵8.9萬名逾期居留者「自行到案」
在台逾期停(居)留外來人口已達8.9萬人,滯台人數呈現持續增加趨勢。移民署將加碼推動自行到案機制,今年6月30日以前可予以免收容,且逾期罰鍰只要繳新台幣2,000元,但不包括失聯的越南脫團客。
2018/12/26 | TNL 編輯
4越南團152人脫逃剩領隊,外交部:註銷尚未入境5越團簽證
對於越南旅行團發生152人集體逃跑失蹤一事,外交部晚間表示,除立即註銷逃跑越籍觀光客簽證外,也已註銷尚未入境的5個越南團、共182人的簽證。目前也停止受理發生脫逃事件的越南組團旅行社的申請案。
2018/09/12 | 李牧宜
同一活動講師補助從800元砍至260元?新住民團體質疑審查標準
「屏東無國界夏令營」近期申請到的講師費補助,從每小時800元降至260元。一名受訪的新住民講師認為,重點不在最後認定的金額,而是其中令人質疑的審查標準。
2018/05/31 | David Green
受中國迫害三度流產維權人士,昨日抵台尋求政治庇護
因「維權行為多次無由遭受監禁、拘捕、失蹤,並因國家暴力行為導致三次流產」而得聯合國難民身分的黃燕,靠NGO組織潛逃至泰國曼谷後,於2018年5月30日由印尼雅加達飛抵台灣,尋求政府庇護。
2018/05/29 | 精選轉載
辦理緬甸簽證完整攻略:身為台灣人一定理解,為何入境許可章不蓋在護照內頁
緬甸出入境卡及海關申報單在步入飛機的同時空姐就會直接發給你,比較特別的是緬甸出入境卡會印著你所搭程的航空公司名稱。
2018/04/29 | David Green
外籍人士看台灣的「數位門面」:匪夷所思,不停原地打轉
「沒人知道明確申請步驟是什麼,條件非常模稜兩可,按下『進一步了解』之後只會收到其他移民網站的連結。」
2018/04/16 | TNL 編輯
失聯移工染毒事件頻傳,再爆清潔公司業者涉毒品控制移工圍事
移民署日前逮捕以黃姓男子為首的犯罪集團,他們涉嫌以毒品控制失聯移工暴力圍事,並以毒品引誘清潔公司同業,待對方成癮欠下毒債後威脅對方公司「被周轉」。
2018/03/26 | 讀者投書
憐憫「黑戶寶寶」,卻不思考「失聯移工」在台困境
當社會大眾只關注在「黑戶寶寶」上,要求社政單位解決問題的同時,誰能多關注在「失聯移工及黑戶寶寶」的主體上,要求勞動及移民單位徹底解決源頭移工所面臨的困境?
2018/02/17 | 精選書摘
移民署專勤隊長:執行法令沒錯,但若能救回一個家庭,不是更好?
移民署專勤隊有一項重要工作是「抓逃逸移工」,雖然職責如此,但柯志騰不喜歡抓人遣返,反而常在執行勤務之後把人「救回來」。服務十年,處理過上百件個案的他,也因此有了「外偶救星」的稱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