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08 | 法操FOLLAW
民氣可用還是民意殺人?《王牌大律師》的司法正義論
在日劇《王牌大律師》中,律師古美門指責檢方,認為檢方並非依證據起訴,而是順應民意。但檢察官醍醐卻不認同。他表示,檢察官是人民的公僕,當然應該回應人民的期待。透過這場死刑激辯,我們回頭檢視台灣的狀況。
2017/08/14 | 讀者投書
毫無「程序正義」的南鐵地下化公聽會,何來「實質正義」?
作為台灣近年較有名的土地徵收爭議案件,南鐵案所遭遇的困境一如其他議題。人們多半無暇深究細節,卻容易被抹黑的言論和冠冕堂皇的官方新聞稿洗腦。
2016/08/05 | Shih Yuan
內政部審查南鐵東移案在即 自救會:不開聽證會即違憲
陳致曉表示,按大法官釋字第739及709號解釋,市政重劃及都市更新都攸關人民財產及居住權利,應為此舉行行政聽證;而土地徵收害人更鉅,更應比照辦理。此亦為自救會四年來的訴求,然而行政聽證會卻遲未召開。
2016/06/19 | 法操FOLLAW
是民氣可用還是民意殺人?談《王牌大律師》的正義論
判死不判死,標準何在?我們從日劇《王牌大律師》中,律師古美門和檢方醍醐的死刑激辯中,也許可以來思考看看臺灣的死刑現況。
民主法治國家強調政府要守法,但連憲兵都沒意識到執勤就「代表國家」
憲兵以及國防部官員根本沒有意識到,他們執行勤務時代表的是國家,而在民主法治國家中,最強調的是政府要守法,政府必須優先於人民守法,這個就是所謂的程序正義。
2015/08/06 | TNL 編輯
抗議狀況講「SOP」,恐怕是小看了「新聞自由」所面對的複雜性
北市府盡可能照其頒定的SOP,希望與媒體保持良好的互動、維護媒體記者的安全,但試問的是每場抗議行動的標準真能統一規格、等量齊觀嗎?
課綱要的不是微調,而是對話和思考──或,如何想像一個更好的歷史教育
一次課綱微調,影響的是一整個世代的年輕學子,責任何其重大,怎麼能在工作結束、領完車馬費之後就消失無蹤?
監視器取締違規停車不是不行,但請先立法通過後再來
在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有條列哪些狀況可以『逕行舉發』,而『逕行舉發』有一個大前提,就是要『當場不能或不宜攔截製單舉發』,以超速來說,他已經超速了,除非警車追上去,不然不可能攔截,若因為警車跟不上而攔截失敗也就沒辦法『當場舉發』。所以這個部份是符合『逕行舉發』的前提,所以可以用架監視器拍照的方式開罰單,原因在這。
課綱微調關鍵不是意識形態,而是政府自己有沒有守法
台灣人權促進會認為教育部微調課綱的決議過程沒有充分的公開相關討論資訊,認為這整個決策的過程是不合理、不合法的,所以去文教育部要求他們提供相關的會議紀錄、表決名冊、委員名單等資料。希望透過調出這些資料,去檢視這個決策過程的合法性與正當性,結果教育部的回覆說裡面有部份的資料可以不用公佈。
抗議M503航線真的是「逢中必反」嗎?
台灣跟中國的政權分開一直到現在,因為兩岸局勢的特別狀況。可以說從民國34年到現在整整70年。在這70年間,台灣海峽除了有小三通的金馬航線,完完全全沒有任何其他的民航線。他們這次啟用了M503,等於打破了台灣中國這70年來不在台灣海峽設置航線的默契。那我們就要去思考,為什麼要在這個時間,要打破這樣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