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律師的任務,是不讓各方過早認定案件「就是那樣」
馮.席拉赫說︰「但是最要緊的,是我想告訴讀者:律師替某人辯護,為的是維護當事人在法律上的權益,具有公共意義,和律師私人對當事人的觀感沒有關係。」
德國最會說故事的辯護律師馮.席拉赫:庭上不會提出不利被告的言論,但這並非坐視惡行
馮.席拉赫表示,「我選擇擔任刑法律師,而非民法律師,原因是民法處理的大多是金錢利益的糾紛,而刑法背後全是人性的故事——這些故事,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每個讀者讀了都會感同身受。」
先解決程序正義問題,我們再來討論觀塘接收站該不該蓋
觀塘案的實質正義見仁見智,但環評的程序正義確有很大的問題,而守住程序正義在民主國家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先有程序正義才能談實質正義,否則人民權力等於隨時暴露在被政府任意侵害的風險之下。
2018/07/08 | 法操FOLLAW
民氣可用還是民意殺人?《王牌大律師》的司法正義論
在日劇《王牌大律師》中,律師古美門指責檢方,認為檢方並非依證據起訴,而是順應民意。但檢察官醍醐卻不認同。他表示,檢察官是人民的公僕,當然應該回應人民的期待。透過這場死刑激辯,我們回頭檢視台灣的狀況。
2017/08/14 | 讀者投書
毫無「程序正義」的南鐵地下化公聽會,何來「實質正義」?
作為台灣近年較有名的土地徵收爭議案件,南鐵案所遭遇的困境一如其他議題。人們多半無暇深究細節,卻容易被抹黑的言論和冠冕堂皇的官方新聞稿洗腦。
2016/08/05 | Shih Yuan
內政部審查南鐵東移案在即 自救會:不開聽證會即違憲
陳致曉表示,按大法官釋字第739及709號解釋,市政重劃及都市更新都攸關人民財產及居住權利,應為此舉行行政聽證;而土地徵收害人更鉅,更應比照辦理。此亦為自救會四年來的訴求,然而行政聽證會卻遲未召開。
2016/06/19 | 法操FOLLAW
是民氣可用還是民意殺人?談《王牌大律師》的正義論
判死不判死,標準何在?我們從日劇《王牌大律師》中,律師古美門和檢方醍醐的死刑激辯中,也許可以來思考看看臺灣的死刑現況。
民主法治國家強調政府要守法,但連憲兵都沒意識到執勤就「代表國家」
憲兵以及國防部官員根本沒有意識到,他們執行勤務時代表的是國家,而在民主法治國家中,最強調的是政府要守法,政府必須優先於人民守法,這個就是所謂的程序正義。
2015/08/06 | TNL 編輯
抗議狀況講「SOP」,恐怕是小看了「新聞自由」所面對的複雜性
北市府盡可能照其頒定的SOP,希望與媒體保持良好的互動、維護媒體記者的安全,但試問的是每場抗議行動的標準真能統一規格、等量齊觀嗎?
課綱要的不是微調,而是對話和思考──或,如何想像一個更好的歷史教育
一次課綱微調,影響的是一整個世代的年輕學子,責任何其重大,怎麼能在工作結束、領完車馬費之後就消失無蹤?
監視器取締違規停車不是不行,但請先立法通過後再來
在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有條列哪些狀況可以『逕行舉發』,而『逕行舉發』有一個大前提,就是要『當場不能或不宜攔截製單舉發』,以超速來說,他已經超速了,除非警車追上去,不然不可能攔截,若因為警車跟不上而攔截失敗也就沒辦法『當場舉發』。所以這個部份是符合『逕行舉發』的前提,所以可以用架監視器拍照的方式開罰單,原因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