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31 | 精選書摘
余杰《顛倒的民國》:左宗棠是民族英雄,還是種族屠殺的侵略者?
對於飽讀儒家經典、篤信「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的左宗棠來說,殺戮和閹割並無半點不妥——在其眼中,作為異族的回族,是隨意處置的「犬羊」,其生命和身體完全不在儒家倫理和朝廷秩序的看顧與保障範疇內。
2019/06/11 | TIME
從國家仇恨日到悼念日,柬埔寨如何處理種族屠殺的歷史包袱?
柬埔寨的情況卻相當複雜,他們的紀念日,目的是為接續紅色高棉的政權服務——而它帶來的問題非常深遠:當政府下令必須以特定方式記住過去時,這意味著什麼?人們會用何種方式紀念那些不能遺忘的事情?
2018/08/01 | 李秉芳
印度身份普查後,400萬人被視為「非法移民」恐失去國籍遭驅逐
印度認為這些穆斯林是來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但孟加拉不承認他們是公民,也拒絕接收他們,倘若印度剝奪他們的公民身分,這400萬人將成為無國籍人士。
2017/11/21 | 精選書摘
這四種談論與傾聽方式,讓我們不必同心也能協力達成「順勢合作」
這四種談論和傾聽模式全都正當而有用。重點不是我們需要採用唯一一種模式,而是我們需要有辦法熟練而順暢地在其中移動。
2017/04/23 | 精選書摘
中共在青海進行的種族滅絕——「循化事件」的真相
1958年4月17日,藏人驅逐了中國共產黨的「工作組」,並切斷了用於聯絡的電線。24日,約4000名穆斯林撒拉人包圍了縣政府所在地,進行抗議。人民解放軍認定「反革命分子叛亂了」,並於25日派遣兩個團「剿滅土匪」。人民一旦反抗,不去調查研究原因,而是立即實施虐殺,是中國共產黨的常用手段。
2017/04/22 | 精選書摘
中共在青海進行的種族滅絕——「循化事件」的真相
1958年4月17日,藏人驅逐了中國共產黨的「工作組」,並切斷了用於聯絡的電線。24日,約4000名穆斯林撒拉人包圍了縣政府所在地,進行抗議。人民解放軍認定「反革命分子叛亂了」,並於25日派遣兩個團「剿滅土匪」。人民一旦反抗,不去調查研究原因,而是立即實施虐殺,是中國共產黨的常用手段。
2017/04/21 | TIME
盧安達飯店經理看《園長夫人》:盡可能拯救難民,「房間永遠都夠」
如同我在2006年寫的,如果要重新審視盧安達大屠殺:「除非國際社會在面對危及人類可怕的惡行時,可以停止躊躇不前的狀態,『永遠不再發生』這幾個字會一直是最被濫用的詞語,以及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謊言。」
2016/12/27 | 李律鋒
恨也許能殺掉一個人,但集體的冷漠、無知與怯懦,可以造成一場大屠殺
對歷史傷痛的無知、對他人痛苦的無感、對自身責任的無視、對獨立思考的無能、對是非善惡的無謂、對芸芸眾生的無情,構成了最基本單位的平庸的罪惡。
2016/11/21 | TNL香港編輯
22年後,天主教會終為盧安達大屠殺道歉:「我們沒有表現得像一家人,反而互相殺害」
天主教會一直不願承認有份參與1994年的盧安達種族滅絕,直到22年後的今日方才為事件道歉。
2016/11/21 | TNL香港編輯
22年後,天主教會終為盧旺達大屠殺道歉:「我們沒有表現得像一家人,反而互相殺害」
天主教會一直不願承認有份參與1994年的盧旺達種族滅絕,直到22年後的今日方才為事件道歉。
2016/07/04 | 咪貓
在波斯尼亞,走過大屠殺之地(下)
廿年前的大屠殺,對香港人來說,可能只是一首Sammie的經典歌;對世人來說,可能只是歷史書裡的一頁;但對波斯尼亞人卻仍是一件未了事。
2016/06/29 | 咪貓
在波斯尼亞,走過大屠殺之地(上)
Srebrenica的「秘密」,世人皆知,那裡發生了二戰以後歐洲最嚴重的種族滅絕事件。
2016/06/02 | Shih Yuan
定調屠殺亞美尼亞人為種族滅絕 土耳其召回駐德大使抗議
歷史學家估計,大約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多達150萬亞美尼亞人遭到奧圖曼土耳其帝國殺害,許多學者將此視為20世紀第一場種族屠殺;亞美尼亞亦將每年4月24日訂為大屠殺紀念日。但土耳其始終否認種族屠殺之說。
2016/06/02 | Shih Yuan
定調屠殺亞美尼亞人為種族滅絕 土耳其召回駐德大使抗議
歷史學家估計,大約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多達150萬亞美尼亞人遭到奧圖曼土耳其帝國殺害,許多學者將此視為20世紀第一場種族屠殺;亞美尼亞亦將每年4月24日訂為大屠殺紀念日。但土耳其始終否認種族屠殺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