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巴西日常:不是狗主人卻被要求清狗糞,只因我是黑人?
迪娃在文學嘉年華上閒晃,突然間有位憤怒的銷售員來到她身邊,要求她去清理幾公尺以外的狗大便。迪娃不是狗主人,但她回應到:「我知道為什麼。」
2018/10/29 | 李修慧
曾訪問台灣、多次惹怒中國的極右派「巴西版川普」當選總統
曾經訪問台灣的巴西新總統波索納洛,對於中國的看法也和其他拉丁美洲國家不同,可能影響台灣與中國的關係。
2018/10/23 | Project Syndicate
剝奪白人藍領薪資的不是移民,而是共和黨的富豪金主
南方白人參議員挑起文化戰爭的部分目的是保護共和黨的超級富豪捐贈者,他們享受著企業減稅和放鬆環境管制所帶來的盛宴,而共和黨卻將責任全部推給非洲裔和西班牙裔美國人。
2018/10/19 | 精選書摘
《美國華人史》:大家認為華裔女性行政人員簡直像「辦公室妻子」
儘管這些來自台灣的華人如今已進入美國的大公司工作了,故國已遠在千里之外,白色恐怖也是前塵往事,但許多人還是無法擺脫早年的本能反應,骨子裡仍以為自己只要說錯一句話,做錯一件事,甚至只是擺出不願服從的姿態,就會遭受嚴厲報復,甚至小命不保。
2018/10/19 | 精選書摘
《美國華人史》:「不要在美國結婚!這裡的華人女孩⋯⋯當不了好老婆」
某些在外國出生的華人移民儘管接受的是西方教育,也認為自己是現代人,但並不總是能夠認同美國社會賦予女性的高度自由。
2018/09/22 | TIME
為什麼白人家長更應該常跟孩子們討論種族問題?
家長甚至可能不會意識到他們正透過行為傳達自己對於種族的想法,但事實上孩子們無時無刻都在從中學習。在這個概念下,當論及教育白人小孩種族主義時,家長的舉止通常遠勝於言論。
2018/09/18 | 李慧明
與裁判爭辯的藝術
而事件中有無誤判?裁判當然想將機會減至最低,但全世界都得承認誤判是運動比賽當中挺重要的一部分。
2018/09/10 | 精選書摘
《低端的真相》:販售DVD的倫敦華人,浮屍在城郊運河
幾年前,賣DVD的華人族群陸續出現在英國各處市鎮,DVD因此成為華人的代名詞。我住的地方黃臉孔稀少,就曾七次走在路上,被英國人朝著我戲謔地叫我DVD。而販售DVD的小販,則會面臨被搶或被攻擊的風險,甚至會失蹤或被殺害。
2018/08/21 | FORTUNE
推特以「暴力極端分子」為由,停權極右團體「驕傲男孩」
推特現在不只禁止暴力或是仇恨言論,無論線上與否,與「以私人目的對民眾使用或鼓舞使用暴力」的團體有所聯繫,都是受到禁止的。除了麥克內斯的推特帳戶外,停權處分影響了從新罕普夏州到加州大概數十個區域性的驕傲男孩分部。
租屋限女、工地限男?談歧視的經濟學
什麼是歧視?在一般語境下,歧視指的是對人的差別待遇,例如「人帥真好、人醜性騷擾」。但再進一步想,只要有差別待遇就可以說是歧視嗎?以下將介紹幾種歧視的類型。
2018/07/24 | TIME
強迫穆斯林移民學習「丹麥價值」,文明化有色人種的殖民式實驗
在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之前,支持英國脫歐的焦點便集中在終結穆斯林移民。但隨著脫歐結果確定,很快地種族醜化與攻擊便延燒到其他人種,以及萬萬想不到的瑞典人。
2018/07/23 | 李修慧
什麼樣的差別待遇,讓「前」德國足球隊大將説出「輸了球,我就只是個移民」?
2010年,德國出版了一本書《德國正在自取滅亡》,以「優生學」的論點,論證因為德國人的生育率較低而移民的生育率高,所以德國本土的「優越」基因將被被外來較差的基因取代,這本書為後來出現的反移民、反伊斯蘭教運動鋪路。
我來自烏干達,在白人男性主導的歐洲NGO備受歧視
我與一名白人男性通訊人員一起共用辦公室,他講電話時會用免持聽筒;而主管就打電話進來給他,一直在電話中說我的不是,並辱罵我。我從他人那聽來,他們這樣做的計畫是要把我逼走。
2018/06/24 | 李華
說華語被輕視,英語講再好也是西方眼中的「香蕉人」
英語是全世界通用的語言,並不代表只要學會英語就可以了。就算是英國、美國這樣以英語為母語的國家,他們的國民也要學習外語,我從來沒有看到一個民族像華人這樣輕視本民族的語言。
西班牙消滅種族歧視的最佳方案,就是否認歧視的存在
現行的反種族歧視政策,就是個好例子。絕大多數的相關機構,幾乎總是由土生土長的白人來出謀劃策、決定方向;而那些白人,肯定不曾親身遭遇種族歧視或排擠。
2018/06/06 | Abby Huang
美式足球超級盃冠軍隊臨時被白宮「放鴿子」,NBA兩球隊預告:若得冠軍絕不和川普「共享榮耀」
美國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FL)是體育聯盟中最強大的一個,長期以來一直對川普表示尊敬,不過川普卻回之以輕蔑。相較之下,NBA球員明確發言拒絕造訪白宮,在體壇相對少見。
跨國戀愛「CCR」在台灣社會所面臨的歧視與壓迫
S這個經驗揭露了:看似沒有什麼種族歧視問題,其樂融融的台灣,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這麼和諧友善的。有一群人,他們可能仍然會因為自己的膚色或是他們選擇了跟自己膚色不同的伴侶,而受到壓迫。在他們的生活裡,恐懼如影隨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