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歧視

種族歧視是因為膚色、人種或是其他種族原因有關的歧視。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5/15 | 運動視界

回顧Fernando Valenzuela:一道空前絕後、歷經了40年仍然歷久不衰的墨西哥旋風

Fernando Valenzuela在球場上的精采表現並不是他唯一的價值,他為墨西哥和美國兩地搭起了堅實的橋樑,更是無可抹滅的貢獻。除了讓更多中南美洲的人接觸到棒球外,Valenzuela某種程度改變了美國人對於墨西哥移民的嫌惡心態。

2021/05/11 | 王祖鵬

金球獎涉種族與性別歧視:媒體巨頭、明星齊抵制,湯姆克魯斯退還三獎座表達抗議

好萊塢巨星湯姆克魯斯退還獲得的三座金球獎,其中包含1990年《七月四日誕生》、1997年《征服情海》的兩座最佳男主角,以及2000年《心靈角落》的最佳男配角。也讓金球獎的醜聞風波越演越烈。

2021/05/03 | TNL香港編輯

1人染疫卻要全港外傭強檢,菲外長質疑港府強打疫苗涉歧視

港府計畫要求新來港或續約移工接種新型疫苗,菲律賓外長批評港府這種做法帶有歧視性,並指港府事前沒有諮詢菲方意見。

2021/04/30 | TNL 編輯

拜登首赴國會聯席演說,將投入4.1兆美元「讓中產階級再次偉大」

拜登在國會聯席會議上向參眾議院發表演說,內容涵蓋非法移民、種族歧視、兒童教育、基礎建設、武漢肺炎和外交政策等議題,更包含兩項重要法案,也就是總經費達1.8兆美元的《美國家庭計畫》和2.3兆美元的《美國就業計劃》。

2021/04/25 | Abby Huang

在自己國家卻被當成外國人:台灣也有像美國那樣的「亞裔歧視」嗎?

在台灣出生長大的新二代,原來也和在美國的ABC、ABT一樣,有著同樣不被當成「自己人」的困擾。位於亞洲的台灣,也有像美國一樣的「亞裔歧視」嗎?

2021/04/01 | 讀者投書

面對西方社會種族歧視,別再當個被規訓的「啞」洲人

許多亞洲人在異地選擇當「啞」洲人,對於歧視、霸凌、騷擾等往往不去追究,正是符合亞洲倫理道德的「正確觀念」:「從小被教育要聽話、保持沉默。」

2021/03/25 | Abby Huang

【懶人包】疫情後近3800起歧視案件,9張圖看懂美國「仇亞」犯罪

民間組織Stop AAPI Hate調查,疫情發生後,全美一共發生近3800起亞裔美國人遭遇歧視的案件。在美國的亞裔族群,如何從「模範生」變成最新一波的仇恨對象?

2021/03/19 | TNL 編輯

亞特蘭大槍擊案:性犯罪還是亞裔仇恨?新一波種族運動悄悄展開

自Covid-19疫情爆發以來,美國各地便頻頻傳出針對亞洲人的歧視事件。倡議團體「停止亞洲及太平洋諸島族裔仇恨」(Stop AAPI Hate)的調查顯示,疫情期間他們接獲全美50洲及哥倫比亞特區一共近4000起歧視事件舉報。前總統川普的「中國病毒」說,更激化美國人的二元對立。

2021/03/18 | 精選書摘

《愛你的敵人》:與歧視華裔的人面對面,往往可以打破他們的偏見

假設自己有歧視念頭的人,十位當中有九位與真人面對面時並不會歧視對方。看不到人臉,把人簡化為人口統計的身分表徵時,很容易就將「他者」去人性化。遇見真人,得知對方一絲一毫的人性脈絡時,就會產生連結感,而連結感可以摧毀歧視。

2021/03/17 | 戲言

柏林一條街的種族歧視爭議

Mohr這個字,雖然沒有那麼廣泛使用,不過在非裔德國人眼中,提到這個字時,無可避免都會想到過去的奴隸歷史,對他們的負面印象。

2021/03/01 | TNL 編輯

金球獎影帝由已故「黑豹」奪下,遭諷「全白」的評審團還把獎頒給誰?

本屆金球獎入圍名單公布後,雖然非裔的演藝人員與影片搶下的名額不算太少,超過亞裔,但非裔演藝工作者仍然不滿意,主辦單位被曝「87位投票者中完全沒黑人」。

2021/03/01 | 楊書宜

來自台灣的我,在德國徹底反省自己內心的「種族歧視」

2020年3月左右,疫情擴散至德國,社會緊張的氣氛蔓延,我有一位泰國朋友甚至因為太過於害怕遇到種族歧視攻擊,不敢出門去上班,她跟我說:「比起病毒,種族歧視更讓我感到恐懼。」

2021/02/07 | 精選書摘

《非暴力抗爭》:是什麼拯救了馬丁.路德.金恩的「C計畫」

本書介紹六個舉足輕重、影響全球的抗爭故事,這些故事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非暴力運動人士選擇對抗不公不義,拯救遭受壓迫的受害者。或許你會以為信守非暴力信條的抗爭者厭惡衝突,但事實正好相反。

2021/02/05 | 張瑞邦 Tucker Chang

斯洛伐克的隔離教育:羅姆人的未來,靠幼兒園翻轉?

除了指控斯國政府的消極處事、批評斯洛伐克白人的偏見,或是反向責備羅姆人自身的懶惰造成其今日處境外,我們更該思考的是如何有效幫助羅姆人脫離生存、教育弱勢的泥沼。

2021/02/03 | 精選書摘

《我是黃,也是白,還帶著一點藍》:看來兒子的死對頭,是個極端種族歧視主義者

或許他覺得能談種族歧視這種事的對象,不是身為白人的父親,而是東方人的母親。我不知道兒子為什麼會這麼想,但他似乎覺得自己有著「白人」與「非白人」的雙重身分,而且這兩者無法合而為一。

2021/02/02 | Pitty先生

Sorry I was eating wrong——Deliveroo用戶種族歧視,背後未必注意到的事

香港少數族裔好像都能看到我們的一舉一動,但我們卻察覺不到他們的回應。華裔與少數族裔之間,好像處在審訊室的兩方,兩者中間隔了一片厚厚的單向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