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1 | 壁虎先生
赤燭遊戲中的大衛林區基因:我們是否只是一個尚未轉場的幻覺?(下)
《返校》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能量,正是因為它給予了轉型失敗的我們,一次重新言說的機會。我們就像方芮欣,無法說出:「魏仲廷死了。」因而成為困在歷史裡的魍魎,而透過「返回校園」(創傷場景),方芮欣終於能夠重新用第一人稱言說自身的症狀。
2019/01/25 | 壁虎先生
如何享受《猛毒》:影評人愈是「見笑轉生氣」,愈彰顯它的優秀
我一開始覺得《猛毒》很好笑,到後來幾乎是尊敬這部電影⋯男主角艾迪開頭騎重機的陽剛被精彩地被反轉了,他並沒有像其他美漫英雄那樣,表現出對自身力量的「享受」,每當「猛毒」展現自己,艾迪不只將牠經驗為一個無法控制的東西,甚至「怕得要死」。
2018/01/01 | Ricardo
【Ricardo專欄】歡迎進入夢魘世界:《穆荷蘭大道》的聲與像
貝德拉曼堤的電影配樂是超越時代的,他的作品勾勒出一幕幕遼闊的寬比例畫面,就算沒有林區的影像,這些節奏低緩、帶有某種惡意的弦樂曲,仍然能夠提供你一個永恆無盡的黑夜。
2017/07/05 | 葉郎
【電影冷知識】《捍衛任務》與摯愛天人永隔的孤獨殺手,就是基努李維的真實人生
基努李維會接演這部低成本動作片,除了導演查德史塔赫斯基(Chad Stahelski)曾經是他在《駭客任務》(The Matrix)的特技替身之外,男主角那種絕望的喪偶之痛對他來說也異常熟悉。
2016/05/26 | 葉郎
【電影冷知識】《穆荷蘭大道》上的一場夢和一場車禍
很少人知道的是,《穆荷蘭大道》原來是電視影集《雙峰》(Twin Peaks)的衍生故事,並且以雪琳芬(Sherilyn Fenn)在《雙峰》中的角色Audrey為故事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