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16 | 李秉芳
19個人一年救治超過500隻動物,「野生動物急救站」甘苦誰人知
「積極的生命教育是有回饋的」,詹芳澤回憶一名曾參加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教育課程的孩童,某天「押著父母送來一隻穿山甲」,穿山甲無大礙但可能差點被吃掉。
2018/02/17 | 李修慧
台灣養出世界第一隻人工哺育穿山甲,什麼原因讓牠們在全球「最瀕危」?
2010年至2015年間,全世界共查獲1,270起穿山甲走私案件,涉及67個國家或地區,查獲超過120噸的穿山甲,大多以中國為最終目的地。
2017/05/25 | 精選轉載
不該存在的綠色大蜥蜴:對外來種「欲除之而後快」的反思
移除外來種的議題既複雜又殘酷,每一次都在考驗著人們的智慧。我們在對生物懷抱著深深愧疚的同時,仍然必須堅持做出理性、對環境最有幫助的選擇。
山羌、台灣獼猴數量很多卻是保育類?從原住民狩獵爭議看《野保法》的不足
相較於一修再修、日益嚴苛的《動物保護法》,野保法似乎缺少了全民的關注,當現在已經有許多如:台灣黑熊、石虎、歐亞水獺等動物傳出滅絕的警訊時,我們的野保法是否也應該要與時俱進改變?
緬甸餵飽了中國人消費穿山甲的大胃口
盜獵者利用勐拉市無「法」可管這一點,趁機走私、販售瀕臨絕種動物,大賺特賺。其中像是大象、老虎、熊、藏羚羊、雲豹、穿山甲等,都成了商人覬覦的對象,勐拉市也成了亞洲最大的野生動物市場之一。
2016/10/07 | 讀者投書
全世界正在嚴加保護穿山甲,臺灣竟「倒退嚕」開放狩獵?
從瀕臨絕種的穿山甲都可被狩獵的情況來看,根本說明在原住民族進行野生動物狩獵的規範上,仍有許多細緻的部分需要相關的個人及團體參與討論和規劃,實在不宜倉促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