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

穿山甲,中國古稱 鯪魚、鯪鯉、鯪鱧,是 穿山甲科(也稱 鯪鯉科,學名:Manidae)的一類哺乳動物的統稱,屬 鱗甲目(Pholidota)下唯一的科,現存 3 屬 8 種,分布在亞洲和非洲的熱帶及亞熱帶地區。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9/01 | TNL 編輯

捷克團來台談交流:台北布拉格直航有望,動物園借殖2隻穿山甲

捷克參訪團來台洽談交流,有望開通台北往返布拉格直航班機,雙方藝術家也有機會駐點創作。對於中國的反應,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認為,參訪台灣不代表反對中國,堅持捷克有自己的原則。

2020/07/13 | 關鍵評論網 ASEAN:緬甸商情

緬甸允許養殖穿山甲等野生動物,保育團體憂心刺激中國市場需求

緬甸政府從嚴禁販賣到允許私人動物園養殖野生動物轉向,也引來環團的疑慮,擔心此舉會毀掉緬甸近幾年來,讓非法野生動物貿易絕跡的努力。

2020/03/22 | ASEAN PLUS 南洋誌

【東南亞週報】新加坡禁250人以上大型聚會|大馬鎖國至3月底|泰南炸彈襲擊恐使和談觸礁

為防範武漢肺炎疫情擴大,這一周東南亞各國無不擴大防疫,包括新加坡禁舉辦250人以上活動,馬國從3月18日起至3月31日實施「鎖國」,菲律賓自17日起對馬尼拉的封城措施擴大到呂宋島。

2019/10/11 | 穿山甲報告

穿山甲報告:馬來西亞原住民曾視穿山甲為神獸,何以變身盜獵者

本非以穿山甲為主食的馬來西亞原住民Temiar族人,在中國商機帶起的市場經濟誘惑下,將盜獵的穿山甲賣給中盤商。儘管近年已停止了盜獵,但馬國原始森林的穿山甲數量早已瀕臨絕種的邊緣。

2019/10/10 | 精選轉載

穿山甲走私報告:印尼現金交易促成的複雜犯罪網

印尼調查人員猜測,印尼已是全球最大的穿山甲肉和鱗片非法出口國,而這些穿山甲大多被運輸到中國。同時得益於依靠馬六甲海峽與馬來半島的地理優勢,棉蘭市已成印尼主要的穿山甲走私中心。

2019/10/09 | 穿山甲報告

穿山甲報告:菲律賓法律威懾不了盜獵集團

菲律賓在2017年間,共發生了38起穿山甲走私案件,穿山甲走私活動之所以猖獗,是因為菲律賓法律僅以監禁三個月和低額的罰款應對,無助於打擊因中國市場需求而興起的偷獵穿山甲活動。

2019/09/26 | 精選轉載

無論非洲還是南亞,「穿山甲走私血路」的終點幾乎都是同一個國家

「在21世紀,我們真的不應該因吃而滅絕某一物種,沒有任何藉借口讓這種非法貿易繼續下去。」然而在過去的10年中,已有超過百萬隻穿山甲被獵殺。

2018/06/17 | 李秉芳

19人一年救治過500隻動物:台灣「野生動物急救站」甘苦誰人知

「積極的生命教育是有回饋的。」詹芳澤回憶一名曾參加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教育課程的孩童,某天「押著父母送來一隻穿山甲」,穿山甲無大礙但可能差點被吃掉。

2018/06/16 | 李秉芳

19個人一年救治超過500隻動物,「野生動物急救站」甘苦誰人知

「積極的生命教育是有回饋的」,詹芳澤回憶一名曾參加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教育課程的孩童,某天「押著父母送來一隻穿山甲」,穿山甲無大礙但可能差點被吃掉。

2018/02/17 | 李修慧

台灣養出世界第一隻人工哺育穿山甲,什麼原因讓牠們在全球「最瀕危」?

2010年至2015年間,全世界共查獲1,270起穿山甲走私案件,涉及67個國家或地區,查獲超過120噸的穿山甲,大多以中國為最終目的地。

2017/05/25 | 精選轉載

不該存在的綠色大蜥蜴:對外來種「欲除之而後快」的反思

移除外來種的議題既複雜又殘酷,每一次都在考驗著人們的智慧。我們在對生物懷抱著深深愧疚的同時,仍然必須堅持做出理性、對環境最有幫助的選擇。

2017/05/25 | 精選轉載

不該存在的綠色大蜥蜴:對外來種「欲除之而後快」的反思

移除外來種的議題既複雜又殘酷,每一次都在考驗著人們的智慧。我們在對生物懷抱著深深愧疚的同時,仍然必須堅持做出理性、對環境最有幫助的選擇。

2016/10/15 | 台灣動物新聞網

山羌、台灣獼猴數量很多卻是保育類?從原住民狩獵爭議看《野保法》的不足

相較於一修再修、日益嚴苛的《動物保護法》,野保法似乎缺少了全民的關注,當現在已經有許多如:台灣黑熊、石虎、歐亞水獺等動物傳出滅絕的警訊時,我們的野保法是否也應該要與時俱進改變?

2016/10/12 |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

緬甸餵飽了中國人消費穿山甲的大胃口

盜獵者利用勐拉市無「法」可管這一點,趁機走私、販售瀕臨絕種動物,大賺特賺。其中像是大象、老虎、熊、藏羚羊、雲豹、穿山甲等,都成了商人覬覦的對象,勐拉市也成了亞洲最大的野生動物市場之一。

2016/10/11 |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

緬甸餵飽了中國人消費穿山甲的大胃口

盜獵者利用勐拉市無「法」可管這一點,趁機走私、販售瀕臨絕種動物,大賺特賺。其中像是大象、老虎、熊、藏羚羊、雲豹、穿山甲等,都成了商人覬覦的對象,勐拉市也成了亞洲最大的野生動物市場之一。

2016/10/11 |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

緬甸餵飽了中國人消費穿山甲的大胃口

盜獵者利用勐拉市無「法」可管這一點,趁機走私、販售瀕臨絕種動物,大賺特賺。其中像是大象、老虎、熊、藏羚羊、雲豹、穿山甲等,都成了商人覬覦的對象,勐拉市也成了亞洲最大的野生動物市場之一。

2016/10/07 | 讀者投書

全世界正在嚴加保護穿山甲,臺灣竟「倒退嚕」開放狩獵?

從瀕臨絕種的穿山甲都可被狩獵的情況來看,根本說明在原住民族進行野生動物狩獵的規範上,仍有許多細緻的部分需要相關的個人及團體參與討論和規劃,實在不宜倉促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