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透工——萬迪拉塔那與他所捨棄的影像》與萬迪拉塔那對談:歷史、迴圈與重組
我們並沒有前進,像是不斷地重訪一樣。我們不理解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有一天我們會意識到為何迴圈存在。但有時候,民眾視一切為理所當然。我不禁想問,到底是誰創造了迴圈?
2015/10/28 | Jesse
在陽台上聽藝術家「說故事」:陳界仁的影像、生產、行動與文件
小空間的展覽就更有意思,觀眾與藝術家如此貼近,每一句談笑、討論、辯駁,都近的觸手可及,立方計畫空間的展覽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