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台灣不「泰」行:泰國移工為何不再來台灣?
90年代的台中中區風華一時,尤以第一廣場為中心,百貨公司連著百貨公司,只要一開門,三十多部的電梯不停的運轉,正巧又碰上「台灣人錢淹腳目」的年代,生意極好。
2018/11/19 | 精選轉載
誰的東協廣場:東西變貴、限制變多,這真的是服務移工及新移民的空間嗎?
對移工來說,在一個可以輕鬆席地聚會、吃到母國食物、買到各式家鄉產品的第一廣場,並無復興與否的問題,更不需要一條親水廊道,或是更名為東協廣場,來吸引中市府強調的好處。
東協廣場的樂與愁:曾只是綜合娛樂性大樓,如今是照應和滿足移工的避風港
手邊一罐啤酒一杯飲料,就是一個下午戴著耳機低著頭滑手機,他們木然的或左看或右看,手指在銀幕的鍵盤上跳動,出現的文字是一串又一串的鄉愁。一再被壓縮的空間如同移工的愁緒只能藏在心底,被忽視的一個群體,被忽視的感受。
2018/12/14 | 鄭秉泓
2018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評審後記(下)
當評審最充滿高潮的時刻,不是在評審會議上與人吵架,或者自己心儀的作品票數壓倒性勝利的瞬間,而是無論評選作品10部或者100部,當你在看某部片的時候,心裡忽然會有一股聲音告訴你「就是他了!」然後你就會感到非常非常非常安心。
第53屆電視金鐘獎落幕,三部關於東南亞「移人」的金鐘劇你是否看過?
《高山上的茶園》導演,同時也是編劇獎得主之一的曾英庭上台領獎時,對全場觀眾表示:「台灣的移工值得我們更溫柔的對待。」
東南亞移工用血汗成為台灣社會底層的建設者,卻處處面臨安全隱憂
移工是臺灣社會最底層的建設者,他們用自己的血汗來換取收入,來推動臺灣基層産業的發展,他們的人身安全無疑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2015/09/01 | 阿Ken
台中人的記憶 — 第一廣場:市府將以移工為主體,規劃為「東協廣場」
印尼籍阿汶說,希望不要改到「讓我們無處可去」,市府如果要改變廣場規畫,「一定要聽聽我們的意見」,不要用台灣人的眼光設計,「最後會讓我們無處可去」。
2015/11/22 | 1095
兩箱書、四個規則,我們在第一廣場「擺攤」換來一個又一個「人生」
當「東南亞行動圖書館」流動到台中,這將是一場沒有結局的觀察週記,不保證週週精彩,但對東南亞文化的認識卻絕對一週比一週深刻及寫實。
2015/11/22 | 1095
兩箱書、四個規則,我們在第一廣場「擺攤」換來一個又一個「人生」
當「東南亞行動圖書館」流動到台中,這將是一場沒有結局的觀察週記,不保證週週精彩,但對東南亞文化的認識卻絕對一週比一週深刻及寫實。
2015/12/07 | 1095
「我們不一樣,我們都一樣」 踏進台中第一廣場,走入東南亞移工的生命故事
隨著「臺中移工故事展」計畫一點一滴地推演,我開始接觸移工朋友們,發現他們和我們一樣,有辛酸、有淚水,但同時也有夢想、有依賴的親情
2016/02/06 | 1095
一個在台移工的真心告白:我很喜歡和台灣人一起討論事情,也在台中開了圖書館
我是Eko Widodo,你們可以叫我Dodo,來自印尼中爪哇Pati。我來台灣工作,我想分享自己的台灣生活觀察。
2016/02/06 | 1095
一個在台移工的真心告白:我很喜歡和台灣人一起討論事情,也在台中開了圖書館
我是Eko Widodo,你們可以叫我Dodo,來自印尼中爪哇Pati。我來台灣工作,我想分享自己的台灣生活觀察。
在台中搭建一座與東南亞的橋樑:1095,你知道這數字對移工而言代表什麼?
「勞工已經是國內的弱勢,而外籍勞工更是弱勢中的弱勢。」彥杰這樣跟我們講,不只是關注外籍移工而已,1095更希望台灣人能更加認識東南亞這個鄰居
在台中搭建一座與東南亞的橋樑:1095,你知道這數字對移工而言代表什麼?
「勞工已經是國內的弱勢,而外籍勞工更是弱勢中的弱勢。」彥杰這樣跟我們講,不只是關注外籍移工而已,1095更希望台灣人能更加認識東南亞這個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