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東方直布羅陀爭霸戰》書評:辻政信--消失在東南亞叢林裡的大亞洲主義者
相信大亞洲主義的日本二戰戰犯辻政信,是發達駭人聽聞的巴丹死亡行軍、泰緬死亡鐵路等一系列虐殺盟軍戰俘暴行的主謀,最終他卻在1961年離奇地消失在寮國的叢林了。
不同族群的不同史觀如何彌合:借鏡新加坡的兼容並包,台灣可以更好
台灣藍綠支持者面對分歧的二戰史觀,可效法新加坡海濱公園的方式,採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兼容並包態度。既肯定抗戰國軍的英勇,但是也同情台籍日軍的遭遇,或許能化解藍綠陣營的矛盾。
2019/12/17 | 方格子vocus
策展人開箱:「青春之後_ _」特展策展筆記
城市如何述說來自各方的新竹人故事?當我們爬梳前輩們的研究,戰爭中的人各有各的苦衷與創傷,但仍帶著堅毅的心,為後代開創出和平繁榮的生活。期盼此展能讓當代觀眾更加了解新竹這個城市,在大時代中的複雜與多元,繼續為和平與繁榮的土地一同努力。
2019/12/11 | 精選書摘
《泰國:美國與中國間的角力戰場,在夾縫中求存的東南亞王國》:冷戰鬥爭下,不被信任的泰國華人
自古以來有許多華人移居泰國,然而無論是在二戰或冷戰時期,泰國華人都不被視為可信任的群體,即便總理也有華裔血統。另一方面,在美國的默許下,泰國的軍事獨裁統治也得以在二戰後長期存在。
漢奸與抗日英雄誰來定?從李光耀等人的二戰事蹟省思兩岸的雙重標準
作者透過前中華民國飛行員何永道,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及前新加坡駐日大使黃望青的生命故事,理解他們在二戰時期的抉擇,如何影響了他們未來的命運?誰又背負了漢奸或抗日英雄的標籤?
2019/11/12 | 精選書摘
《珍珠港:日本帝國殞落的序幕》:太平洋戰爭的第一槍,日軍成功奇襲馬來半島
日軍在奇襲珍珠港前,打算先佔領資源豐富的英屬馬來亞,而其行軍戰略也得考量中南半島的大國--泰國的反應。馬來半島能否成功佔領,攸關日本皇軍未來能否持續打持久戰。
2019/09/13 | TIME
誘殺納粹:二戰時期在荷蘭積極抵抗的傳奇女鬥士們
我沒有從她們的努力中看到任何的浪漫印象,畢竟她們不是雜耍女牛仔。她們在許多面向都帶給我啟發,但對於正義的追求必然是無情的。
2019/09/12 | TIME
二戰爆發八十年,這個戰爭所創造的世界正迅速消失在我們眼前
由戰爭演變而來的美國觀點也無法持續保存,在二戰爆發的八十年後,這個由它所創造的世界正在消逝成歷史的一部分。
2019/08/21 | 羊正鈺
昭和天皇「史料」曝光:曾想反省二戰、南京大屠殺卻遭首相刪文
昭和天皇是日本第124代天皇,其在位期間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後依照新憲法失去政治上的實權,以作為日本國家與國民象徵而存在。
二戰奇觀:德軍、美軍並肩作戰的「伊特爾堡之戰」
歷史總是充滿了戲劇性,平常在生活中可遇不可求的「巧合」,在歷史上可是多了去了,今天講的這個故事,就來說個在二戰當中,化敵為友的奇葩案例,它就是二戰末期爆發,有「最奇怪戰役」之稱的──伊特堡戰役。
2019/06/10 | 精選書摘
《用資訊圖表讀懂第二次世界大戰》:英國孤軍奮戰,是否屬實?
若將英國和大英帝國的人口相加,倫敦所能運用的人力,和1939年人口最多的中國不相上下,遠遠超過蘇聯和美國。
2019/06/04 | 精選書摘
《D-DAY:諾曼第的巔峰時刻》:納粹德軍的「大西洋長城」是軍事史上最重大錯誤之一
盟軍的錯誤與德軍的相比,顯得微不足道。後者意圖防守每一個地方,結果無法防守任何地方。他們的指揮結構非但沒發揮作用,反而是在礙事。
2019/06/04 | 精選書摘
《D-DAY:諾曼第的巔峰時刻》:如果希特拉看到他們的大無畏精神,或許會三思而行
1944年春,一個問題擺在人們的面前,那就是︰一個民主國家,能否培養出可以與納粹德國訓練出來的最優秀士兵進行有力抗爭的年輕戰士?希特拉確信不能。
2019/06/03 | 精選書摘
《D-DAY:諾曼第的巔峰時刻》:德軍「大西洋長城」是軍事史上最重大的錯誤之一
回憶二十年前那些使我們為之戰鬥和犧牲的崇高目標,以及那些為維護我們的生活方式而進行了殊死奮鬥的人,畢竟是一件令人感到美好的事情。不為征服任何土地,不為任何野心,只為確保希特勒無法破壞世界上的自由。
2019/06/03 | 精選書摘
《D-DAY:諾曼第的巔峰時刻》:如果希特勒看到他們的大無畏精神,或許會三思而行
一九四四年春,一個問題擺在人們的面前,那就是一個民主國家,能否培養出可以與納粹德國訓練出來的最優秀士兵進行有力抗爭的年輕戰士?希特勒確信不能。
二戰義大利屈指可數的將星 :魯道夫・格拉齊亞尼
今天給各位帶來的,是一位二戰軸心國將領,不過呢這次這位既不來自德國,也不來自日本,而是來自二戰中表現最萌最可愛的義大利,他是二戰義大利的「魯道夫・格拉齊亞尼」。在義大利所有軍官當中,最受爭議、功績也最突出的一位。
「神風特攻隊」及其創始人大西瀧治郎的一生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這句話可謂是日本二戰時神風特攻隊的最佳寫照,特攻隊創始人大西瀧治郎在戰敗後切腹,更被海軍同僚稱為「就算日本打贏了也該切腹的男人」。
大西瀧治郎的一生,與他創造的「神風特攻隊」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這句話可謂是神風特攻隊的最佳寫照。可你想過嗎,就這麼一個喪心病狂的隊伍,到底是哪個人創的,又怎麼能想出這種毫無人性可言的攻擊方式呢?本篇文章給各位客倌們介紹一下,神風特攻隊的創始人─大西瀧治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