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2/14 | 讀者投書
「斷訊權」是頻道商最後的談判武器,政府強制仲裁真能促進和諧?
NCC要思考不應是「加速議約」避免爭執,而是面對問題,促成產業形成明確的頻道價值決定規則,對於不願接受規則的系統業者或頻道商,更應加速雙方分手。
系統業者與頻道業者的爭端,可能不是單靠NCC就能解決
NCC針對系統業者與頻道業者的頻位與授權費用爭議,僅能透過有線廣播電視法的調處程序處理,在調處中僅能促成雙方和解或達成協議,但並無其他具強制力之法規或政策工具,而系統商本身,也有許多「不能說的秘密」。
我現在要出疹:「後事實年代」的生存之道
曾經年輕人認為用網路可以改變世界,但在「同溫層」越來越厚的後真相時代,過去清者自清的理念已經不合用了,想要在資訊戰爭底下求生,就必須「以戰止戰」。
民視新聞台斷訊,是否將成為第四台秩序重整的開始?
許多消費者對既有的廣電環境多有批評,包括節目內容不佳或是重播率高等,但至少仍維持相對多元的環境,一旦有線電視業者擁有絕對權力,未來的發展反而更令人擔憂。
台灣電視台就好比光華商場:看起來很多不同的店面,其實背後老闆都一樣
台灣在電視系統業壟斷了播放通路的狀況下,他們可以坐著收消費者每月支付的系統,卻不用負責製作節目,而實際製作節目的頻道商卻拿不到足夠的錢製作好節目。
2015/01/21 | eoiss
國二生為iPhone6跳樓》「帶壞小孩」的不是智慧手機,而是兩代人的價值觀差別和有問題的溝通
這篇是因為這則新聞⟨偷買iPhone6 被媽沒收 國二生跳27樓亡⟩而有的感想,這不僅是親子與師生間的管教問題,背後牽涉的是兩代人價值觀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