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權

第四階級(the fourth estate),又被稱作第四權,大眾廣泛認知的「第四權」是指在行政權、立法權、司法權之外的第四種制衡的力量,但事實上「第四權」的原文「the fourth estate」真正的意涵是指封建時代社會三階級(貴族、僧侶、平民)以外的「第四階級」。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7/29 | TJ

【關鍵時事】從「李登輝!」看見「媒體守門人」的意義

「李登輝驚傳逝世」的起點可能是一篇PTT惡搞貼文,一張LINE群組的圖,但發文的人點連結的人留言的人分享的人,因為都無法扮演「守門人」的角色,不會到榮總現場了解實際狀況,也不會等到家屬發布聲明才決定要不要轉發。一個沒有「新聞媒體」的世界,長得就是這個樣子。

2020/06/16 | TNL特稿

《國安法》來了,香港傳媒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港版國安法」消息傳出當晚,陳逸言睡得很差,夢見自己在公司樓下的停車場,有些便衣國安來要來追他,他在想:應該跑去哪裏呢?第二天採訪前,他向受訪者說起這個夢,對方對他說:你的潛意識被攻陷了。

2019/12/27 | 區家麟

「黑記!你以為你真係有第四權呀?」——為何蒙面警察仇視記者?

蒙面武裝分子痛恨傳媒,正正因為傳媒不斷指出這幫人蒙面、沒有記認,公眾無從監督、投訴無門、無法制衡。

2019/11/05 | Kayue

【採訪現場】連番挑釁記者的蒙面警長,以及宣稱「未聽過第四權」的警察

有警長在執行職務期間不斷挑釁記者,質疑記者身份,亦有警員聲稱「沒有第四權」這回事,要求記者不要阻礙警察執行職務。

2019/11/05 | 休班記者

打傳媒打傳媒打,香港記者反抗!

若不是抱有那份天真的理想,傳媒工作者不會踏足這個行業,示威者亦不會走上街頭。或者「風骨」就是如此一件事。

2019/08/27 | 林彥邦

如果仍有人問「為何傳媒『只』拍攝警方?」就這樣回答

公權力必須受到最嚴格的監察,而監察公權力正正是傳媒的天職。自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警方在鏡頭下「懷疑」違反規定的行動多如牛毛,而至今因而被內部調查懲處的人數竟然是0,就更加證實監察的必要。

2019/04/16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新聞媒體的困境與難題,不是叫人「學會看新聞」就能解決

提升媒體素養,是個人免疫力的問題;拒看爛媒體,是個人避免去公共場所的問題,然而面對假訊息與劣質內容的氾濫,整體社會的問題需要的是找出病因,發明勤洗手、戴口罩,才能有效地應對流感肆虐。

2019/03/03 | 讀者投書

「第四權」商業化後的台灣,有變得更民主嗎?

媒體的轉型正義看似告一段落,但因加速民營與私有化且無強力的監督機制與規範,媒體不但紛紛淪落為政黨與財團的私有物,更甚者亦為對岸勢力接收,與俄羅斯在奪取克里米亞半島時的操作如出一轍。

2019/02/12 | 精選轉載

【插畫】媒體的功能是斷章取義嗎?

從當時服貿的抗議到這次的罷工事件,媒體曲解採訪內容的狀況層出不窮,就有罷工期間桃園機場的旅客表示,自己在受訪時明確表達支持罷工行動,但電視新聞播出的時候,自己卻被塑造成反對罷工的形象。

2018/11/21 | 書生百用

罪名不成立下的#MeToo

#MeToo與其他公共事件不同之處,正正在於大眾對指控者格外不寬容,許多指控者都受到大量人身攻擊和滋擾。如果真的害怕事件中有人會承受到巨大且不正當的傷害,那麼我們應該關注的不是任何一邊的人。

2018/06/26 | 精選書摘

《科學月刊》與臺灣科普教育濫觴:談科學也需講究新聞性

最難能可貴的是,這批青年科學家,雖各有統獨、左右的不同政治意識,但為了臺灣科學教育的茁壯,通通「不談政治,只談科教」,一路走來,始終如一,這種教育的高尚情操,亦是最為人稱道的。

2018/04/14 | 讀者投書

缺乏媒體素養,就是放棄自己的「近用權」

許多媒體為了短時間能抓住閱聽者的眼球,誇大其辭報導,餵養片面瑣碎的資訊,在民眾媒體素養的缺乏下,導致許多族群無力抵抗傳統媒體的「詮釋權」,一再被貼上標籤,間接擴大族群標籤汙名。

2018/02/08 | 王陽翎

搞錯了:《郵報:密戰》才沒那麼「正能量」

作者認為沒必要把電影《郵報:密戰》的內容說得過於光明和「正能量」,像「第四權」齊心協力戰勝美國政府戰爭黑幕。反而,內容不少部分,流露男女主角的做事方式,絕不是簡單抵抗政府黑幕,如同手執神仗發光發熱的價值聖徒。正是現實世界不是小說,現世中的英豪或智者,往往就是抓取平衡點的高手,絕不迂腐、濫情、僵化。

2018/02/08 | 王陽翎

搞錯了:《戰雲密報》才沒那麼「正能量」

作者認為沒必要把電影《戰雲密報》的內容說得過於光明和「正能量」,像「第四權」齊心協力戰勝美國政府戰爭黑幕。反而,內容不少部分,流露男女主角的做事方式,絕不是簡單抵抗政府黑幕,如同手執神仗發光發熱的價值聖徒。正是現實世界不是小說,現世中的英豪或智者,往往就是抓取平衡點的高手,絕不迂腐、濫情、僵化。

2017/12/29 | 新公民議會

別怪同溫層!我不認為社群媒體是意見兩極化的幫兇

過去多數的人很少接觸政治資訊,如今拜便利的社群媒體之賜,接收政治資訊的人才多了、政治思想的傳播才開始變得容易,需要持續改進的,是人們怯於且怠於思辨不同意見,還有無瑕、懶得、無能閱讀深刻文章的問題。

2017/10/02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三):烏合之眾深信媒體中立性及正確性

多半的烏合之眾沒有想過的是,其實媒體不過只是提供內容,而對於媒體來說生存也是第一要件,所以媒體的商業考量不過也就是想要討好烏合之眾,想辦法增加收視率和點擊率罷了。

2017/05/27 | 精選書摘

不看電視,誰最高興?電視只報「政局」不報「政策」,這是愚民政策

我們在學校的知識只是基礎,面對日新月異的發展,新知識的來源必須靠媒體日日追趕世界傳達給國民,以及政府頒佈的政策的詳義和影響。再難,媒體也要說明要觀眾懂。

2016/08/08 | 林兆彬

《導火新聞線》:傳媒是報導新聞?還是製造新聞?

新聞自由,是一把雙刃劍,可以用來行善,也可以用來作惡。惟有高質素的公民,才能夠制衡和監察傳媒,社會才能夠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