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

策展人(Curator)是為美術館、博物館、圖書館或其它商業單位安排藝術家與場地方媒合展覽事宜,或是決定文物呈現方式的獨立工作者。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TNL+ 2022/11/23 | TNL特稿

選片人談金馬影展的策展脈絡:不僅僅只是影迷許願池,更紮實地掌握了死忠影癡們的期待

縱使選片主題與面向的觀眾客群不竟相同,但以民間機構自營影展的方式下,票房仍作為影展最重要的收入來源,而要如何在茫茫影展中,鶴立雞群博得觀眾的青睞,影展的核心也終歸還是得回到節目的選片。這一點,作為影迷年度大盛事(尾牙)的金馬影展,很明確且紮實地掌握了死忠影癡們的期待(願望)。

2022/09/23 | Becoming Aces 未來大人物

如果未來可吃自己的肉、若是可以指控警察人臉辨識侵權?「超限社會」特展腦洞大開開展

「超限」一詞,來自於軍事著作《超限戰》,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C-LAB)引自此概念,邀請台灣與國際藝術家顛覆技術如何能延伸人類的感官經驗,並用美學策展進行一場奇幻實驗。

2022/04/23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張潔平落腳西門町開獨立書店「飛地nowhere」:我不希望這裡變成香港的墓碑

「飛地Nowhere」的前身先是「電光影裡書店」,後是「意念書店」,老闆都是香港人。當意念書店要收的時候,張潔平打聽店租行情,又問是否有人要接手?她不希望習慣來這裡看到書店的香港朋友失望,決定要把書店接下來。

2021/12/19 | VERSE

【專訪】設計師徐景亭:率性拋卻性別框架,讓三重的「黑色聚落」重獲新生

在1990年代隨著工廠外移、技術轉型,曾經24小時不夜的廠區逐漸沉靜下來。面對在地記憶的消殞,設計師徐景亭並未被動等待,她懷著對未來的想像力,翻動並尋找著潛藏在三重巷弄間的寶藏,希冀讓「黑色聚落」中傳統產業的豐富面貌為更多人所知。

2021/08/29 | CCC創作集

法國SPIN OFF微型出版展:提供主流之外的創作者,一片實驗性與多樣性的熱帶雨林

談起SPIN OFF的由來,策展成員Simon Lahure三句不離「OFF 精神」。原來在歐洲規模最大的漫畫節裡,一直藏著OFF(遠離主流)的傳統,強調藝術表達的自由。

2021/08/24 | 臺北文創天空創意節

【專訪】草字頭工作室策展人黃偉倫:在鐵皮屋中展開藝術共創,安住內心才能看清未來方向

現在並非理想生活,而是與病毒妥協後的新常態,黃偉倫坦言若未來很難有大型聚會,原始實體交流只會變得更珍貴,「人們不會放棄現場互動,但會精挑細選參與的場合,更重視人與人相遇的悸動。」

2021/07/15 | 漫遊藝術史

【專訪】北美館助理研究員陳慧盈:展覽是概念思辨與知識生產的載具,每次的策展實踐就如同一個逗號

專訪曾任職於高雄市立美術館助理研究員,現為臺北市立美術館助理研究員的陳慧盈,談博士班階段對策展研究的關懷重點,如何進一步延伸並付諸於美術館專業中。

2020/12/13 | 方格子vocus

策展,原來如此:〈第一章〉為什麼要策展?

台灣經濟起飛時代是重視建設基礎;不管是交通、科技、製造業等都是在硬體發展;填鴨式教育沒有培養創意,創意是沒有被開發市場,隨著社群網路掘起;在硬體經濟飽和後掘起軟文化經濟。

2020/08/20 | 有事青年實驗室

期許舉辦一場帶給別人悸動的音樂祭 — 吳威融的諸羅祭

喜歡音樂的人,不見得多懂音樂,可能是喜歡詞曲之間勾勒出的情境想像,又或是喜歡演出者不同方式的故事演繹,每當一段熟悉的旋律響起時,酸甜苦辣的回憶會跑出來,音樂是如此神奇地存在於生活,似乎不論是誰都多少被音樂感動過,哪怕是一句歌詞,一個樂團,一場表演。 今夏,一位熱愛音樂的嘉義大學生運用嘉義市「青年實踐行動培育競賽」實踐機會,夢想延續嘉義在地的音樂能量,有朝一日將音樂祭與嘉義市重新搭起的靈魂人物。

2020/06/11 | 方格子vocus

AR、VR還是什麼R:展覽只要結合多媒體就一定好棒棒嗎?

高科技的多媒體展示不是壞事,也絕對是未來趨勢。但炫目技術的背後不要忘了初衷,互動娛樂背後也不要少了深度,如何拿捏應用比例與成本控管,也是策展時的重要眉角。

2016/07/31 | YannYang

【專訪】啟藝文創執行長梁浩軒:展覽就像一場夢,但我希望每個人都從夢裡得到一些什麼

你相信設計可以改變經濟、改變國力、改變一切嗎?我們的日常生活裡缺乏對美學的重視、美感的養成,近年文化創意產業風潮襲捲全球,策展風起不僅是一時的流行現象,而是一股全新的力量即將興起。

2016/07/20 | 林勝韋

拆解「台灣本土文化」的「底層」想像:談「金光舞台車 閃閃嘉年華」的觀看模式

這種「去脈絡」的觀看模式,讓我們無法好好地認識符咒或廟會文化背後深刻的內涵,只停留在淺薄的表層。即使再怎樣的包裝與推崇,都更像是以一種「鄉野獵奇」的眼光來看待庶民文化,因而無助於我們更加了解「傳統文化」,也無法讓參與者(觀看者)與表演者(被觀看者)之間的脈絡更加靠近。

2016/06/16 | Zoe Yeh

看不懂藝術展覽不是你的錯:展覽「參考說明」裡的集體過勞

進美術館看展覽看不懂作品到底是誰的問題?策展人Zoe Yeh在一檔展覽「展場說明」中,做了一些實驗,企圖喚起大家重新思考「展覽」、「作品」、「展場」與觀眾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