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03 | 陳婉容
在美國的巴士上聊到香港,他仍然要怕隔牆有耳
早前跟一位大陸研究生在巴士上聊到香港,他只是說研究很忙,沒有了解香港的新聞。但隔了幾天,他說︰「其實我不是不知道香港的事,只是在巴士上,很多人……隔牆有耳。」
2019/08/23 | 陳婉容
篤灰年代
我相信篤灰施安娜的人,本身也絕不是個冷血的人。冷血的人不會有那麼多仇恨,不無諷刺地,社會反而是自覺熱血的人多了,才有白色恐怖,自我審查的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