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03 | 精選書摘
文化的雙向翻譯者:劇作家簡莉穎的人性博物館
問簡莉穎,是不是對於權力特別敏感,才會創作這麼多關於社會與歷史的作品?她回答,身為一個臺灣女性、同志,很難不對權力敏感。
2017/11/16 | 讀者投書
「被害者」也是「加害者」:《服妖之鑑》謝盈萱角色的多重性
謝盈萱成功地演繹出一個具有陰性特質的生理男性,試圖在各方面表現得壯志陽剛的那一面,他偽裝出來的硬派性格始終沒有鬆懈,讓他在最後寧願承認自己是共產黨,也不願接受別人對他的污名所感受到的恥辱,這不由得讓人想起,戲劇前半凡生口中說的:「如果穿女裝還要一個理由,會讓我覺得自己很可憐。」
2017/04/19 | 鄭芳婷
台灣當代戲劇中的「人」:評四把椅子劇團《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這齣戲之所以可能成為台灣原創劇本的經典,並非只是因為少見的主題及表現手法的成熟優異,更在於它採用如此主題,以逼近那個「當代社會的『人』從何而來」的關鍵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