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張大春 X 莫言:繁體字是正體字,還是另一種簡體字?
這本《見字如來》雖為解字之文,但讀起來卻又有些小說的快感。問起解字與寫小說的界限與不同,張大春卻談起了相同之處。寫小說的時候,他會讓自己的想像力張揚一點,寫散文的時候,有時也不免想把小說的筆法融進來,但是,關於文字這個事情,不能創造它的來歷。兩者是有相似性的。
2018/10/13 | 精選書摘
從甲骨文學漢字,就像從山裡的小溪順著往下找到大河
他們問的方法很特殊——先在烏龜肚皮上的那塊甲殼或其他野獸的骨頭上鑽小孔,再把一小塊燒紅的炭或金屬放在那小洞上,甲骨被烤焦而且膨脹造成裂紋,那些巫師則根據裂紋的樣子解說老天爺給的答案,再把答案刻在裂紋的旁邊。
2018/10/12 | 精選書摘
《漢字有意思!2》:從甲骨文學漢字,就像從山裡的小溪順著往下找到大河
他們問的方法很特殊——先在烏龜肚皮上的那塊甲殼或其他野獸的骨頭上鑽小孔,再把一小塊燒紅的炭或金屬放在那小洞上,甲骨被烤焦而且膨脹造成裂紋,那些巫師則根據裂紋的樣子解說老天爺給的答案,再把答案刻在裂紋的旁邊。這些由西元前一千多年留存到今天的甲骨文上的文字,可以說是中國最早的文字。
中國施以金錢攻勢,泰北僑校「正體中文」讀寫推廣漸現隱憂
過去都使用正體中文教材的近百所泰北僑校,近幾年面臨中國以金錢攻勢,希望華校改用簡體字教材和師資,加上僑校學生習慣以泰語交談,可見正體中文學習環境逐漸浮現隱憂。
2018/06/12 | 陳娉婷
耀中國際學校:繁簡教學並行,尊重同學成長背景
大部分國際學校棄繁取簡,耀中則推行雙軌教學、繁簡兼教。教學總監稱是實用考慮,強調沒有任何一種語言更高尚。
【專訪】聯合國的中文課首次選用台灣教材,我們還有「華語」優勢嗎?
「我可以很肯定地說,十到二十年後,聯合國的下任、下下任秘書長一定要是從我們班上畢業或是會講中文的。我們在做的事,就是在栽培聯合國未來的秘書長,以及下個世代的官員們。」
2018/02/10 | 羊正鈺
蔡英文寫「簡體字」釋善意,中國卻指責日方藉賑災製造「一中一台」
國民黨前發言人楊偉中則在臉書表示「中國當局,雖然很愛講『兩岸一家親』,但實際作為上,總是『親』的很虛假、很政治,很背離台灣民心。」
2017/07/24 | 周雪君
村上春樹《殺死騎士團長》簡體字版權上海譯文奪得,時隔10年林少華再操刀
村上春樹每次出新作品都惹起關注,由出版到譯本,再到是誰操刀的翻譯、譯得如何都能成為熱話。
2017/06/13 | 周雪君
中大研發系統改簡體字錯字粵語 年內開放公眾使用
系統能為每個錯別字和粵語口語提供修正建議,更可為部分粵語用法提供對應的中文解釋。
2017/04/02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發聲,繁體字可能會被世界完全遺忘(下)
這些現象的根本原因就是日本社會的中堅層以為「華文文字只有中國字」,所以日本人在製作外語資訊時,華文的資訊就只有「中國字」資訊而已。這種環境洗腦可能會讓今後的日本人深信台灣和香港人也喜歡看「中國字」。
2017/04/02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發聲,繁體字可能會被世界完全遺忘(上)
外交工作怠惰的結果,就是連還在使用漢字的鄰近國家的日本,也以為用簡體字服務台灣人是很貼心的行為。2020年東京要舉辦奧運,但是東京的很多地方的華文標示全部是簡體字,而且東京可能還覺得自己的服務很親切。
2017/04/02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發聲,台灣使用的文字很有可能會被世界完全遺忘(下)
這些現象的根本原因就是日本社會的中堅層以為「華文文字只有中國字」,所以日本人在製作外語資訊時,華文的資訊就只有「中國字」資訊而已。這種環境洗腦可能會讓今後的日本人深信台灣和香港人也喜歡看「中國字」。
2017/03/04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發聲,台灣使用的文字很有可能會被世界完全遺忘(上)
外交工作怠惰的結果,就是連還在使用漢字的鄰近國家的日本,也以為用簡體字服務台灣人是很貼心的行為。2020年東京要舉辦奧運,但是東京的很多地方的華文標示全部是簡體字,而且東京可能還覺得自己的服務很親切。
2017/01/12 | 羊正鈺
她是台灣人,為何卻在北京開起了「繁體字私塾」?
李雪莉幾年前開始在店內教課,不只教客人怎麼寫繁體字,週末還開起私塾。
2017/01/11 | 羊正鈺
她是台灣人,為何卻在北京開起了「繁體字私塾」?
李雪莉幾年前開始在店內教課,不只教客人怎麼寫繁體字,週末還開起私塾。
2016/12/07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作聲,日本人還覺得用簡體字服務台灣和香港遊客很貼心
很多繁體字文化圈的人自己也不太關心自己的文字文化,所以日本這個還在使用漢字的國家的民眾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繁體字」這種東西。我現在深刻體認到,一個人在面對這種荒唐的現狀時,真的非常無力。
2016/11/30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作聲,日本人還覺得用簡體字服務香港和台灣遊客很貼心
很多繁體字文化圈的人自己也不太關心自己的文字文化,所以日本這個還在使用漢字的國家的民眾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繁體字」這種東西。我現在深刻體認到,一個人在面對這種荒唐的現狀時,真的非常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