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無期徒刑的解方(五):「到職半年就最資深」,收容所人力短缺難解
公立收容所面對低薪、工時長、工作強度高等「內憂」,其實和許多民間團體相同,都是靠著熱情支撐,但卻又多了一項「外患」。
2017/02/04 | 李修慧
沒有你我配合的「零安樂死」,只會讓收容所的牠們更「生不如死」
2015年全台灣有將近13萬隻流浪狗,零安樂死政策正式上路,但收容所不安樂死,全台灣十幾萬隻的流浪貓狗也不會憑空消失。
明年2月4日之後,「零撲殺」考驗社會大眾對流浪狗的接受程度
對於明年零撲殺,民眾也要先能接受符合例外條款而進行的安樂死,才不會又淪為為了美化數字而罔顧動物福利,而符合例外條款的標準為何?農委會應該有更細緻的通則。
嘉義悶死狗事件後,中正大學師生協助開闢新送養管道
零安樂死不到三個月就要上路,許多缺乏資源的收容所正面臨極大壓力,但很慶幸在存亡危機之際,民間的資源能投入其中,給予新的能量幫助裡頭的動物。
先讓動物「不能生」,才能避免不殺政策成為一場災難
不論是寵物還是流浪動物,「絕育」絕對都是當務之急,在政府還忙著釐清飼主責任的時候,流浪動物也不斷地在出生。
動保政策是否落實?「世界流浪動物日」各縣市首長回報工作進度
站在第一線的縣市首長,是否如同選前一樣重視動保政策?施政又是否能深入了解地方需求,穩固零安樂的基礎?也許,正是個檢視各縣市首長施政成效的好時機。
什麼叫「精準捕捉」?把帶頭滋事的狗老大捉起來就沒事了嗎?
筆者在此只列舉兩個「精準捕捉」可能產生的後遺症,就不敢想像其他可能的問題了
2015/01/14 | YTLai
你當然可以只在乎流浪動物的生死,但公共政策不行
流浪動物的問題不只有動物本身(過得好不好、能不能活著)這個層面而已,既然是在外面晃盪,就是個公共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