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臨床心理師談思覺失調症:試著與患者的雙知覺系統接軌,讓他不致成為「孤兒」
思覺失調症患者必須面對兩個知覺系統,一個是我們共同認證的世界,另一個是只有他自己感受到的幻覺系統(但對患者來說兩者一樣真實),卻苦於無法分辨。當面對患者訴說他真實而恐怖的經驗時,第一步該要做的是聽他說,而不是否定他。
2020/05/07 | 劉威良
如果思覺失調症患者殺人有罪,更該嚴厲咎責的是漠視公共安全的台北市府
犯罪者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只是如果不正視此病的實質問題、不去了解病患,不使他和社會建立信任感,社會只追究結果,喊打喊殺非常容易,甚至槍決也不過是一顆子彈的問題。
2020/02/10 | 讀者投書
忽略不算傷害?童年情感忽略後果也可嚴重
研究發現,即使在華人社會,童年情感傷害和情感忽略跟精神健康問題、精神科服務使用和較差的社會經濟狀況有關。而童年時期曾受到情感傷害和忽略的受訪者,成年後篩檢出精神病的機會也較高。社會應對兒童身心健康有更多關注,並致力保護孩子免受任何形式的傷害──無論是言語暴力和情感上的忽略也是傷害。
2019/10/21 | Lo's Psychology
《小丑》電影觀後感(二):患精神病最可悲的是,旁人總期望如沒病一樣
香港700萬人口中約100萬人患有焦慮、抑鬱等常見精神疾病,但政府、社區支援以及大眾對精神健康的認知都相當匱乏,而社會對精神病患者的成見和標籤,更加劇了他們的病情,成為惡性循環。
2019/08/14 | 精選書摘
《屋簷下的交會》:精神失序者好手好腳,不工作都是因為懶惰嗎?
以好手好腳為起手式的疑問句,大概可列為我工作經驗中,對精神失序者「好奇」排名前三的問題。這類問句通常會夾帶道德的評判,不是歸咎精神失序者本人的性格與動機,就是責怪家屬的照顧方式。
2019/08/14 | 精選書摘
《屋簷下的交會》:當一個人被診斷有精神疾病,其職業專長及技藝也會被視而不見
很多人對精神病人的汙名化,也會擴散為全面否定他們的其他社會角色。但生病其實只是他們漫長人生的一部分經驗,即便某些人不得不終生帶著症狀干擾的經驗生活,但帶病生活仍然是生活。
無法預料的「心機」:正常人比精神病患更讓人害怕
我不怕面對患者,只要知道患者罹患的是哪一種疾病、程度、症狀,其實很好應對。但是我怕正常人,因為正常人腦袋沒問題,正常人擁有偽裝的能力,正常人有故意說謊的能力。
2019/05/17 | 照護線上
「思覺失調」八大迷思:得了這種病會有多重人格嗎?
精神疾病總是承受不少污名,當社會無法辨識和理解這個疾病時,思覺失調患者更難生存。今天我們就來看看幾個針對思覺失調常見的迷思,希望透過更多了解和接納,共同創造更好的社會。
「心理醫生」是什麼?等於臨床心理學家或精神科醫生嗎?
一般而言,「心理醫生」通常指「臨床心理學家」或「精神科醫生」等兩種職業。但如果有人自稱心理醫生,建議你對他避之則吉,因為受過專業訓練的精神健康從業員不會自稱「心理醫生」。  
2018/10/14 | 人權觀察
「爸媽,你們怎能這樣對我?」與鐵鍊共存8年的印尼精神病人
印尼信仰治療中心很少受到監督,社會心理障礙者經常被鎖鏈控制、虐待並強迫接受另類「治療」,例如「神奇」草藥、民俗按摩以及在患者耳旁播誦古蘭經文。
2018/08/26 | 健康醫療網
憂鬱症不是轉念就會好,把握黃金90天、規律服藥是關鍵
當遇到情緒低落,或是罹患憂鬱症者,我們總會以「你要加油」、「你不要胡思亂想」等來激勵他們。然而很多憂鬱症病人都已經過於努力地勉強自己,因此當我們自以為是鼓勵、關愛為出發點,告訴對方這些話,聽在憂鬱症病人的耳裡,其實都是指責及要求,進而使其更深陷在否定自我的情緒裡。
2018/08/08 | 書生百用
要更主動關心情緒病患者,我們需要有這些準備
我們需要更主動關心情緒病人,而非在出現事故時才驚覺自己原來要多做一點。
2018/08/08 | 書生百用
要更主動關心情緒病患者 我們需要有這些準備
我們需要更主動關心情緒病人,而非在出現事故時才驚覺自己原來要多做一點。
2018/05/22 | 讀者投書
觀影筆記:《一念無明》的怒
無論《一念無明》拍的醫生還是教友,電影都呈現出他們著實於眼前一環,提供「患者」入院和發洩兩項務實的解決方法。在這些機構的邏輯之中,認為所提供的選擇都是對主角黃世東有益,他可以選擇返回病院生活,也可以加入教友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