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02/12 | 精選書摘

《容身的地方》:一部分的家庭和學校,親切又仔細地教你如何霸凌別人

本書從《中井久夫集》節選七篇文章,記錄他如何深入觀察,陪伴精神病患走過心靈風暴。進而揭開「小孩很單純」、「不吃藥就是痊癒」、「去工作就是正常人」的迷思。

2021/01/23 | 精選轉載

【關鍵時事】陰道是自己的,究竟要醫院負什麼管理責任?

臺灣社會對於病患間的肢體接觸是很畏懼的。而一個「病人」會不會有肢體接觸的需求?他可以在何處尋得親密感?恐怕臺灣並未仔細思考過這些問題。

2020/12/02 | 林宜萱

德國男疑患精神病又酒駕,衝撞步行區釀5死、最年幼死者僅9周大

德國特里爾一名中年男子酒駕衝撞步行區,造成至少5人死亡,包含一名9周大的嬰兒和嬰兒父親。男子疑似患有精神病,將進一步調查,警方初步評估犯案動機與宗教等恐怖攻擊無關。

2019/12/17 | 精神科醫師的異想世界

psychiatry與psychology字首相同,為何一個是「精神」醫學、一個是「心理」學?

psychiatry、psychology這兩個英文字的字首都是有千年歷史的希臘字psych,其實最古老的原意是指——控制我們想法跟情緒的「靈魂」,所以英文的的Psychic指的是靈媒,可以跟亡者靈魂溝通的人。

2019/05/24 | 台灣人權促進會

【講座側記】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強制就醫、醫療困境和汙名化

在「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講座中,由台權會副秘書長施逸翔主持,並邀請蘇偉碩醫師與陳威延律師從各自的專業角度進行與談,探討台灣現行制度下的精神疾病議題。

2019/04/28 | Madeleine

《我們與惡的距離》:「換位思考」很重要,但我們真的做得到嗎?

我們追求自己認為正義的過程中,是否傷害到別人?除了看媒體的報導跟著評斷之外,我們有沒有收集資訊,查證,並且整合的能力?又能不能站在所有當事人的角度思考呢?

2018/10/14 | 人權觀察

「爸媽,你們怎能這樣對我?」與鐵鍊共存8年的印尼精神病人

印尼信仰治療中心很少受到監督,社會心理障礙者經常被鎖鏈控制、虐待並強迫接受另類「治療」,例如「神奇」草藥、民俗按摩以及在患者耳旁播誦古蘭經文。

2018/10/14 | 人權觀察

「爸媽,你們怎能這樣對我?」與鐵鍊共存8年的印尼精神病患

印尼信仰治療中心很少受到監督,社會心理障礙者經常被鎖鏈控制、虐待並強迫接受另類「治療」,例如「神奇」草藥、民俗按摩以及在患者耳旁播誦古蘭經文。

2018/09/16 | 精選書摘

《我的精神病姐姐》:不要為你姊姊感到羞恥,她是不幸有病的人

「醒亞,妳姊姊是有病的人,很多行為受失調的內分泌影響,不是她自己能控制得了的,你千萬不要為你姊姊感到羞恥,她是不幸有病的人,要特別照顧她。」白醫師很懇切地說。

2018/09/13 | 精選書摘

《我的精神病姐姐》:不要為你姊姊感到羞恥,她是不幸有病的人

「醒亞,妳姊姊是有病的人,很多行為受失調的內分泌影響,不是她自己能控制得了的,你千萬不要為你姊姊感到羞恥,她是不幸有病的人,要特別照顧她。」白醫師很懇切地說。

2018/09/13 | 精選書摘

《我的精神病姐姐》:大姊的病是病不死的,由她自己去自生自滅

一位年輕學生突然開口大聲說道:「余小姐的妹妹,妳姊姊已經有病了,一個人住在這裡是不妥的,不如妳帶她回妳家去吧!」但正因為姊姊曾搬進她家去住,曾經引起不知道多少大大小小的予盾,弄得醒亞的整個家庭都快支離破碎了。

2018/03/08 | 精選書摘

《瘋狂簡史》:我們能相信「瘋子」說的話嗎?

許多病人的回憶錄都強調「瘋人是有理性的」(這是約翰.珀西瓦爾的話),瘋人也能清楚地思考,因此必須注意聆聽瘋人的話語。但是我們能相信瘋子說的話嗎?

2018/02/21 | 精選書摘

《天才、瘋子、大字典家》導讀:帶領人類穿越語言海洋的瘋子與天才

《牛津英文大字典》的編輯無疑是人類文明史上最龐大的「大渡海計畫」,《天才、瘋子、大字典家》所描繪的不僅僅是編纂此書的細節,而是看到大字典後面的兩個靈魂人物:瘋子與天才。

2018/02/21 | 精選書摘

發瘋殺人的軍醫與天才教授,合作完成人類文明史上最龐大的字典

字典編纂孤獨而艱巨的苦工,經歷讓莫雷和麥諾這樣的人掙扎撐持著字詞洪流,現在終於得到了報價。這是印刷術發明以來最偉大的成就,也是有史以來系列作品中最長的一部。

2018/01/03 | 法夢

反思精神病病人的自主權及醫療權

支援模式於是致力處理障礙及環境調整,而非只是治癒病患;它亦相信我們是給予精神障礙者支援,讓他與其他人平等,以及給予他們肯定及去除歧視,而非要奪去其法律上決定的能力。

2018/01/03 | 法夢

反思精神病病人的自主權及醫療權

支援模式於是致力處理障礙及環境調整,而非只是治癒病患;它亦相信我們是給予精神障礙者支援,讓他與其他人平等,以及給予他們肯定及去除歧視,而非要奪去其法律上決定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