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2/03 | 精選書摘
雙向情緒障礙者的病中實記:即使未經正式介紹,我也已經認識了真正的憂鬱症
躁鬱症會刪除掉絕大部分的記憶。這話大致正確,但我不知是否真能把這種病視為慈悲;對自己的行為和經歷缺乏記憶力,意味著一種廣泛、持續性的失控。
2019/11/03 | 劉威良
不想失去生活獨立性,德國病患很少請人做全天性照護
在德國很少請人做全天性照護,一方面密集的專人照護,費用太高,也容易養成依賴別人照護而失去自我照護的獨立性。另外即使有個案無法自行自理生活,需要全天專人的照護者,也有每兩星期輪一位照護者的可能。
2019/10/25 | 精選書摘
《精神疾病製造商》:資本主義的社會變革,通常是「進一步、退兩步」
英國自一九八○年代以來,心理健康服務體系發生了巨大變化。雖然體系提供的主要照護和治療類型變化不大,但服務地點和提供機制卻發生了重大變化。同時,這些轉變的直接結果是,那些被診斷為精神疾病的人和已康復的患者,他們的存在和聲音更能在社會和政府的決策機關中凸顯出來。
2019/09/26 | 精選書摘
《暗夜星光》:我跟大媽、焦慮阿姨與失眠姊姊住在「杜鵑窩」的日子
我時常想起她們。想著她們現在不知道過得好不好,想著她們現在是否已經重新適應社會,想著她們現在會不會又回到病房。
2019/06/18 | TNL特稿
《3x3x6》威尼斯雙年展「電子規訓之失能」:摧毀我吧,讓我活在你們的精神裡!
這場公眾論壇以結合戲劇演出的形式與以酷兒(Queer)為核心的討論概念展開,試圖以行為展演促成父權及殖民政權下的異議者相遇。
2018/10/24 | 陳娉婷
被誤判入小欖精神病院,穿過地獄門:社運青年梁穎禮
新界東北13子之一的梁穎禮,因非法集結罪入獄13個月,期間兩度被送入小欖精神病院,囚友猜測他因爭取權益而被針對:「阿禮你搞太多事了。」阿禮無奈一笑,如果他不搞、不與權力作對,或許他今天仍在小欖。
2018/09/16 | 精選書摘
《我的精神病姐姐》:不要為你姊姊感到羞恥,她是不幸有病的人
「醒亞,妳姊姊是有病的人,很多行為受失調的內分泌影響,不是她自己能控制得了的,你千萬不要為你姊姊感到羞恥,她是不幸有病的人,要特別照顧她。」白醫師很懇切地說。
2018/09/13 | 精選書摘
《我的精神病姐姐》:不要為你姊姊感到羞恥,她是不幸有病的人
「醒亞,妳姊姊是有病的人,很多行為受失調的內分泌影響,不是她自己能控制得了的,你千萬不要為你姊姊感到羞恥,她是不幸有病的人,要特別照顧她。」白醫師很懇切地說。
2018/03/16 | 精選書摘
《失常罪》前言︰甚麼是法醫精神科?
必須強調,這並不是甚麼揭露香港殺人案件秘聞的獵奇書,案件本身不是重點,我的目的是帶領讀者從法醫精神科醫生的角度去看每一件案件。
2018/03/16 | 精選書摘
《失常罪》前言︰甚麼是法醫精神科?
必須強調,這並不是甚麼揭露香港殺人案件秘聞的獵奇書,案件本身不是重點,我的目的是帶領讀者從法醫精神科醫生的角度去看每一件案件。
2018/01/28 | 精選書摘
《瘋人院臥底十日紀》:一旦我成功混進去, 你打算怎麼把我弄出來?
一想到這些精神異常者完全被機構管理者掌控, 我不禁暗自心驚。只要院方有意刁難, 病患就算有再多眼淚與懇求, 也都無法重獲自由。我急切地接下這個能讓我了解黑井島精神療養院內運作方式的任務。
2018/01/14 | 精選轉載
龍發堂:台灣精神醫療史上難以分類的一章
從2017年底龍發堂爆發結核病等群聚感染開始,龍發堂的存廢議題再度浮上檯面。而在龍發堂出現時,台灣精神醫療是怎麼樣的呢?用現代醫學的視角去檢視龍發堂又是如何?另外,龍發堂還幾經調查和政治角力。上述的種種歷史故事將由這篇為您娓娓道來。
2017/09/26 | 精選書摘
只要花錢便可參觀瘋人院,注視被鏈在牆上的「生物」
自一七七四年起,英國所有瘋人院都必須申請執照列管,但是政府執法不力,毆打、鞭笞、甚至讓病人挨餓的消息時有所聞。
2017/09/23 | 精選書摘
遊客只花幾枚銅板就能在瘋人院到處閒逛,注視被鏈在牆上的「生物」
自一七七四年起,英國所有瘋人院都必須申請執照列管,但是政府執法不力,毆打、鞭笞、甚至讓病人挨餓的消息時有所聞。
2017/09/08 | 精選書摘
「當我的人生被命運擊沉時,我該怎麼辦?」這篇小說就是從這句話開始的
這部作品生動刻畫了兩名年輕人意圖對抗多舛命運,奔向新人生,不斷嘗試飛越杜鵑窩的歷程,大膽提問:人生該服從命運,或是奮力一搏?這是讓人重新握緊命運之繩的精采故事,也是一份獻詞,獻給所有挺身面對自己人生的傢伙!
我該去住精神病房嗎?(下)住院可以/不可以幫到我什麼?
我寫下了這篇文章,希望能以一位在精神醫療體系中病患的角度,盡可能地再現我在病房裡經歷到的一切。
我該去住精神病房嗎?(中)病房的一天是怎麼過的?
我寫下了這篇文章,希望能以一位在精神醫療體系中病患的角度,盡可能地再現我在病房裡經歷到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