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專訪《我與世界格格不入》作者陳豐偉:要確診「成年亞斯」,無法在診間完成
《我與世界格格不入》裡可以讀出這層關懷──不僅讓讀者了解自己,也了解身旁那個「格格不入」的人可能是怎麼回事,能夠更放寬心情地生活與互動。
賴奕菁:越想要做一個「好女人」,就越容易受到旁人的壓榨
賴奕菁意識到:要同時滿足加諸女性的所有需求,不是凡人辦得到的事。但沒有人真的是超人。
2018/10/14 | 精選書摘
精神科醫師X心理治療師的診療告白:如何克服對死亡的恐懼?
如果我們將35億年生命的歷史換算成一年的時間,智人的出現是在12月31日那天的晚上11點30分,而一個人的生命代表的僅只是百分之幾秒!
2018/10/14 | 精選書摘
精神科醫師X心理治療師的診療告白:你的人格特質適合養什麼樣的狗?
在人類和寵物的關係世界裡,投射模版大量地作用在自己的身上。關鍵的解碼要素在於:「這件事告訴了我自己什麼事?」
2018/09/19 | 精選書摘
《逃離東京審判》:他在東條英機腦袋上呼巴掌,因為患了腦梅毒?
這麼大規模的欺騙,可能需要一位日本醫學專家挖地道進入巢鴨監獄,神不知鬼不覺地教導大川周明怎麼做,然後還要串通化驗室的技術員幫忙作假。而這所有的這一切,都必須在美國人設立的醫院、美國人管理的監獄中完成。
2018/09/19 | 精選書摘
《逃離東京審判》:日本軍國主義頂級智囊,因為一巴掌而逃過刑罰?
若干年之後,大川周明回顧當時場景時表示,他對旁聽者把一場審判秀當作一件公義之事相當惱火,一時衝動就往東條英機的腦袋上呼巴掌,藉以粉碎法庭內那種可笑的肅穆。
2018/07/07 | 精選書摘
《作家的航空母艦》:一艘快樂的船,並不代表船上所有的人都快樂
「所以,你要陪我一起去見精神科醫師嗎?」我起身告辭時這麼對主教說。我不是心理有問題,也不是在說俏皮話:我是真的和醫師有約,只是不知道怎麼去。這是一艘快樂的船並不代表船上所有的人都快樂;我希望能看看維持航艦順利運作的輔導/紀律安全網的另一股線縷。
2018/01/14 | 精選轉載
藥物會否讓人失去自我?回應〈發條橘子、腦葉切除術與精神藥物〉一文
對精神藥物的恐懼,並不會真的使我們的生活與情緒變好,反之,去承認自己的恐懼,並試圖與其共處,然後找到根源,去追尋答案,為自己的不安找到歸屬,才是一個真正療癒自我的開始。
2017/11/18 | 精選書摘
《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穿梭在多重宇宙的現代莊子
後來,我向量子力學教授講述了這名患者的情況,我問他對這名患者的病情的看法,一個人的意識,真的可以同時存在於多個宇宙之中嗎?
2017/11/18 | 精選書摘
《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爸爸,我要做你的新娘!
那天晚上,我重讀了佛洛伊德關於戀父情結的講述時,不禁想到了他和她,想像中的他們,牽手相依,就像一對熱戀的情侶。
2017/10/21 | 精選書摘
如果你的伴侶有精神疾病,別對他說「為什麼你不去跑步」這種廢話
如果你真的想幫你患有精神疾病的伴侶做點什麼,就去把碗洗起來吧。多出點生活費,給他一個擁抱,請他吃頓好的。但,千萬別叫他們出去跑什麼步。
憂鬱症治療是一條以「年」計算,甚至一輩子一個人走的漫漫長路
講了這麼多,其實重點就只有一個:我們需要的是「時間與空間」。我們需要社會的理解,我們需要他人的包容。很多患者終其一生無法痊癒,更有許多患者在根本還沒接受到醫療或其他資源的支援之前就自殺離開人世了。
2017/08/21 | 沈政男
自尊與依附不穩固的人很多,為什麼只有這些人走向「幻謊」之路?
自尊與依附不穩固比較容易形成的性格特質是自戀型性格、邊緣型性格與戲劇型性格,若再加上同理心欠缺,也容易形成反社會性格,而幻謊行為通常被看成這些人格違常之下的一部分表現。
2017/07/13 | 精選書摘
因躁鬱症被送進精神病院的醫學天才,歷經了難以想像的殘暴療程
裴瑞.貝爾德是前景看好的天才醫師。二次大戰前,他以優異成績從哈佛醫學院畢業,卻因為罹患躁鬱症,領先業界的創新實驗遭到中斷、醫療生涯被迫停擺、婚姻關係更從此破碎。本文為裴瑞醫師記錄自己在精神病院裡接受約束與冷包法的殘酷療程。
2017/05/24 | 沈政男
每一位照顧者的暴怒背後,都有承擔不了的愛
即使罹患精神病,依然是我們最親愛的家人,我們也願意照顧他們,然而如果真的無法負荷長期照顧的重擔,與其硬撐下去,讓負面情緒佔領自己,不如向社政單位尋求照顧資源。
2017/05/11 | 沈政男
愁來無方:精神科醫師談憂鬱症與壓力事件的關係
這裡要提醒,絕大多數的憂鬱症,經過治療以後都可以獲得明顯改善,千萬不要因為林奕含的不幸而對憂鬱症的治療感到悲觀。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爭議的十個話題
以下由一個具歷史學背景觀察者的立場,整理十個有助於路人掌握此爭議的話題,或許也可作為下一波論戰的觀察點。
2017/03/05 | 精選書摘
想獲得特殊待遇的「怪獸病人」愈來愈多,醫療人員的縱容也有責任
依賴醫療機構的怪獸病人,大都希望自己是「特別的患者」,想獲得和其他患者不同、只有自己才有的特別待遇。所以,如果診察時間比別人短,或覺得被草率對待,就會暴跳如雷,投訴醫師或醫療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