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1/14 | 精選轉載
龍發堂:台灣精神醫療史上難以分類的一章
從2017年底龍發堂爆發結核病等群聚感染開始,龍發堂的存廢議題再度浮上檯面。而在龍發堂出現時,台灣精神醫療是怎麼樣的呢?用現代醫學的視角去檢視龍發堂又是如何?另外,龍發堂還幾經調查和政治角力。上述的種種歷史故事將由這篇為您娓娓道來。
2017/12/19 | 羊正鈺
你所不知道的龍發堂——群聚感染阿米巴痢疾、肺結核,鐵鍊鎖柱前身是「感情鍊」
有人認為,追根究底仍是因為慢性精障患者的照護負擔沉重,而龍發堂不採強制收費,並願意終身收容,成為許多病患家屬的託付之所。
2017/10/03 | 法操FOLLAW
精神病患隨機傷人,刑法該如何論處?
是否所有精神障礙都可以做為免責的事由呢?其實未必。我們可以看到,刑法的規範,其實是很嚴格的,必須要到「不能辨識」或「欠缺辨識能力」的程度,才能免除其刑。
2016/05/10 | TNL 編輯
段宜康:當我們選擇用最簡單的手段,去解決一個複雜的社會問題...
「當我們用最直接的、最簡單、最容易滿足大多數人期待的手段,是不是忘了我們社會沒有提供這些家庭,沒有提供在成長過程有可能先天或後天扭曲的人格一個公平的機會?」
2016/05/02 | 新公民議會
中國由警察負責的精神科醫院專門關「異議份子」,被外媒諷刺為「政治精神醫學」
精神醫療,是針對精神疾病的治療,不應被當成社會問題的垃圾桶,亦不應被變相扭曲成為政治、法律問題的另類監獄。
2016/04/28 | 心受創藝場
知病與不知病:精神病患者的夢與現實
D第一次接受治療完,在病床邊哭泣,我去問他怎麼了?「醫師,本來跟我談情說愛的那四個女生的聲音都不見了,只剩下我一個人了。」D一邊開始吃東西,一邊哭著說。
精神科醫師:「強制就醫」或許是違反人權,但置之不理也違反了「就醫人權」
他們是因為生病了,沒有或不願接受該有的治療,最終被放棄,那我們有人要去照顧這群「因病沒有能力照顧自己的人嗎?」
2016/04/02 | Hofmann
「搖搖哥」案法院打臉北市府 違反意願送醫、拘束自由都不合法
法官審理後認為,「搖搖哥」被送醫當時沒有傷人或自傷之虞,現場員警卻以《精神衛生法》規定為由,違反意願將他強制送醫,拘束他的人身自由,程序有瑕疵。
2016/04/01 | 精選轉載
不學無術的法律人,我們要陷害精神科醫師到幾時?
《精神衛生法》下的強制住院。該法立法技術之差,對於精神醫學體系之誤解,以及對於精神疾患者人身自由相關保障的規範之離譜,已經到了違憲的地步。
2016/03/31 | Hofmann
政大精神病友「搖搖哥」莫名遭強制送醫 政大教授:沒有更安心、反而更害怕
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劉宏恩指出,許多政大師生都可以作證「搖搖哥」沒有危險性,他從來不曾傷害自己或他人,但北市府人員卻會同警方進到政大校園內,以他「有傷害他人或自己之虞」強制送醫。
2016/03/31 | 精選轉載
政大「搖搖哥」招誰惹誰?台北市政府為什麼可以隨便抓人「強制送醫」
台北市政府這樣做或許自以為可以在小燈泡遇害之後讓大家感到更為安心,可是我卻因此感到更加害怕,十分十分地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