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3/17 | 精選轉載

《精神衛生法》修不修?直接跳到修法不僅無助於解決問題,也會造成法令扞格

李醫師認為,盲目的修法不但無法改善現有困境,還會造成法令扞格、資源錯置以及無效立法:「你原先做不到的理由不處理,改個法規名稱,做不到的機會還是很高。」

2022/01/18 | 讀者投書

將社區心理衛生中心定位為提供「初級預防、次級諮商與治療、三級復健」的全方位服務機構

當我們把心衛中心定位為服務機構,在組織設計上,可以比照健康服務中心設置主任和秘書。但是對於中心內部的分組,筆者建議不要分為個案管理組和心理健康組,而要依照人員編制大小彈性分為二至三組。

2021/11/22 | 讀者投書

從小燈泡事件到屏東挖眼案,推動《精神衛生法》修法是跨出社會正義的第一步

慶幸的是,立委日前推動《精神衛生法》修法草案,針對此法是否有留存的必要性?以及強制就醫的條件是否要放寬,讓精神疾病能夠接受社會的幫助。然而做這些法案的修正,更多的是要讓憾事的發生機率降低。

2021/09/30 | 李秉芳

屏東挖眼精神病患為何沒被「強制收治」?王婉諭、賴香玲呼籲應速修《精神衛生法》、《刑事訴訟法》

收治精神病患有2法律途徑。一是依照《精神衛生法》,認定患者有傷人自傷可能性可裁定強制住院,最長不得超過60天。另一種是刑事案件,法院認定回歸社會是否有再犯之虞裁定「監護處分」,最長收治5年。

2020/05/04 | 李修慧

「殺警案」5天內經歷2次抗告、3次重新裁定:司法上這樣「改來改去」常見嗎?

鄭姓男子在台鐵刺殺警察案件,4月30日判無罪、50萬交保。之後,檢方2次抗告、高等法院2次要求重新裁定、地方法院也2次改變交保條件。《關鍵評論網》統整地方法院、地檢署、高等法院3方資料,告訴你檢方為何多次抗告?高等法院又為何多次要求地方法院重新裁定?這樣的狀況,在實務上是常態嗎?

2019/11/02 | 法操FOLLAW

從《小丑》看精神障礙犯罪者的法律責任

在電影《小丑》中,小丑犯的罪有什麼法律責任?精神障礙者犯罪時的刑責又是如何?

2019/05/24 | 台灣人權促進會

【講座側記】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強制就醫、醫療困境和汙名化

在「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講座中,由台權會副秘書長施逸翔主持,並邀請蘇偉碩醫師與陳威延律師從各自的專業角度進行與談,探討台灣現行制度下的精神疾病議題。

2018/01/14 | 精選轉載

龍發堂:台灣精神醫療史上難以分類的一章

從2017年底龍發堂爆發結核病等群聚感染開始,龍發堂的存廢議題再度浮上檯面。而在龍發堂出現時,台灣精神醫療是怎麼樣的呢?用現代醫學的視角去檢視龍發堂又是如何?另外,龍發堂還幾經調查和政治角力。上述的種種歷史故事將由這篇為您娓娓道來。

2017/12/19 | 羊正鈺

你所不知道的龍發堂——群聚感染阿米巴痢疾、肺結核,鐵鍊鎖柱前身是「感情鍊」

有人認為,追根究底仍是因為慢性精障患者的照護負擔沉重,而龍發堂不採強制收費,並願意終身收容,成為許多病患家屬的託付之所。

2017/10/03 | 法操FOLLAW

精神病患隨機傷人,刑法該如何論處?

是否所有精神障礙都可以做為免責的事由呢?其實未必。我們可以看到,刑法的規範,其實是很嚴格的,必須要到「不能辨識」或「欠缺辨識能力」的程度,才能免除其刑。

2016/05/10 | TNL 編輯

段宜康:當我們選擇用最簡單的手段,去解決一個複雜的社會問題...

「當我們用最直接的、最簡單、最容易滿足大多數人期待的手段,是不是忘了我們社會沒有提供這些家庭,沒有提供在成長過程有可能先天或後天扭曲的人格一個公平的機會?」

2016/05/02 | 新公民議會

中國由警察負責的精神科醫院專門關「異議份子」,被外媒諷刺為「政治精神醫學」

精神醫療,是針對精神疾病的治療,不應被當成社會問題的垃圾桶,亦不應被變相扭曲成為政治、法律問題的另類監獄。

2016/05/02 | 新公民議會

中國由警察負責的精神科醫院專門關「異議份子」,被外媒諷刺為「政治精神醫學」

精神醫療,是針對精神疾病的治療,不應被當成社會問題的垃圾桶,亦不應被變相扭曲成為政治、法律問題的另類監獄。

2016/04/28 | 心受創藝場

知病與不知病:精神病患者的夢與現實

D第一次接受治療完,在病床邊哭泣,我去問他怎麼了?「醫師,本來跟我談情說愛的那四個女生的聲音都不見了,只剩下我一個人了。」D一邊開始吃東西,一邊哭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