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29 | 精選書摘
《原來這就是B型人格》:B型人格者可以密告你,又毫無罪惡感地跟你稱兄道弟
對於B型人格者而言,每一句話都可以當真──當然,也可能只是隨便說說而已,是真是假,說不定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2019/10/29 | 精選書摘
《原來這就是B型人格》:B型人格的情緒說變就變,拖垮整個環境
對於B型人格者而言,「情緒好壞」是不必有原因的,更荒謬的是,心情好壞才是決定人生際遇與前途發展的重要因素。
2019/06/05 | TIME
近年影視劇集的「流行病」——「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
「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與其他心理疾病不同,因為前者通常會涉及虐待他人,而受虐者通常是一個信任自身照護者的人,這種疾病的官方診斷為「強加於他人身上的人為疾患」。
2019/06/02 | 精選書摘
《一次讀懂心理學經典》:我的大腦和你不一樣——自閉的特質可以重塑為長處
最近二十年關於自閉症的研究大量增加,受益的不只是有症狀的人,而是我們全體。以往方便然而潛藏危害的分類,例如「正常」或「遲緩」已經退位,取代的是欣賞豐富的神經多樣性。
2019/05/17 | 照護線上
「思覺失調」八大迷思:得了這種病會有多重人格嗎?
精神疾病總是承受不少污名,當社會無法辨識和理解這個疾病時,思覺失調患者更難生存。今天我們就來看看幾個針對思覺失調常見的迷思,希望透過更多了解和接納,共同創造更好的社會。
「精神分裂」為何要正名為「思覺失調」?有辦法治療嗎?
許多民眾因為「精神分裂」這四個字受到的疾病污名,因此不敢告訴別人自己的精神狀況、拒絕求助、不敢就醫、不願意繼續治療或復健,這造成了嚴重的惡性循環,讓個案距離康復的路越來越遠。
精神分裂症為何要正名「思覺失調症」?有辦法治療嗎?
思覺失調症個案被診斷之後,通常會需要接受後續的治療。但藥物治療不是唯一的做法,通常我們會希望個案能夠配合藥物治療、心理治療的介入,並且在社會的支持,以及復健治療的協助下,完整地得到幫助,這樣對思覺失調症的個案,才會是比較好的狀況。
2019/04/14 | 精選書摘
《弒母情結》序章:殺死媽媽為何困難?
象徵意義上的「弒父」是完全可能的,甚至堪稱無可避免的過程。但「弒母」恐怕不可能。就算母親的肉體能在現實中毀滅,也絕對沒有辦法殺死作為象徵的「母親」。這種弒母的不可能性,與弒父的可能性,恐怕是互為表裡。
2019/04/08 | STS多重奏
變形的自閉症:自閉症與台灣社會共進簡史(1960-1990)
除了精神醫學的討論,本文將報章媒體、教育界、家長團體、民間社會、政府的角色一同拉進討論,呈現自閉症於台灣社會的豐富面向,理解自閉症在台灣社會定位之變遷。
2019/03/31 | Shel Lin
浴火重生的《高嶺之花》:當人生受到重創,如何脫離身心崩毀的狀態?
要如何細膩描寫一位賦有極高藝術天賦,卻因情傷而身心重挫的花道女傳人,從身心崩毀到整合重建的心理狀態的遞移與轉化?若要把故事說得美而深刻,且襯托出花道作為大和民族精神的象徵意義,大量後現代、意識流語彙的堆疊乃至晦澀詭譎、後設式的氛圍營造,便成了《高嶺之花》不得不採用的鋪敘策略。
2019/02/25 | 精選轉載
《還願》中的杜美心到底是得了什麼病?
某雷當初有幸能夠提供赤燭遊戲團隊一些醫療意見,撰寫本文是希望未來世界上,不要再有跟美心小妹妹一樣的家庭悲劇發生。
2019/02/25 | 讀者投書
《還願》的精神醫學:如果杜豐于願意多相信醫學那麼一點
如果當時美心的父親願意多相信醫學那麼一點,原本是可以不用如同《還願》的劇情般變成悲劇的。很可能就只是,一兩顆藥吞下去就能獲得緩解的事情。
2019/02/24 | TNL特稿
為何家庭會支離破碎?從《還願》看台灣社會福利變遷
《還願》帶給我們的除了「不要輕易相信神棍以外」,也告訴我們現在和1980年代不同了,是個該好好照顧自己的時代,求助的方式會越來越多,傷痛也有不同的方式可以被理解。
2019/02/24 | 精選轉載
為什麼這一家子會支離破碎?從《還願》看台灣社會福利變遷
《還願》帶給我們的除了「不要輕易相信神棍以外」,也告訴我們現在和1980年代不同了,是個該好好照顧自己的時代,求助的方式會越來越多,傷痛也有不同的方式可以被理解。
2019/01/28 | 精選書摘
《無處安放》:我吃過許多抗憂鬱藥,沒有一樣比得上毒品的奇蹟
他以札記形式寫下離家在外的青春冒險經歷,本書既是一本寫下毒品從上癮到戒癮過程的真實筆記,也是一本次文化用藥者的社會觀察。在安非他命虎口下十年竟能脫險,作者誠懇寫下見證,讓當代對毒品泛濫,特別是青少年用藥而無法回頭、幾乎絕望的世界點燃一絲希望。
抑鬱症的疾病表現,和「性別」有什麼關係?
不只是得病率的差異,抑鬱症在男性和女性的疾病表現上也是明顯不同。既然疾病的表現差異如此之大,是否也該考慮用不同的方式去治療男性和女性?
憂鬱症的疾病表現,和「性別」有什麼關係?
不只是得病率的差異,憂鬱症在男性和女性的疾病表現上也是明顯不同,例如男性的憂鬱症時期是比較持久的,而女性的憂鬱症時期則是比較斷斷續續,而且男生在患了憂鬱症後自殺機會比女生高,且併用毒品的可能性也較高。既然疾病的表現差異如此之大,那麼我們是否也該考慮用不同的方式去治療男性和女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