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31 | julia

關鍵醫學院S3E6:專訪胡海國談《24個比利》──「多重人格分裂」與「思覺失調症」有什麼差別?

本月的關鍵醫學院主題書《24個比利》,紀錄的正是經過四名精神科醫師與一名心理學家,在法院上發誓證明他有多重人格的比利的人生故事。

2020/05/10 | 精選書摘

《探索大腦的會談地圖》:為什麼會得到「鬱症」? 這就和「為什麼會跌倒」一樣複雜

為什麼會得到鬱症?這個問題就和「為什麼會跌倒」一樣複雜,跌倒的原因可能有環境因素(路面不平、光照微弱),也可能是個人因素(平衡感不好、腳有舊傷)。鬱症也是多重因素造成的。

2020/05/01 | 讀者投書

「台鐵殺警案」兇嫌沒有履行就醫的義務,後果卻是由他人承擔

李案鄭姓兇嫌當時為何選擇沒有就醫,沒有履行照顧自己義務,之後造成精神失能乃至傷人殺人,鄭嫌是否完全可以脫責?

2020/03/31 | julia

關鍵醫學院S3E2:「精神醫學」經典重讀——當大腦告訴你眼前的女人是一頂帽子

本系列的第二篇文章,我們要一起回味的經典,是知名醫師作家奧立佛.薩克斯(Oliver Sacks)的大作──《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

2020/03/17 | 精選書摘

《總覺得自己沒那麼好?》:被「冒牌者症候群」纏上的年輕實習醫師

露西是位年輕的實習醫師,卻有個難以說出口的困擾:她總覺得自己處處不合格,並且深為這種病態的情緒所苦,甚至無法好好跟病患介紹自己,因為自己是個冒牌貨。

2020/03/15 | 林煜軒

吳宗憲對憂鬱症的錯誤理解,也是百年前專業人士曾走過的歧路

憂鬱症是個經過200年來嚴謹定義的「專有名詞」,而不只是一般社會大眾朗朗上口的「形容詞」。少數人對憂鬱症的誤解,其實也是百年前專業人士曾走過的錯誤道路。

2020/02/01 | 讀者投書

精神醫學的談話醫療與藥物治療:從佛洛伊德的鼠人,到失去一切的Osheroff(下)

為什麼當代精神科會去脈絡化、如此粗暴,只看到病,卻看不到病人本身,更不用說像亞瑟如此特殊的生命史了?這種去脈絡化是怎麼來的?本文想透過兩大案例追溯此歷程。

2020/02/01 | 讀者投書

精神醫學的談話醫療與藥物治療:從佛洛伊德的鼠人,到失去一切的Osheroff(上)

為什麼當代精神科會去脈絡化、如此粗暴,只看到病,卻看不到病人本身,更不用說像亞瑟如此特殊的生命史了?這種去脈絡化是怎麼來的?本文想透過兩大案例追溯此歷程。

2019/12/27 | 讀者投書

寫在小燈泡案更一審之後:當資源日漸稀少,精神科醫師如何得到喘息?

精神醫學不僅僅是單純的科學,治療也非單純的基礎研究。所有的醫學,都有醫病關係、人和人之間、還有法律的問題。只是精神科的佔比更大,更耗精力。

2019/12/17 | 精神科醫師的異想世界

psychiatry與psychology字首相同,為何一個是「精神」醫學、一個是「心理」學?

psychiatry、psychology這兩個英文字的字首都是有千年歷史的希臘字psych,其實最古老的原意是指——控制我們想法跟情緒的「靈魂」,所以英文的的Psychic指的是靈媒,可以跟亡者靈魂溝通的人。

2019/10/29 | 精選書摘

《原來這就是B型人格》:B型人格的情緒說變就變,拖垮整個環境

對於B型人格者而言,「情緒好壞」是不必有原因的,更荒謬的是,心情好壞才是決定人生際遇與前途發展的重要因素。

2019/10/29 | 精選書摘

《原來這就是B型人格》:B型人格者可以密告你,又毫無罪惡感地跟你稱兄道弟

對於B型人格者而言,每一句話都可以當真──當然,也可能只是隨便說說而已,是真是假,說不定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2019/06/05 | TIME

近年影視劇集的「流行病」——「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

「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與其他心理疾病不同,因為前者通常會涉及虐待他人,而受虐者通常是一個信任自身照護者的人,這種疾病的官方診斷為「強加於他人身上的人為疾患」。

2019/06/02 | 精選書摘

《一次讀懂心理學經典》:我的大腦和你不一樣——自閉的特質可以重塑為長處

最近二十年關於自閉症的研究大量增加,受益的不只是有症狀的人,而是我們全體。以往方便然而潛藏危害的分類,例如「正常」或「遲緩」已經退位,取代的是欣賞豐富的神經多樣性。

2019/05/17 | 照護線上

「思覺失調」八大迷思:得了這種病會有多重人格嗎?

精神疾病總是承受不少污名,當社會無法辨識和理解這個疾病時,思覺失調患者更難生存。今天我們就來看看幾個針對思覺失調常見的迷思,希望透過更多了解和接納,共同創造更好的社會。

2019/04/26 | MedPartner美的好朋友

「精神分裂」為何要正名為「思覺失調」?有辦法治療嗎?

許多民眾因為「精神分裂」這四個字受到的疾病污名,因此不敢告訴別人自己的精神狀況、拒絕求助、不敢就醫、不願意繼續治療或復健,這造成了嚴重的惡性循環,讓個案距離康復的路越來越遠。

2019/04/26 | MedPartner美的好朋友

精神分裂症為何要正名「思覺失調症」?有辦法治療嗎?

思覺失調症個案被診斷之後,通常會需要接受後續的治療。但藥物治療不是唯一的做法,通常我們會希望個案能夠配合藥物治療、心理治療的介入,並且在社會的支持,以及復健治療的協助下,完整地得到幫助,這樣對思覺失調症的個案,才會是比較好的狀況。

2019/04/14 | 精選書摘

《弒母情結》序章:殺死媽媽為何困難?

象徵意義上的「弒父」是完全可能的,甚至堪稱無可避免的過程。但「弒母」恐怕不可能。就算母親的肉體能在現實中毀滅,也絕對沒有辦法殺死作為象徵的「母親」。這種弒母的不可能性,與弒父的可能性,恐怕是互為表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