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醫學


  • 確認
  • .
2018/01/17 | 精選書摘
對抗「正午惡魔」:為何我們花了這麼多力氣仍然節節敗退?
憂鬱症可能利弊兼具,這個出發點也許會幫助我們更深入地探究憂鬱症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有這麼多人飽受其折磨,以及這種病為何如此棘手、難以應付。
2018/01/14 | 精選轉載
龍發堂:台灣精神醫療史上難以分類的一章
從2017年底龍發堂爆發結核病等群聚感染開始,龍發堂的存廢議題再度浮上檯面。而在龍發堂出現時,台灣精神醫療是怎麼樣的呢?用現代醫學的視角去檢視龍發堂又是如何?另外,龍發堂還幾經調查和政治角力。上述的種種歷史故事將由這篇為您娓娓道來。
《性史》後來怎麼了? 除罪以前、同婚以後
如果你要問我,《性史》到底後來怎麼了?我會說,同志的性終於有了一席之地。這一兩百年發生的事,大概就是人口大餅上的那麼一點,約莫就是2%的現身,還有那2%背後的政治性。可是同性戀不再是一種醫學上的性倒錯或法律上的性犯罪,而是一種深具自我性別認同的性傾向。
陪伴遭遇性侵的孩子(下):加害者是熟人時,內心該如何調適
如何建立孩子的身體界線與自我保護能力?當家長曾經懷疑孩子,事後卻發現孩子是對的......作者將相關的資訊整理,期待能提供家長與相關專業人員一些知識上的協助。
陪伴遭遇性侵的孩子(上):孩子可能是性侵受害者時,父母該有的心理建設
為什麼孩子沒有在第一時間告訴我?當孩子可能是性侵受害者時,父母可以如何處理?作者將相關的資訊整理,期待能提供家長與相關專業人員一些知識上的協助。
2017/08/19 | 精選書摘
附身:物理學上的單一肉體,卻出現心靈層面的多元身分
明明物理學上單一的肉體,卻出現心靈層面上多元的身分。明明就是我,卻讓我覺得不是我。如果他不是我,如何進得我來?如果他就是我,為何我會對這個區塊的心靈失去自我感?而這股在內的他異性造就了精神醫學、心理治療學、人類學都極為好奇的領域。
2017/08/19 | 精選書摘
由一位畫家與魔鬼簽定的契約,看佛洛伊德、榮格對「附身」的詮釋
榮格用他的心理情結理論來解釋惡魔附身現象。對他來講,具有情感色調的心理情結是意義匯集之某種情感所寄附的一個意象,而這意象無法與自我的慣習態度相容。
2017/08/01 | 精選書摘
告訴我,你為什麼殺人:司法精神醫學專家眼中的暴力犯罪者
倘若我們更擅於理解關聯,在人身上更早、更可靠地看出錯誤的發展,並且更精確地診斷出人的精神健康風險和疾病根源,精神醫學和心理治療便有能力提供幫助,以走向一個少有暴力的理想社會。
2017/08/01 | 精選書摘
人人都可能成為兇手——我在做精神鑑定時,面對的從來不是怪物
在後記裡,作者說,「我堅決反對把那些犯下嚴重罪行、深深傷害了他人的人視為泯滅人性的妖魔。我在做精神鑑定時,面對的從來不是怪物。事實上,作為人類,我們彼此間的共同點遠遠多過差異」。
2017/05/28 | 讀者投書
淺談自閉症特徵與反同婚團體的相似處
自閉症的幾項特徵是在任何情境下的溝通與社交缺損、固定的興趣與重複的行為,以及語言障礙。以上特徵都在三歲以前出現,才能診斷為自閉症。如果是在成年時、在社會變遷時才出現相關症狀,則需要作其他考慮。
2017/05/10 | 精選書摘
為何社會科學無法成功區分「正常悲傷」與憂鬱症?
本章將說明,其他學科的學者無法成功區分正常悲傷與憂鬱症,不僅無法幫助精神醫學解決概念上的難題,他們自己領域中的相關研究也陷入一片混亂。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爭議的十個話題
以下由一個具歷史學背景觀察者的立場,整理十個有助於路人掌握此爭議的話題,或許也可作為下一波論戰的觀察點。
失焦的高畫質:李安的實驗和戰爭創傷的百年錄像
在李安的片子裡也一樣,真正刺傷比利的並非藉由影音特效模擬出來的槍林彈雨,而是他一再主動回溯的遠方場景裡,那些只能透過敘事才能通透,那些不帶任何一絲火光的暴力的本質。
2016/12/09 | 精選轉載
從BBC的道歉啟事談起——ADHD研究結果被扭曲的過去與現在
BBC的道歉儘管來得很遲,但他們至少有勇氣面對。而比道歉更重要其實是,那部紀錄片撤下前對多少人造成了影響。
2016/11/26 | 精選書摘
精神科用藥討論:長期而言,這些藥物真的「治療」了患者嗎?
如今,重鬱症是美國15到44歲人口中失能的主因。據稱,它衝擊1,500萬名成年人,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公共衛生學院的研究,其中有60%的人處於「嚴重受損」的狀態。而雙相情緒障礙症則是從一種極少見的疾病變成一種極度普遍疾病。
2016/11/26 | 芭樂人類學
打開精神醫學的潘朵拉盒子:導讀《精神病大流行》
雖然閱讀這本書的過程,有如打開精神醫學的潘朵拉盒子,但對於台灣目前過度一面倒的精神醫學資訊,這本書的出版絕對可以產生重要的平衡效果。
2016/11/01 | 精選轉載
精神醫師被迫解答法律問題,是司法實務系統性失靈的結果?
想一句白話就好了:所有醫師、心理師、心理學者的養成過程,哪一時曾經教過法律判準的「責任能力」、「就審能力」、「理解刑罰能力」,甚至有如天書一般的「教化可能性」該如何判斷?用什麼病因或理論模型判斷?本於什麼臨床證據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