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鑑定


  • 確認
  • .

2020/05/04 | 《思想坦克》

資深精神科醫師:精神鑑定的艱難,依法裁判的艱難

畢竟,這樣的審判過程,有著為原告論告的檢察官及原告律師,被告辯護律師,受法同委託鑑定的鑑定人,以及中立聽審的審判官,是數十年來,民間社會與司法改革共同追求的目標。

2020/05/03 | 精選轉載

精神科醫師談刺警案:鑑定醫師承擔極大社會壓力,犧牲自己的時間還要被出征

台灣會只安排一次司法精神鑑定,不是因為法規規定,也不是因為這個醫師,而是預算不足,法院只能省著點花。另外,過去都建議警政單位一定要比照美國,建置基層人員危機處理團隊的訓練機制,得到的回應都是處理精神病患並非警務專業,事情一直擱到現在。

2020/05/03 | 精選轉載

我與思覺失調症的祖母:我們與惡的距離,從來都不遠

台灣許多人活在被媒體薰陶的簡化思維中,拿著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思維,看不透特別預防思維下的保安處分,卻忘了犯罪的人不是他們的家人、不是醫生、也不是法官;這些因為精神疾病而犯罪的人是病人,且也不代表所有的病人。

2020/05/02 | 一起讀判決

法律小教室:火車刺警案為什麼判無罪?

一位鐵路警察被男子持刀刺死,法院經過精神鑑定後,認定男子行為時已經處於欠缺辨識行為違法與否的能力,判決無罪,但要施以監護五年。此判決結果是根據《刑法》的哪些規定所做出的?

2018/08/16 | 台灣人權促進會

對沒有明天的死囚而言,鼓勵的話語也是諷刺——謝志宏案演講側記

台南曾發生一名女子及老農遭人刺死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謝志宏與郭俊偉均被判死刑。然而,本案無科學證據顯示謝志宏犯下罪行:兇刀並未做指紋檢驗、謝志宏的衣物並無血跡、謝志宏的機車亦無血液反應、謝志宏的自白亦有可能受到刑求。謝志宏至今已被關了6600多天。

2018/07/03 | 李秉芳

小燈泡命案二審維持「免死」但多了一條,這次法官如何告誡他

審判長謝靜慧宣判後,花了30分鐘說明判決理由,王景玉處在自己妄想的「非現實國度」,與現實生活脫節,「殺人時不是完全基於自由意志,是思覺失調症的半個俘虜」。

2017/08/01 | 精選書摘

告訴我,你為什麼殺人:司法精神醫學專家眼中的暴力犯罪者

倘若我們更擅於理解關聯,在人身上更早、更可靠地看出錯誤的發展,並且更精確地診斷出人的精神健康風險和疾病根源,精神醫學和心理治療便有能力提供幫助,以走向一個少有暴力的理想社會。

2017/07/27 | 精選書摘

學歷高卻沒工作,就是想殺人:下關路上無差別殺人事件

他在此刻絕望了,想要自殺,然後也想著,如果犯下無差別大規模殺人事件,就能對把自己弄成這樣的父母與社會帶來衝擊。最終,犯下凶行。

2017/07/25 | 精選書摘

學歷高卻沒工作、誰都可以就是想殺人:下關路上無差別殺人事件

他在此刻絕望了,想要自殺,然後也想著,如果犯下無差別大規模殺人事件,就能對把自己弄成這樣的父母與社會帶來衝擊。最終,犯下凶行。

2016/11/01 | 精選轉載

精神醫師被迫解答法律問題,是司法實務系統性失靈的結果?

想一句白話就好了:所有醫師、心理師、心理學者的養成過程,哪一時曾經教過法律判準的「責任能力」、「就審能力」、「理解刑罰能力」,甚至有如天書一般的「教化可能性」該如何判斷?用什麼病因或理論模型判斷?本於什麼臨床證據判斷?

2016/11/01 | 精選轉載

精神鑑定醫師,何以不應回答「終極問題」?

如果司法官請求,或者是司法官不禁止,臺灣有哪一項法理,或是法律條文,禁止精神鑑定醫師,回答終極問題?再請告訴我,如果我國法院近幾年才自行創造的,未形成判例,未見於法律明文,且有法理爭議的「不可教化」,連鑑定準則或共識都付之闕如,都可以找到所謂專家可以鑑定,何謂不可教化?

2016/09/22 | Kenzo

小燈泡父母:在悲慟中思辨,想走出一條「修復式司法」的道路

小燈泡父母指出,他們一直支持著更多元地納入證人、專家證人與專業鑑定,其理由是為了尋求解開無差別殺人案謎團的可能,掌握並開創修復式司法的新機。

2016/07/31 | STS多重奏

誰能證明你有病?1930-1949年上海的法庭精神鑑定「專家」

「誰能證明你有病?」一個新興的學科,如何建立其專業?誰有資格宣稱擁有專業?藉由本文史料的爬梳,「誰」的影子呼之欲出。

2016/07/21 | 葉郎

【電影冷知識】《天注定》故事背後的巴東烈女鄧玉嬌,如今安在哉?

電影中,小玉和有婦之夫的未竟愛情也是基於鄧玉嬌的真實遭遇。賈樟柯用有婦之夫的水果刀串聯兩個事件,刀子的兩面刃,一面是用來體現情感,一面是用來傳達激憤。

2016/05/07 | 沈政男

最高法院明察秋毫:湯姆熊割喉案曾嫌非因「精神障礙」而免死

精神病,指的是脫離現實的重大精神疾病,而如果長期罹病導致生活功能缺損,則屬精神障礙。就這樣的定義來說,曾文欽至少在犯案前並無不符合。

2016/04/06 | 讀者投書

法律人不學無術?關於刑事司法精神鑑定的幾點澄清

接受過司法鑑定的醫療機構應該都知道,司法機關無權使醫師鑑定超過醫學專業的事項,我們實在難以理解黃律師所指的醫師困境為何。

2016/03/29 | 沈政男

想減少隨機殺人案的發生,台灣至少有這三件事情要做

如果今天受害女童的母親都能冷靜地說,「隨機殺人者不理智,無法靠立法解決,應從家庭與教育著手」,其他人更應理性思考到底怎樣才能減少這類慘劇再度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