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18 | 法操FOLLAW
幻聽犯案仍被判死,主張精神障礙能作為減刑的依據嗎?
法院於107年6月7日宣判,以殺人罪判處李國輝死刑。雖然李國輝在審判時聲稱自己有幻聽,也經醫院鑑定李國輝的確有幻聽的症狀,但最終李國輝還是被判死,究竟法院判死的依據為何?難道主張精神障礙,已經不能作為減刑或免刑的依據嗎?
2018/01/14 | 精選轉載
龍發堂:台灣精神醫療史上難以分類的一章
從2017年底龍發堂爆發結核病等群聚感染開始,龍發堂的存廢議題再度浮上檯面。而在龍發堂出現時,台灣精神醫療是怎麼樣的呢?用現代醫學的視角去檢視龍發堂又是如何?另外,龍發堂還幾經調查和政治角力。上述的種種歷史故事將由這篇為您娓娓道來。
2017/10/03 | 法操FOLLAW
精神病患隨機傷人,刑法該如何論處?
是否所有精神障礙都可以做為免責的事由呢?其實未必。我們可以看到,刑法的規範,其實是很嚴格的,必須要到「不能辨識」或「欠缺辨識能力」的程度,才能免除其刑。
2016/10/05 | 精選書摘
成癮與選擇:要說有什麼事是逃不掉的,那絕不是喝酒,而是想喝酒
即使成癮懷疑論者錯以為成癮者不夠努力,但有一件事他們倒是說對了,那就是成癮者對戒除癮頭的欲望不夠強。他們也許堅稱自己真的想戒,但失敗的事實總是暴露出他們的矛盾心態。
2016/05/07 | 沈政男
最高法院明察秋毫:湯姆熊割喉案曾嫌非因「精神障礙」而免死
精神病,指的是脫離現實的重大精神疾病,而如果長期罹病導致生活功能缺損,則屬精神障礙。就這樣的定義來說,曾文欽至少在犯案前並無不符合。
2016/04/08 | Kenzo
社區貼公告「防精神障礙進來殺人」 社工嘆:污名很快,去污名卻很漫長
社工汪家慶坦言,許多精神病患努力讓自己康復,就是為了能回歸社區,「許多已經在社區內的康復者更是認真的生活著」,不能因為幾件捕風捉影的消息否定所有精神病患。
2016/04/06 | 讀者投書
法律人不學無術?關於刑事司法精神鑑定的幾點澄清
接受過司法鑑定的醫療機構應該都知道,司法機關無權使醫師鑑定超過醫學專業的事項,我們實在難以理解黃律師所指的醫師困境為何。
2016/04/01 | 精選轉載
不學無術的法律人,我們要陷害精神科醫師到幾時?
《精神衛生法》下的強制住院。該法立法技術之差,對於精神醫學體系之誤解,以及對於精神疾患者人身自由相關保障的規範之離譜,已經到了違憲的地步。
2016/03/31 | 陳重嘉
脫下狩獵者的面具,其實我們離精神障礙沒有想像中的遠
也許是因為不了解以及欠缺同理心吧。不了解讓我們可以依自己的想像描寫敵人,缺少同理心則讓我們毫無顧忌地冷漠處理。
2016/03/30 | 精選轉載
在隨機殺人的夜晚,一個「精神病患」給社會的誠懇告白
標籤化、污名化和復仇,沒有一樣可以幫助我們脫離自己,以及社會的困境。因為這是透過權力的優勢,把一群已在邊緣的生命往死裡打...被這樣對待的人,有何理由對社會的生命懷抱基本的尊重呢?
2015/01/24 | TNL 編輯
立院三讀》機長同意可用3C、收容外國人限15日
移民署若認為有續予收容必要,應於屆滿5日前附具理由,向法院聲請裁定,期間自暫予收容期間屆滿時起,最長不得逾4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