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5/02 | 一起讀判決
法律小教室:火車刺警案為什麼判無罪?
一位鐵路警察被男子持刀刺死,法院經過精神鑑定後,認定男子行為時已經處於欠缺辨識行為違法與否的能力,判決無罪,但要施以監護五年。此判決結果是根據《刑法》的哪些規定所做出的?
2020/04/26 | 精選轉載
【圖輯】台灣的「社區精神照護」發生什麼問題?我們該朝哪個方向努力?
如何幫助精神疾病患者與社會保持連結,如常、和諧地與自己的疾病共存,不讓他們從社會安全網墜落,社區關懷、社區支持網絡、同儕支持系統(IPS),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塊。
2019/12/27 | 林艾德
當精障者成為「傷人的老虎」,我們如何面對他們犯下的錯誤?
我們就是馬戲團籠子外的觀眾,以為自己只是置身事外的第三者,但其實我們因為不了解導致的錯誤舉動,都使我們成為整起事件社會因素中的一部分,要如何改善這個環境,不只是政府的工作、也不只是受難者家屬的期盼,而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責任,也是我們必要的反省。
2019/11/02 | 法操FOLLAW
從《小丑》看精神障礙犯罪者的法律責任
在電影《小丑》中,小丑犯的罪有什麼法律責任?精神障礙者犯罪時的刑責又是如何?
2019/10/30 | 讀者投書
首爾Mad Pride紀實:「走出白色房間」,光明正大宣告「精神障礙者」的存在
韓國社會對精神疾病以及患者仍存有很深的偏見,尤其在發生重大事件後。輿論出現要求政府加強管理精神病患的聲音。許多病患因此遭受更多的歧視。為此,精神疾病患者藝術創作治療團體Antica決定於今年舉辦Mad Pride(瘋狂自尊大遊行),直接讓社會大眾看到他們的存在。
2019/07/22 | 法操FOLLAW
2008年震驚南韓社會的兒童性暴力案若發生在台灣,判決會不同嗎?
性侵並傷害女童的「趙斗淳案」,於2013年被南韓翻拍成電影《希望:為愛重生》。因為趙斗淳即將出獄,此案最近再度受到矚目,其中也有一些法律和被害者復原的議題可以探討。
【講座側記】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強制就醫、醫療困境和汙名化
在「我們與精神疾病的距離」講座中,由台權會副秘書長施逸翔主持,並邀請蘇偉碩醫師與陳威延律師從各自的專業角度進行與談,探討台灣現行制度下的精神疾病議題。
2019/04/18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不再以「惡」對待,答案也許就在我們手中
我們不是要同情原諒加害者,而是需要關懷那些潛藏社會邊緣、身心達到臨界崩潰的人,他們就是我們社會未曾注意裂縫。
2019/04/18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不再以「惡」對待,也許答案就在我們手中
《我們與惡的距離》整齣戲把殺人效應、媒體亂象、精障汙名化,精準且深刻做出批判,不避諱採用敏感社會話題作為故事藍本,赤裸呈現我們不願思考面對的問題。
2019/03/23 | 精選轉載
障礙者的保險困境:那些被拒於門外的精障者和重障者
保險的運作機制是透過眾人繳納保費形成一個安全網,在發生急難時能有理賠金支應。但是並非所有人都能被保險保障。在台灣就有117萬人、佔全體人口5%的身心障礙族群,被保險公司「拒絕納保」或是「加收保費」。
2018/09/16 | 精選書摘
《我的精神病姐姐》:不要為你姊姊感到羞恥,她是不幸有病的人
「醒亞,妳姊姊是有病的人,很多行為受失調的內分泌影響,不是她自己能控制得了的,你千萬不要為你姊姊感到羞恥,她是不幸有病的人,要特別照顧她。」白醫師很懇切地說。
2018/09/13 | 精選書摘
《我的精神病姐姐》:不要為你姊姊感到羞恥,她是不幸有病的人
「醒亞,妳姊姊是有病的人,很多行為受失調的內分泌影響,不是她自己能控制得了的,你千萬不要為你姊姊感到羞恥,她是不幸有病的人,要特別照顧她。」白醫師很懇切地說。
2018/09/13 | 精選書摘
《我的精神病姐姐》:大姊的病是病不死的,由她自己去自生自滅
一位年輕學生突然開口大聲說道:「余小姐的妹妹,妳姊姊已經有病了,一個人住在這裡是不妥的,不如妳帶她回妳家去吧!」但正因為姊姊曾搬進她家去住,曾經引起不知道多少大大小小的予盾,弄得醒亞的整個家庭都快支離破碎了。
2018/06/18 | 法操FOLLAW
幻聽犯案仍被判死,主張精神障礙能作為減刑的依據嗎?
法院於107年6月7日宣判,以殺人罪判處李國輝死刑。雖然李國輝在審判時聲稱自己有幻聽,也經醫院鑑定李國輝的確有幻聽的症狀,但最終李國輝還是被判死,究竟法院判死的依據為何?難道主張精神障礙,已經不能作為減刑或免刑的依據嗎?
2018/01/14 | 精選轉載
龍發堂:台灣精神醫療史上難以分類的一章
從2017年底龍發堂爆發結核病等群聚感染開始,龍發堂的存廢議題再度浮上檯面。而在龍發堂出現時,台灣精神醫療是怎麼樣的呢?用現代醫學的視角去檢視龍發堂又是如何?另外,龍發堂還幾經調查和政治角力。上述的種種歷史故事將由這篇為您娓娓道來。
2017/10/03 | 法操FOLLAW
精神病患隨機傷人,刑法該如何論處?
是否所有精神障礙都可以做為免責的事由呢?其實未必。我們可以看到,刑法的規範,其實是很嚴格的,必須要到「不能辨識」或「欠缺辨識能力」的程度,才能免除其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