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6/11/08 | 精選轉載
「校譽」這種東西,是建立在校方的智慧上——想想東海大學是怎麼面對鄭捷的?
儘管選用元素中有不少刻板印象和偏見欠人婊,但〈戀我癖〉的MV,讓人覺得驚悚、不舒服、甚至厭惡,很大的原因是在於霸凌是一種赤裸裸的真實,它展現出了「教師們不堪的一面」。
街訪「暴民」:社運現場,我只看見自發自省的公民
隨著反服貿運動的激烈進展,許多民眾開始稱呼這群社運參與者為「暴民」,甚至也有學運成員樂於被如此稱呼。然而,這些參與者真的是暴民嗎?當媒體或政治人物運用此詞彙時,真的瞭解過這些平凡、熱情、理性的參與者嗎?某些媒體甚至企圖用「一窩蜂」、「爭名利」、「政黨動員」等形容詞來醜化這場運動,這也激起我進行街頭採訪的奇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