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


  • 確認
  • .
2019/01/16 | Giloo紀實影音
談《兩生門》與《共同正犯》:以都更爭議的火為起點,勾勒韓國的統治面貌
無名火是權力的鬼魅。魑魅魍魎專行恐嚇、執行強制取消、噤聲與抹除。韓國紀錄片導演金日蘭以韓國都更爭議龍山慘案出發,拍成《兩生門》與《共同正犯》,探問火從何而來、為何不滅、如何持續傷害。
2019/01/15 | Giloo紀實影音
《尋找小津》:溫德斯的思慕之城,小津安二郎的昭和東京
柏林圍牆倒下前的數年,遠在這冷幕另一端的東京正處在世界的中心,人們熱衷於一個叫作「未來」的信仰,將不斷攀升的建築天際視為經濟蓬勃的記念碑。而溫德斯就是在這樣的時代來到了東京,他失落於小津電影中的東京已不存在,卻也著迷於這遊樂園般的都市。
2019/01/14 | TNL特稿
【國際影展紀事】2018羅馬電影節:我所知道黑手黨的二三事
即使是2018年,西西里島首府巴勒摩仍然有高達80%的店家要交所謂的「pizzo」(保護費)⋯不論是反黑手黨博物館的工作人員、法蘭西斯柯波拉《教父》、還是《柯里昂之權力、血腥與衰敗》,其實要說的都是同一件事,:有人的地方,就有黑手黨。
2019/01/12 | Giloo紀實影音
《尋找左宗棠》:一生傳奇融匯而成台灣「新湘菜」
1949年彭長貴隨國府來台,開設玉樓東、天長酒樓;為符合台灣人飲食習慣,逐步改良湘菜原本重油重鹹重辣的特色,並憑藉過往吸收的豐沛養份和個人聰穎,創造諸多精彩菜式,終而成就了「彭家菜」。
2019/01/10 | 放映週報
台北雙年展《印樣白冷圳》:一條水圳的公路電影
在《印樣白冷圳》裡,我們能發現黃信堯導演並非將任何形式推向極致⋯而是藉由8個章節去切分白冷圳的流動歷程,再藉由穿插其中的新詩字卡,讓這部紀錄片帶著公路電影的敘事。
2018/12/26 | Giloo紀實影音
《尋找左宗棠》:美式中菜背後的一頁滄桑
如今在美國,還可以看到左宗棠牛排、左宗棠三明治;而據說在中國湖南當地,也開始吃得到左宗棠雞了。這發展毋寧是有趣的,湖南的左將軍播遷來台,再前往美國萬千變化。現在,竟然要反攻大陸了。
2018/12/21 | Giloo紀實影音
愛是包容一切的嗎?從《牧者》談起
「對很多台灣的同志基督徒來說,不只要面對家長與社會的期待還有壓力,同志與基督徒的雙重身分更是常讓我們感覺腹背受敵:基督徒罵同志時,我們也覺得被罵;同志罵基督教時,我們更是萬分難受。」
想用空拍機拍野生動物,你需要注意這些九件事
降低無人機干擾的建議做法包含事前評估採取預防原則、在無人機實際操作期間盡可能減少對野生動物在視覺與聽覺上的刺激,並同時監測野生動物的生理指標,若動物出現異樣反應,須立即停止作業。
2018/12/07 | Giloo紀實影音
紀錄之光:吳耀東談台灣樂團紀錄片首作《瑞明樂隊》
紀錄片《瑞明樂隊》後來獲得「台北電影獎」,卻被評審質疑。因為「台北電影獎」要頒給具有台北精神的作品,那什麼叫「台北精神」?「瑞明樂隊」這些住在台北郊區的邊緣青年就能代表嗎?
2018/12/05 | 聞腋中年
紀錄之光《草間∞彌生》:不僅是圓點,而是愛的無限擴延
草間彌生年幼時,嚴厲的母親總讓她去跟蹤父親,但撞見男女性行為的景象卻使她一生對於性器官、性行為都懷抱著恐懼不安。從男性生殖器,藝術家延伸出的暴力與戰爭等概念,但也因此在日後創作出一系列關於愛的作品。
2018/12/05 | CNEX
焦點院線《幸福定格》:打破中產階級的「失語」婚姻
如果說「失語」是現代中產階級的普遍感受,《幸福定格》所提示的就是把「不害怕對話」乃至於「練習對話」視為一個打破個體藩籬的行動,進而有力氣去調整我們身處的各種關係。
2018/11/21 | 鍾喬
冷戰防線下的反包圍:愛沖繩,反邪惡美帝運動
「文明」始終不是人們想像的,帶有高尚或虔誠價值的信物,而是赤裸裸的暴力壓殺。這也是沖繩人民在遭遇「文明」之際,和拉美或亞、非其他地域的原住民相同,備感受到掠奪與欺凌的緣由!
傅榆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的創作初衷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這部紀錄片,我總共製作了七年,這是一部關於「社會運動」的片子,尤其很大一部份關於「太陽花運動」,然而它似乎還是一部容易引發爭議和誤會的紀錄片,我希望透過這篇文章,能讓多一點人理解我的初衷。
2018/11/16 | Giloo紀實影音
《不要害怕忘記》:僅47人生還的小林村如何重建生活?
二宮宏央也提及他在拍片過程時的自省:「身為日本人,真的可以理解布農族、閩南人、客家人經歷的痛苦嗎?」以及後來他意識到,身而為人,對於失去至親至愛的痛苦,都能感同身受。
2018/10/25 | Giloo紀實影音
從《死亡列車終點站》看日本人的性格
的確,有時候個人再撐一下,可能可以改變些什麼。但整體環境若沒有改善,單單要求每個員工無止盡的「頑張」,這不僅是推卸身為經營者的責任,在這起事件中,更是釀成悲劇的主因之一。
《美國動物》:突破傳統框架,融合紀錄與劇情的「真實故事」
「我們已經看過許多,於片頭宣稱『基於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Bart Layton認為,這會讓人們在觀影過程中,對電影帶有多少戲劇化的成分抱持疑慮。「我覺得這個故事足夠特別,不必再過度誇大或改編,所以我想透過混入真實人物的手法,不斷地提醒觀眾『這些事是真正發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