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


  • 確認
  • .
2018/10/25 | Giloo紀實影音
從《死亡列車終點站》看日本人的性格
的確,有時候個人再撐一下,可能可以改變些什麼。但整體環境若沒有改善,單單要求每個員工無止盡的「頑張」,這不僅是推卸身為經營者的責任,在這起事件中,更是釀成悲劇的主因之一。
2018/12/05 | CNEX
焦點院線《幸福定格》:打破中產階級的「失語」婚姻
如果說「失語」是現代中產階級的普遍感受,《幸福定格》所提示的就是把「不害怕對話」乃至於「練習對話」視為一個打破個體藩籬的行動,進而有力氣去調整我們身處的各種關係。
傅榆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的創作初衷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這部紀錄片,我總共製作了七年,這是一部關於「社會運動」的片子,尤其很大一部份關於「太陽花運動」,然而它似乎還是一部容易引發爭議和誤會的紀錄片,我希望透過這篇文章,能讓多一點人理解我的初衷。
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張贊波眼中的「中國高速發展」
中國各省各地如火如荼地興建高速公路,中國紀錄片導演張贊波花了四年觀察高速公路的興建過程。其後出版了《「大路」:高速中國裡的低速人生》一書和紀錄片《大路朝天》。根據他的觀察,興建高速公路所面臨的問題,不單單只是交通問題。
2018/12/26 | Giloo紀實影音
《尋找左宗棠》:美式中菜背後的一頁滄桑
如今在美國,還可以看到左宗棠牛排、左宗棠三明治;而據說在中國湖南當地,也開始吃得到左宗棠雞了。這發展毋寧是有趣的,湖南的左將軍播遷來台,再前往美國萬千變化。現在,竟然要反攻大陸了。
2018/10/06 | Giloo紀實影音
《少了一個之後-孤軍》:她呼喊軍中人權23年,仍然要不到兒子枉死的真相
「孤軍」是黃國章,他試圖求救卻找不到援兵。「孤軍」是黃媽媽,她呼喊軍中人權23年,仍然要不到兒子枉死的真相。「孤軍」是拍攝團隊,以一個民間微型製作公司的力量竭盡所能追查黃案一切線索。
2018/10/25 | Giloo紀實影音
從《死亡列車終點站》看日本人性格
的確,有時候個人再撐一下,可能可以改變些什麼。但整體環境若沒有改善,單單要求每個員工無止盡的「頑張」,這不僅是推卸身為經營者的責任,在這起事件中,更是釀成悲劇的主因之一。
2018/08/28 | 聞腋中年
《北極上學趣》:極地裡的文明考驗
《北極上學趣》的「趣」,更令人興味盎然的是它的拍攝手法。電影記錄了一位年輕的丹麥教師安納斯獲得到格陵蘭教書的機會,他放棄便利的首都學校,自願到只有80位居民的偏遠村落小學任教,而其人生的震撼教育,意外地被開啟。
《被監禁的女人》:我的主人是Eta,我最常說的是「igen」
「我即將前往新的世界,目前身上有的是:150歐元、身上的外套,以及如影隨形黏著我的52歲。」《被監禁的女人》記錄了一位骨瘦嶙峋的婦人Marish,透過某種「以工換宿」的形式寄於主人Eta的籬下,照顧著家禽、符合主人的吆喝,以此換取遮風避雨的住宿處⋯
2018/12/26 | Giloo紀實影音
《尋找左宗棠》:美式中菜背後的一頁滄桑
如今在美國,還可以看到左宗棠牛排、左宗棠三明治;而據說在中國湖南當地,也開始吃得到左宗棠雞了。這發展毋寧是有趣的,湖南的左將軍播遷來台,再前往美國萬千變化。現在,竟然要反攻大陸了。
2018/11/16 | Giloo紀實影音
《不要害怕忘記》:僅47人生還的小林村如何重建生活?
二宮宏央也提及他在拍片過程時的自省:「身為日本人,真的可以理解布農族、閩南人、客家人經歷的痛苦嗎?」以及後來他意識到,身而為人,對於失去至親至愛的痛苦,都能感同身受。
《美國動物》:突破傳統框架,融合紀錄與劇情的「真實故事」
「我們已經看過許多,於片頭宣稱『基於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Bart Layton認為,這會讓人們在觀影過程中,對電影帶有多少戲劇化的成分抱持疑慮。「我覺得這個故事足夠特別,不必再過度誇大或改編,所以我想透過混入真實人物的手法,不斷地提醒觀眾『這些事是真正發生的』。」
2018/11/21 | 鍾喬
冷戰防線下的反包圍:愛沖繩,反邪惡美帝運動
「文明」始終不是人們想像的,帶有高尚或虔誠價值的信物,而是赤裸裸的暴力壓殺。這也是沖繩人民在遭遇「文明」之際,和拉美或亞、非其他地域的原住民相同,備感受到掠奪與欺凌的緣由!
2018/12/21 | Giloo紀實影音
愛是包容一切的嗎?從《牧者》談起
「對很多台灣的同志基督徒來說,不只要面對家長與社會的期待還有壓力,同志與基督徒的雙重身分更是常讓我們感覺腹背受敵:基督徒罵同志時,我們也覺得被罵;同志罵基督教時,我們更是萬分難受。」
2018/09/29 | 傅紀鋼
《When You're Strange》:The Doors之所以偉大,是因為音樂還是象徵意義?
本片是The Doors的紀錄片,由好萊塢導演Tom DiCillo執導。有別於一般輿論,皆以死於27歲的樂團主唱Jim Morrison為重心,本片將目光放回到The Doors本身。雖然Jim作為樂團的靈魂仍佔有較多討論,但電影討論到Jim的事蹟時,仍將他置於樂團的發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