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22 | Raphael
《紅樓心機》:蔡詩萍寫出「我就愛你那死樣子」困局裡的猶豫、掙扎與痛苦
容我回眼《紅樓心機》內文,蔡詩萍寫寶黛相戀,述明了黛玉缺乏安全感的小心眼,「清虛關」裡的小冤家口角;優穩氣度的寶釵能容,由是拓展男女相知相戀以外,多禮、忍讓、貼心之必要,讀來很得我心。
2019/05/27 | 精選書摘
唐德剛《五四新文化》:胡適「科學實驗室」裡的紅學與佛學
可惜的是,胡適談佛,永遠就只能談其五分之二,他這個實用主義者,對那個不實用的五分之三,他也就不信、不修、不悟了……。
賈珍與薛蟠,兩個你可能沒認真思考過的《紅樓夢》人物,帶出人性複雜的另一面
不管是賈珍對秦可卿的「盡我所有」、薛蟠奮力作出女兒悲愁喜樂這四句詩,或是賈寶玉曾對林黛玉說過「我睡裡夢裡也忘不了妳」,在楊佳嫻看來,其實都是一種「癡」或「病」,在人世間不同程度的真情表現。
2017/05/04 | 精選書摘
為何賈寶玉愛的是林黛玉,而不是薛寶釵?
在我看來,寶玉與寶釵不能圓滿相處當別有蹊蹺,也就是說,作為性別認同障礙者形象的寶玉,其天性即與寶釵無法相容。要之,黛玉與寶玉的一拍即合是與生俱來的,而寶釵的氣質卻恰恰與其相反,這才導致了這一眾人皆悲的結果。
2017/05/04 | 精選書摘
為何賈寶玉愛的是林黛玉,而不是薛寶釵?
在我看來,寶玉與寶釵不能圓滿相處當別有蹊蹺,也就是說,作為性別認同障礙者形象的寶玉,其天性即與寶釵無法相容。要之,黛玉與寶玉的一拍即合是與生俱來的,而寶釵的氣質卻恰恰與其相反,這才導致了這一眾人皆悲的結果。
2017/05/01 | 精選書摘
紅樓夢寫的其實是「 性別認同障礙者」?從寶玉的女裝癖談起
寶玉如此之喜好紅色基調的衣裝,當然是有其暗喻。大家都知道,紅色衣裝乃是代表中國古典美人的典型顏色。從旁證亦可看出,曹雪芹在設計寶玉服飾顏色的時候,將寶玉衣裝的基調定位為代表女性之紅色,正是為了照準寶玉內在之「心理上的性別」。
2017/04/27 | 精選書摘
紅樓夢寫的其實是「 性別認同障礙者」?從寶玉的女裝癖談起
寶玉如此之喜好紅色基調的衣裝,當然是有其暗喻。大家都知道,紅色衣裝乃是代表中國古典美人的典型顏色。從旁證亦可看出,曹雪芹在設計寶玉服飾顏色的時候,將寶玉衣裝的基調定位為代表女性之紅色,正是為了照準寶玉內在之「心理上的性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