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15 | 方格子vocus
階級的展示與對照:《紅樓夢》劉姥姥、《寄生上流》金家對上流社會的反應
《寄生上流》中富人會構築出一條「文化」界線鞏固自身階級,渴望被奉承,窮人則對另一個物質世界則充滿好奇驚嘆,羨慕巴結,這層對照也可以用來理解〈劉姥姥進大觀園〉「兩個(階級)世界」交會的火花。
2020/06/07 | 精選書摘
《內向的力量【實踐版】》:賈寶玉和林黛玉,都是經典的內向性格
性格內向的人能夠站在對方的角度設想,對別人的喜怒哀樂經常感同身受,替別人著想的特質是非常突出的。
2020/05/10 | 讀者投書
白先勇、奚淞《紅樓夢幻》書評:一如女媧煉石補天,為讀者「補」一回紅樓夢「天機」
《紅樓夢幻》緣起於兩人在台大的一場演講,一連四小時輪番接力,將《紅樓夢》翻江過海的倒了幾遍,兩人談起《紅樓夢》,亦如小說中的一僧一道,仙風飄飄。
2020/03/17 | 讀者投書
《書評職人》書評:在眾聲喧嘩的「失憶」時代,喚起心中最純粹美好的閱讀之魂
《職評書人》帶領讀者一窺文藝之手如何翻雲覆雨,作品如何由小見大?穿插閃藏?如何以語言陌生化之曖昧指向歷史,甚至指向我們活著的當代。而功力尚未爐火純青之作品,也得有雙火眼金睛,文字佈局到底敗在哪裡?不足之處為何?過目即見,高下立現,堪稱近年評論之「奇書」。
2020/03/13 | 精選書摘
蔡詩萍《金瓶本色》:從西門慶到賈寶玉,男人之美男人之媚
賈寶玉有同性之「情愛」,卻沒見同性之「性愛」!西門慶有同性之「性愛」,卻難說有同性之「情愛」!似乎使問題變得複雜。我們來看看開啟這問題研究的大師級人物,他怎麼說?
2020/03/07 | 精選書摘
《紅樓夢幻》白先勇 X 奚淞對談:哪吒和賈寶玉,都是中國神話文學的孽子
白先勇說:哪吒和賈寶玉,都是中國神話文學中的孽子系列。他們都是叛徒。哪吒是天庭的叛徒,儒家社會容不下賈寶玉。他們被制式社會趕除,遭到流放的命運,不同的是賈寶玉選擇的是自我流放。
2020/01/24 | 精選書摘
《中國文學植物學》:賈寶玉未來的命運就像深山幽谷中的松樹一般
《紅樓夢》主角寶玉所居住的怡紅院,種有「歲寒三友」松、竹、梅。松、竹經冬不凋,而梅則寒冬開花,均不畏霜雪,故稱「歲寒三友」,用以表示堅貞不屈的氣節,向為文人所重。
2020/01/01 | 精選書摘
李歐梵《現代性的想像》:漫談中國現代文學中的「頹廢」
如果把頹廢的概念放在中國古典文學中來談,其實可談的東西極多,魏、晉、唐、晚明的不少作品和文學現象都值得研究,此處不便多說。不過我仍要再把《紅樓夢》做個例子,我認為它是中國文學史上最偉大的「頹廢小說」。
2019/12/06 | 精選書摘
《待用民宿》小說選摘:為何鐫刻著「初心」?唯有屋主或訪客才能一窺堂奧
《待用民宿》描寫的,正是這樣的地方。作者在真實世界中闢出一條路,通往奇幻世界,透過這趟神奇的旅行,讓讀者一步步跟著小說主角找回自己。
2019/10/22 | Raphael
《紅樓心機》:蔡詩萍寫出「我就愛你那死樣子」困局裡的猶豫、掙扎與痛苦
容我回眼《紅樓心機》內文,蔡詩萍寫寶黛相戀,述明了黛玉缺乏安全感的小心眼,「清虛關」裡的小冤家口角;優穩氣度的寶釵能容,由是拓展男女相知相戀以外,多禮、忍讓、貼心之必要,讀來很得我心。
2019/10/10 | 精選書摘
《紅樓心機》:「鳳辣子」王熙鳳,何以能呼風喚雨,喊水會結凍呢?
王熙鳳的厲害,在於她「夠勢利眼」,在勢利眼裡,她懂得判斷誰需要爭取,誰需要拉攏,並據此建立人際關係的聯盟。但,整體的盤算,仍在「一切以討賈母歡心」為核心前提。
2019/07/20 | 精選書摘
《紅樓饗宴》:賈府吃「時鮮」,在當時已是極度奢侈
賈家那時只有運河,但在賈家,火腿是和鮮筍一起熬湯的,春天的時候,廚房供應南京時興吃的蘆蒿和枸杞芽兒,秋天有螃蟹、水紅菱、桂花糕和雞頭米......
2019/07/19 | 精選書摘
《紅樓饗宴》:賈府的吃不過講究「時鮮」,在當時已是極度奢侈的事
我們現在有物流和電商,賈家那時只有運河。但是在賈家,火腿是和鮮筍一起熬湯的,春天的時候,廚房供應南京時興吃的蘆蒿和枸杞芽兒,秋天有螃蟹、水紅菱、桂花糕和雞頭米......
2019/07/19 | 精選書摘
《紅樓饗宴》:平兒抹了王熙鳳一臉的螃蟹黃子?這蟹該有多肥啊!
這裡正說笑著趕緊打水洗臉呢,老太太在裡面問發生了什麼,鴛鴦她們忙高聲笑回:「二奶奶搶螃蟹吃,平兒惱了,抹了她主子一臉的螃蟹黃子!」螃蟹掰開來,蟹黃肥厚飽滿,多到能抹上一臉,這蟹該有多肥啊!
2018/06/11 | 王偉雄
南京博物館自由行
這次在南京留了六天,看得最多的是博物館,有些遊客必到的景點我們反而沒去。
2018/06/08 | 王偉雄
南京博物館自由行
這次在南京留了六天,看得最多的是博物館,有些遊客必到的景點我們反而沒去。
2018/04/03 | 精選書摘
《紅樓夢》的物質世界:引領潮流之先,寶玉、鳳姐的西洋「自鳴鐘」
康、雍、乾時期的上層社會使用奢侈舶來品已成一種時髦。在所有西洋物品中,自鳴鐘應當是其中最高技術的了。而鐘錶的使用,在賈府已相當普遍。除了鳳姐和寶玉屋裡有,寧國府的上房也有,乃至府中的幹僕也都隨身攜帶。
2018/04/03 | 精選書摘
《紅樓夢》的物質世界:生有尊卑,死分貴賤,一窺賈府婚喪嫁娶的花費
在《紅樓夢》中,人們見識最多的,是一個個鮮活生命的隕滅。單是前八十回就有十幾人陸續死去,這還不包括續書中更為慘痛的喪亡。伴隨著諸多死亡,喪禮也成為小說中引人注目的情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