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燈區

紅燈區(英語:Red-light district),又稱風月區、風化(花)區,是指以性產業為主的街區。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1/12 | 林宜萱

荷蘭「Coffee shop」賣的不是咖啡,阿姆斯特丹市長提案禁止外國觀光客購買大麻

在荷蘭,「Coffee shop」指的是大麻店。大麻為荷蘭帶來觀光財,也引來居民困擾,有些城市已經禁止。阿姆斯特丹市長霍爾瑪斯競選時即提出欲治理該市大麻問題,繼去年提出相關報告後,近日向市議會提案,打算禁止外國人在當地購買大麻。

2020/06/02 | 巷仔口社會學

《你這個娘炮》推薦序:我的異男養成記——陽剛、恐同與「登」大人

我想,在成長的過程中,大家一定有許多精彩的性/別經驗,例如男性的阿魯巴、看A片⋯⋯,以下我講一些我那個年代的男孩故事,可以跟大家的個別經驗,做個對比,看看過了40年後的台灣,是不是有很大的變化。

2020/05/17 | 精選書摘

《夜經濟》:阿姆斯特丹的夜生活並非只有紅燈區,酒館和咖啡館才是社交黏合劑

傳統的性產業愈來愈被邊緣化、模糊化,而那些代表「社交」的夜文化,在一定程度上,才是阿姆斯特丹夜間經濟的真正支柱。

2019/06/17 | 新加坡紅螞蟻

曾是中國客工的第二個家,也是老饕眼中的美食聖地:芽籠紅燈區

新加坡的紅燈區芽籠,是老饕眼中價廉物美的美食聖地,尋芳客流連忘返的溫柔鄉,也曾經是許多離鄉背井的中國客工,在滿佈鋼筋水泥與施行嚴刑峻法的城市裡,能夠稍微喘息的棲身之地。

2017/09/20 | 顧廣毅

人的性事、海豚的性事

我在撰寫此文的2017年,上半年荷蘭鹿特丹的藝術廳正舉辦梅波索普的攝影展,6月份也舉辦了一場裸體觀展的活動,所有欲走進展廳的觀眾都得赤身裸體。這個活動顯然有對藝術家致敬的意味,同時也是展現對性文化的開放態度,重溫當時的「前衛」姿態。

2017/03/22 | 精選書摘

大麻「應屬非法,但官方容許」 阿姆斯特丹市長:瘋狂在這裡是一種價值

自由主義的根源又與阿姆斯特丹的根源關係密切,我們甚至能更進一步地說自由主義誕生於阿姆斯特丹。當然,這樣的說法可能會遭受抨擊。

2017/03/21 | 精選書摘

大麻「應屬非法,但官方容許」,阿姆斯特丹市長:瘋狂在這裡是一種價值

自由主義的根源又與阿姆斯特丹的根源關係密切,我們甚至能更進一步地說自由主義誕生於阿姆斯特丹。當然,這樣的說法可能會遭受抨擊。

2016/06/06 | 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

印尼齋戒月展開!性工作者憂心生計

適逢伊斯蘭齋戒月,印尼的性產業及娛樂場所被要求調整營業時間、暫停歇業,引發從業人員的抗議。

2016/06/02 | 南亞觀察South Asia Watch

那些生於紅燈區的孩子們:「媽媽接客時,我們會跑到屋頂去玩遊戲」

女孩子的教育問題,永遠排不進家庭事務的議程中,更別提在紅燈區的女孩,她們的宿命早已被註定

2016/06/02 | 南亞觀察South Asia Watch

那些生於紅燈區的孩子們:「媽媽接客時,我們會跑到屋頂去玩遊戲」

女孩子的教育問題,永遠排不進家庭事務的議程中,更別提在紅燈區的女孩,她們的宿命早已被註定

2016/01/26 | TNL香港編輯

孟買警方掃蕩妓院 卻令妓女更難以求助 志願機構籲印度社會提供保護

隨着孟買警方打擊力度加大以及租金上調,妓院陸續隱匿,甚至搬出該區。許多志願組織指出,這令大量妓女跟他們失去聯絡,生命暴露於危險之中。

2016/01/26 | TNL香港編輯

孟買警方掃蕩妓院 卻令妓女更難以求助 志願機構籲印度社會提供保護

隨着孟買警方打擊力度加大以及租金上調,妓院陸續隱匿,甚至搬出該區。許多志願組織指出,這令大量妓女跟他們失去聯絡,生命暴露於危險之中。

2015/08/12 | Kenzo

幫助性工作者脫離歧視、暴力虐待風險 國際特赦組織決議提倡「性交易除罪化」

支持者認為,這項決議有助於性工作者擺脫汙名,並使性服務業專職化,讓性工作者如同其他任何工作從業者一般,有管道請求健康保險與退休保障等權益。

2015/08/12 | Kenzo

幫助性工作者脫離歧視、暴力虐待風險 國際特赦組織決議提倡「性交易除罪化」

支持者認為,這項決議有助於性工作者擺脫汙名,並使性服務業專職化,讓性工作者如同其他任何工作從業者一般,有管道請求健康保險與退休保障等權益。

2015/01/22 | 李展鵬

3000萬旅客「一夜情」之後,留下的「觀光污染」卻要60萬澳門人承擔

旅客跟一個地方的關係是一夜情,居民跟一個城市的關係卻是長期伴侶。一夜歡好之後,旅客不會太關心某個旅遊勝地後來變成怎樣,但居民卻必須跟這地方長年朝夕共對。

2015/01/22 | 李展鵬

3千萬旅客「一夜情」之後,留下的「觀光污染」卻要60萬澳門人承擔

旅客跟一個地方的關係是一夜情,居民跟一個城市的關係卻是長期伴侶。一夜歡好之後,旅客不會太關心某個旅遊勝地後來變成怎樣,但居民卻必須跟這地方長年朝夕共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