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27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三):誠實的記憶,是今日身分認同的基石
如何去闡述歷史,不論對政府還是人民都存在挑戰,聯邦公民教育中心建議,嘗試從事件的表象向下觀察,結合個人生命經驗,與歷史產生連結。
2019/02/26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二):從「加害者」角度介紹納粹血淚史
觀看歷史必須要從多元角度,不是只強調某一族群,受害者亦是如此。納粹大屠殺的受害者不只是猶太人,還有殘障人士、吉普賽人、政治犯、蘇聯戰俘、同性戀者、非猶太裔波蘭人。
2019/02/25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一):面對轉型正義,歷史課本永遠需要修訂
德國學者說,歷史教科書對於二戰時期應有更寬廣的敘述,也應多加提及加害者當時的心理和行為,敘述德國整個社會中個體的複雜涉入,而不是簡化成希特勒一人承擔所有罪責。
2019/02/18 | 精選書摘
《美茵河畔思索德國》:一堂為德國社會而上的正義課──法蘭克福大審
在鮑爾主導下,不只法蘭克福的正義女神張開雙眼,德國民眾也必須取下他們的眼罩,仔細觀看這次審判。便有媒體評論,鮑爾打這場官司的方式,是強迫整個國家一同直視當年曾對一個民族犯下什麼樣的罪。
2019/02/18 | 精選書摘
《美茵河畔思索德國》:1933年大學焚書,德國學術史黑暗的一章
中國流亡作家馬建說:「如果你對你的時代視而不見,你不能算是一個作家,更不能說你是個文學家。」而那些未被焚毀的書籍,那些獲得共同體肯定的思想,或者對時代的問題視而不見,或者以可疑的方式肯定了時代,最終證明了這些人也非真正的哲學者。
2019/02/15 | 精選書摘
陳玉慧《德國丈夫》:倖存者(下)
在那樣的歷史時刻,二個無語的父親,兩個經歷世界大戰的男人,一個來自德國,一個來自台灣,他們的世界的交集在一起,只因為他們子女偶然相遇。我們照了一張合照,我們的父親看起來表情都有點出神。
2019/01/04 | 林艾德
插五星旗是言論自由?你知道德國為什麼發展出「防衛性民主」嗎?
如果民主是我們的最高價值,那我們就應該用憲法的民主原則來排除他們參與政治的權利,而不是一昧地強調所有人都有參政權、所有意見都享有言論自由,這些未經思考、不了解民主脆弱的語言,最容易被有心人士用來傷害民主。
2018/12/25 | 精選書摘
《符號的故事》:直到希特勒出現,「卍」才出現廣為人知的邪惡意義
卍字符經典的配色是延續至今日的典型日耳曼風格:白色代表民族主義、紅色代表新信條的社會層面、交叉的部分本身代表了奮鬥。
2018/12/21 | 精選書摘
《德國女孩》小說選摘:無論我如何改變穿著談吐,或換個名字,他們仍視我為不純潔
我知道,無論我多麼用力沖洗燒燙皮膚、剪去頭髮、挖出眼珠弄瞎自己;無論我如何改變穿著與談吐,或換個名字,最終,他們仍然視我為不純潔。
2018/12/11 | 劉威良
沒有畫家的畫作:凝視納粹過往,是一場加害者與被害者的對話
李希特在受訪時說,這些被害者與加害者的畫,對他來說其實是某種型式的對話。在同一個時代中一方是加害者,一方是受害者,他們都曾真實存在過。他希望透過他的畫作給他們之間有意象上的對話。
2018/12/10 | 精選書摘
《街頭精神》:靠創意促成改變——替反新納粹組織募款的好理由
過去幾年,新納粹主義份子非常享受於到文西德小鎮「朝聖」,這讓這個德國小鎮的居民感到厭煩絕望。後來居民跟反新納粹組織及當地企業合作,想出了一個計畫:遊行中,新納粹成員每前進一公尺,當地居民就捐出10歐元給「滾出德國協會」。因此,新納粹遊行者走得愈遠,他們同時就為反納粹團體募得愈多錢。
2018/12/07 | 精選書摘
架空歷史小說《巴黎》選摘:您能在著火的乾草堆裡找出一根針嗎?
菲耶以架空歷史小說的取徑,將柏林的歷史置換成巴黎,重新檢視一段以冷為名的戰爭,以及人類文明的惡性、愚蠢與美。
2018/12/03 | 精選書摘
《最黑暗的時刻》:邱吉爾曾經認真考慮過與希特勒和談?
在這樣極端巨大的壓力下,而且當可採取的選項又如此有限,哪一個神智清楚的人不會認真考慮和平談判,而一定要選擇幾乎確定的全盤毀滅?
2018/12/03 | 精選書摘
《最黑暗的時刻》:邱吉爾的「鮮血、辛勞、眼淚與汗水」
不可否認地,這四個字詞,在長達四十年的時間裡,給邱吉爾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2018/11/26 | 精選書摘
從平凡到成就偉大的48個怪咖:與佛洛伊德相反,他認為性高潮是世界和平的能量
威廉.賴希致力探索性高潮的真實本質,以及同時治療身心的激進精神分析法。他始終相信,我們需要來一場性革命。他去世10年後,六○年代反文化口號「做愛不作戰」(make love, not war),以簡單5個字,為他的理念下了總結。
2018/11/25 | 精選書摘
《盛會不歇》:如果古典音樂帶有任何危險性的話,它的確正冒著把納粹人性化的風險
即使音樂愛好者認為古典音樂是一種深刻的個人體驗,但音樂的世界卻無法避免被政治化。既然納粹使用音樂作為一種政治宣傳工具,反納粹的音樂界人士就覺得應該對此有所回應。
2018/11/09 | 精選書摘
《雙生夢魘》小說選摘:鮮紅色雲彩在他的條紋囚服綻放,一路旅行到他寬闊的肩頭
「總有一天,」我告訴我的朋友,「殺戮將是不必要的。因為這場戰爭終將結束。」「妳是說這個世界?」「病人」皺眉問我。「不。這場戰爭,」我說。「戰爭會結束的。」
2018/11/09 | 精選書摘
《雙生夢魘》小說選摘:我想她知道我們畫的那所謂眼淚,就是子彈
看見艾瑪後,史塔莎在土裡畫了一顆子彈。我也畫了子彈,我畫得越來越快。艾瑪越接近我們,我們的子彈越來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