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16 | TIME
二戰爆發的開端:西方國家受夠一再給予希特勒沒有回報的好處
《綏靖政策:張伯倫、希特勒、邱吉爾與戰爭之路》一書作者提姆・布維里表示,導致第二次大戰發生的是「壞人認為好人沒有準備好要開戰,於是予取予求。」
2019/09/13 | TIME
誘殺納粹:二戰時期在荷蘭積極抵抗的傳奇女鬥士們
我沒有從她們的努力中看到任何的浪漫印象,畢竟她們不是雜耍女牛仔。她們在許多面向都帶給我啟發,但對於正義的追求必然是無情的。
2019/09/09 | 精選書摘
《低地國史》:德軍二戰對荷比盧的磨難,令人忍不住懷疑人類生存的理由
經過二次大戰的慘痛經驗,盧森堡人在戰後對於德國仍有一種「懼怕」,一直要到1960年代中期之後,他們看到德國走向民主政體,這種情緒才逐漸減緩,同時也因盧森堡參與了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及歐洲共同體等國際組織而產生了安全感。
2019/08/15 | Lo's Psychology
猶太人為何沒反抗?溫水煮蛙式政策:登門檻效應
當大家都認為香港作為繁華都會,應享有國際盛名的自由與法治時,原來準則可以一直後退。當一個政權在國家另一端做著與納粹相若的事情,在國家這一端的我們還渴望能苟且偷生嗎?
2019/08/06 | 余杰
在中國這種「互害型社會」,依法執行暴力一樣罪大惡極
在互害型社會中,加害者與被害者的界限很快模糊了。極權主義體制綁架了全民,讓全民成為受害者的同時,絕大多數人也參與了對他人的加害行動。
威瑪共和時期的德國共產黨,以及當時他們扯的後腿
照理說,擅長議會政治的社民黨,若是能與精通街頭活動的共產黨合作,要抵抗搞街頭暴動與滲透到議會的納粹黨,是較有希望的。但終究沒能如此,等到納粹黨利用國會縱火案栽贓共產黨,並佔領全德國的共產黨黨部時,共產黨連後悔路線錯誤的機會都沒有。
2019/07/24 | 青平台
從德國反思台灣轉型正義(上):先有真相,再來談和解
轉型正義翻譯自英語,在德國並沒有這樣的說法,德國人用的詞是克服過去與清理過去,前者主要說的是如何站在傷痕上往前看,後者則是強調對過去的處理。
2019/06/29 | Amy Liu
【國際大風吹】民主開放反遭外力滲透,美澳怎麼防堵?
強調言論與新聞自由的民主社會,如何抵擋境外勢力操弄輿論?在2016大選吃虧的美國,最近頻頻祭出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澳洲則是趕在2018年中的大選前,連續通過兩部法案,希望讓外國影響力現形。
2019/06/14 | nagee
【插畫】沒做壞事怕什麼「送中」?
為何總有人要站在獨裁政權的角度思考,做有民主人權法治觀念的公民不好嗎?
2019/06/14 | nagee
【插畫】解釋解釋;沒做壞事幹麻怕「送中」?
為什麼,總有人要站在獨裁政權的角度思考,做一個有民主人權法治觀念的公民不好嗎?
2019/06/10 | 劉威良
納粹黨代表集會場至今未改名,面對轉型正義,德國選擇把傷口留下
轉型正義不只是空話,也不是只有掛牌就可以憑空運作。轉型正義其實應該落實在日常的生活中。德國過去曾有因歧視的分別心而造成的屠殺,所以他們的轉型正義著重於減低日常的歧視與尊重多元不同的族類,達到族群融合。
2019/05/29 | 劉彥甫
各國面對威權遺緒,轉型正義「空間解嚴」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隨著政經環境的變遷與右翼勢力的崛起,轉型正義的質疑也開始頻繁獻聲。而過去曾出現威權統治的西班牙、義大利與俄羅斯,其空間解嚴的明確進程究竟如何,在德國都面臨挑戰的此刻,其他國家的困境又是在哪?
2019/05/28 | 張宇韶
能讓中共不戰而勝的「吉斯林」第五縱隊,早已滲透進台灣
雖然「人進貨出」本來就是經貿體系的常態,但是其中的密碼卻是「唯有中國夢才能發大財」,這些話術在去年選舉就不斷被「晶片置入」,當變成整個社會大眾的主流意識時,就足夠成為北京進一步操作「買騙台灣」的具體籌碼。
德國「威瑪共和」如何簽下民主的死刑判決書?
納粹德國國民教育與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1928年於納粹奪權前,就說明了納粹黨用民主手段破壞民主的想法:「如果這個民主國家足夠愚蠢,幫倒忙地給了我們免費入場券與事前準備,那是他們的事……我們以敵人之姿到來,如襲擊羊群的野狼,我們如此降臨。」
2019/05/15 | TIME
奧斯威辛集中營為何成為紀念大屠殺的重心?
在大屠殺的歷史教育中,奧斯威辛的重要意義在於,1942至1944年,奧斯威辛是規模最龐大的集中營。當時遣送至此的人估計有130萬,其中110萬為猶太人,而在這110萬猶太人當中,有100萬人在此遭到謀殺或因故死亡。
2019/04/25 | 精選書摘
《聖彼得堡》:列寧格勒被納粹入侵,市民在宮殿種菜度過圍城戰
一九四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最後一枚德軍砲彈落於列寧格勒,一種新的光亮盈滿夜空——重獲安全與歡樂的煙火點點。戰爭雖尚未取勝,但列寧格勒已獲得保全。倖存者可以看著炸開的星火朝自己落下,無需倉皇四散躲避。
2019/04/18 | 劉威良
德國公園旁的藍色紀念柱,提醒來者莫忘大屠殺歷史
紀念區不大,卻是個讓人深思反省歷史的好地方,它毫不誇張卻平實地呈現歷史的軌跡,試圖提醒來者,歷史不是只有一個面向,也不容忘記。
2019/04/18 | 劉威良
德國公園旁的藍色紀念柱,提醒來者莫忘大屠殺的黑暗歷史
來到這個公園,一個靜謐的地方,紀念區不大,卻是個讓人深思反省歷史的好地方,它毫不誇張卻平實地呈現歷史的軌跡,試圖提醒來者,歷史不是只有一個面向,也不容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