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8/17 | 周雪君
2天內7個白宮企業顧問走人,川普「率先」在推特上宣布解散顧問團
商界出生的川普,成立了委員會想凝聚民間意見,不過在這次的種族議題上,卻顯現與同業間價值觀上有著極大的差距,多名退出的CEO都表示,不能接受仇恨和撕裂。
2017/08/06 | Abby Huang
德國國會外行「納粹禮」,2名中國觀光客被逮捕
柏林警方表示,2名中國觀光客被指控使用「非法組織符號」,各自繳納500歐元(約新台幣1萬8,000元)的保釋金後已被釋放。
2017/08/04 | 精選書摘
為什麼希特勒曾經入圍「諾貝爾和平獎」?
一九三九年,希特勒曾經入圍諾貝爾和平獎。現代的諾貝爾評審委員會對於這件事的說法是:「提名希特勒是個笑話,提名希特勒的人是希望讓希特勒得個和平獎,藉此消弭他的野心」。這是諾貝爾評審委員會試圖開脫的推托之詞,讓我解釋來龍去脈。
2017/08/02 | 精選轉載
敦克爾克停止趁勝追擊的原因:希特勒樹立領袖權威?
「領袖、主義、責任、國家、榮譽」就是獨裁專制國家的重要順序,其實這個順序也是假的,「領袖、領袖、領袖、領袖、領袖」才是真的。希望領袖的手指永遠不要抽筋,不然隨便亂指就慘了。
2017/07/20 | 翁 稷安
在敦克爾克無英雄、無仇敵:作為歷史學家的諾蘭
最關鍵的,他重新挖掘、還原了一場被人們所遺忘的歷史事件,讓該事件的意義得以重新於世人面前閃亮。就這個意義而言,《敦克爾克大行動》讓我們看到的,不單只是那擅於說故事的諾蘭,而是一位作為歷史學家的諾蘭了。
假如能回到過去刺殺希特勒,你會下手嗎?
希特勒是個大魔頭,但如果有機會下手,你會否殺死他?作這個決定之前,需要考慮甚麼事情?
2017/05/26 | 精選書摘
在地獄門前,我戴著「黃星星」:倖存猶太女性的納粹德國回憶錄
「今天晚上千萬不要在八點以後出門。」懷特先生知道我愛玩,特別警告我:「要是八點以後門鈴響了,一定要穿上有黃星星的大衣。」猶太人必須依照規定,在家裡也要佩戴黃星星。
2017/05/26 | 精選書摘
她與母親忍辱求生的城市,也是加害者規劃種族滅絕藍圖的行動中心
這本重要的自傳碰觸台灣目前歷史教育與生命回憶的痛點、走過猶太倖存者的曲折求生之路,再一次提醒我們:黑暗歷史的記憶不只是教育、法學、歷史學、國際政治等專業領域的關注,更不是教科書上可以簡單帶過的段落而已。
2017/05/03 | Priscilla Chan
《時代偽證者》——荒謬的人,做荒謬的事
《時代偽證者》一片有很多值得討論的地方,其中一點,就是Irving是否真心相信他所倡議的觀點:希特勒是偉大的領袖、納粹大屠殺並沒有發生。
2017/04/21 | TIME
盧安達飯店經理看《園長夫人》:盡可能拯救難民,「房間永遠都夠」
如同我在2006年寫的,如果要重新審視盧安達大屠殺:「除非國際社會在面對危及人類可怕的惡行時,可以停止躊躇不前的狀態,『永遠不再發生』這幾個字會一直是最被濫用的詞語,以及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謊言。」
2017/04/12 | Lo
雄中學生議員政見是「建立納粹帝國」,教育部:有些玩笑不能開
學聯會在公告前,原本曾覺得怪怪的,但因選舉委員會誤以為章程中有不得更改候選人的政見內容,認為完全不能干涉,整理之後就公告。
2017/04/08 | TIME
為何納粹(希特勒)熱愛美國?
在自傳《我的奮鬥》中,希特勒稱美國為一個正在建立他理想中秩序的「國家」。1935年,他頒布了國家社會主義法律和法規手冊,作為納粹主義者在建立自己新社會的基本指南,同時也點出美國已實現了種族國家所需的「基本認識」。
2017/04/05 | 讀者投書
政治不正確的自由鬥士:加入納粹軍隊的烏克蘭人
類似於台籍日本兵,烏克蘭在二戰時期也曾有一隻在戰後非常「政治不正確」的軍隊,那就是烏克蘭反抗軍。這支軍隊在二戰時期因為協助納粹德軍攻擊蘇聯軍隊與掃蕩波蘭、猶太人游擊隊而惡名昭彰。但在這支部隊的後人眼中,他們卻是爭取烏克蘭獨立的英雄。
2017年的高價古董書竊案,以及二戰時的納粹大規模盜書行動
大多數人知道,納粹曾大規模掠奪被侵略國家的藝術品、文學作品,但鮮少有人知道:納粹當時秘密掠奪圖書館,只為了可以竊取或篡改圖書館裡的檔案,以書寫「正確的歷史」,抹滅猶太人遭受迫害的種種行為。
【影片】70歲德國阿嬤為何上街亂噴漆?因為她要「對仇恨開戰」
Irmela看起來就像你和藹可親的鄰家奶奶,但其實她也是一位對「仇恨」作戰超過30年,卻從不屈服的的勇者。
2017/03/12 | Lo
荷蘭禁止土耳其外長入境,土國總統怒轟:「從現在起,我們走著瞧」
荷蘭有大約40萬土耳其裔居民,土國當局想在4月16日讓艾爾段擴張職權公投前,爭取大批散居歐洲的土國僑民屆時投贊成票。
2017/03/02 | 精選轉載
沒有加害人的二二八歴史,要如何和解共生?
島嶼天色已經漸漸光,「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 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 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熱情的人們。 我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此外,我們要更加積極地公開史料、還原歷史,進行轉型正義。
2017/03/02 | 精選書摘
與政治現實的脫節,讓這些德國科學家看起來像毫無道德觀念的「奇愛博士」
如果科學家希望在世上行善——當然大部分的科學家都是如此——那麼他們就必須知道,這種希望就已經讓從事科學研究成為政治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