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20 | TIME
德東難民衝突,是愛國心展現的「暴民正義」?
肯尼茨這起事件正反映出近幾年德國的移民議題越來越令人擔憂,去(2017)年的選舉梅克爾的政黨因這個決定慘遭滑鐵盧。
2018/09/09 | 精選書摘
《德國骨子裡的氣質》:街上那塊「絆腳石」,鑲著納粹種族滅絕黑歷史
當人們彎腰閱讀絆腳石上的文字時,也是對一條被殘害的生命象徵性的鞠躬。設計銅磚的藝術家德姆尼希認為,絆腳石比那些集中式的紀念碑更有意義。
2018/08/07 | 精選書摘
《猶太人和你想的不一樣》:一句話惹怒猶太人——「耶穌殺手」
除了不能對猶太人說「猶太人殺了耶穌」,也不能說「猶太人掌控世界」之外,猜猜還有哪些話題是禁忌?
2018/08/02 | FORTUNE
亞馬遜販售各種「白人至上」產品,其中包含給兒童看的童書
一份最新的報導發現,亞馬遜正在販賣或已經販售各式各樣代表或推廣白人至上主義的產品,包括許多以兒童為目標客群的物品。
2018/07/21 | TIME
想逃到美國卻失敗,安妮法蘭克躲避納粹寫下舉世聞名的日記
安妮・法蘭克一家,曾嘗試移民美國以及之後古巴,但這些努力都因為美國嚴格的移民政策以及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而受挫。他們所有的嘗試都失敗了,因此躲藏是他們試圖逃離納粹魔爪的最後一搏。
2018/07/05 | TIME
我曾是納粹難民,川普的邊境政策讓我想起那段歐洲黑暗歲月
我希望,川普在家庭分離政策上的急轉彎(一個多虧美國人民正派直覺施壓的結果),將能夠終結兒童被從父母旁抽離而造成的創傷。
2018/06/30 | TIME
諾曼第戰役後,女性成為「野蠻清洗」最大受害者
現在我們必須去了解,為甚麼當時男人犯錯的代價,竟得由女性承擔。
2018/05/31 | TIME
《華氏451度》搬上大銀幕:焚書的象徵意義與歷史烙印
由HBO改編自雷・布萊伯利(Ray Bradbury)的《華氏451度》(Fahrenheit 451)將於星期六首播。這部作品的故事圍繞著已存在上百年的焚書展開,而這次的首播可能讓當代人民對焚書改觀。
2018/04/15 | 精選書摘
《外帶一杯世界史》:五位沒那麼邪惡的壞蛋&五位有瑕疵的英雄
關在監牢裡的那些人其實和你我沒有兩樣,而且絕大多數的殺人犯精神狀況與常人無異,多半是因一時的情緒激動才犯下罪行。這種把邪惡和病態畫上等號的渴望背後,其實有個非常鄙陋的典故。
2018/04/08 | 精選書摘
一向聰明的猶太祖父,在希特勒屠殺前做出留在德國的致命判斷
她把祖父的橄欖綠小書擺在姑母的日記旁,我問她為什麼想要這本小書?「因為我連一點他的東西都沒有。我不知道會用這本書做什麼,就只是想要看看它、拿著它。這對我很重要。」
2018/04/08 | 精選書摘
用焚書掩蓋偷書,納粹思想戰是掌握書寫歷史的權利
納粹不反對教授、研究學者、作家和自由派人士;他們要的是拉攏對方來打造一支知識分子與意識形態的武士部隊,讓對方用他們的筆、學說和著作為武器,向德國與國家社會主義的敵人開戰。
2018/03/28 | 讀者投書
參觀奧斯威辛集中營:人類何時能記取極端民族主義的教訓?
集中營最大的恐怖,在於把和平時期一種不道德違法的行為:殺人,變得合理化和機械化,變成日常生活一部份,變成一種需要思考如何提高效率的事情。
2018/03/14 | 精選書摘
《德國風險》:歐元激化極右翼運動,是歷史一大諷刺
歐元的首要意義,是在克服納粹與大屠殺等歷史負債下被催生的產物。德國在歐洲統合的夢想中努力「克服過去」,而法國則是從恐德的情緒下將遏制德國當作外交方針。
2018/02/15 | TIME
波蘭「改寫歷史」的爭議法案,是否會扭曲猶太大屠殺的真相?
以色列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表示,「禁止學者或其他人公開發表,有關於波蘭人在他們的土地上是猶太大屠殺直接或間接共犯,將會嚴重扭曲事實。」
2018/02/08 | TIME
二戰美軍回憶錄:我永遠忘不了,集中營囚犯咀嚼死馬內臟那一幕
接下來看見的事,只有毫無人性的人才有辦法忘掉。「視線所及,都是成堆的屍體,而他們的手腳骨瘦如柴,上面好似沒有黏附血肉。」去過集中營的美國大兵莫斯欽說。
2018/02/02 | TIME
93歲猶太大屠殺倖存者:別用以前對待我們的方式反對移民
里維說道:「在過去,所有問題都是猶太人有罪。今天,這個角色落到了移民的頭上。大家都不應該忘記,為了生存而放棄其他所有的東西有多麼困難。」
《最黑暗的時刻》中的大不列顛大法官
西蒙在兩戰之間的英倫政壇叱吒風雲,加上在邱吉爾首相麾下身居大法官高位,職掌橫跨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卻未能進入戰時內閣。
2018/01/14 | 精選書摘
《惡魔日記》:羅森堡之所以重要,在於他的觀念全被希特勒實現了
希特勒把他的備忘錄收下來,並在當天深夜讀過一遍。「我想要為整個俄國的問題成立一個辦公室,由你來領導,」希特勒對他說,「你負責草擬各種全面性的指導方針。無論你需要多少錢,我都給。羅森堡,你的偉大時刻已經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