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專訪蔡慶樺:為什麼德國面對二戰歷史時,不需畏首畏尾、可以直接面對?
還有許多必須改進的,還有許多必須討論的,而且,「討論一觸及統獨議題,我就覺得我們會耗太多力氣,但這是我們得正視的宿命;」蔡慶樺說,「我們面對很多問題,但我不希望社會仍是我小時候那個樣子。我很滿意生活在現在的台灣。」
2020/03/22 | 精選書摘
《人權的條件》:盟國四強因受傷而刺痛,但它們仍然願意停住復仇之手
傑克森告訴法官們,「真正的告訴人」並非盟國四強而是「文明」自身。因為各被告把德國人民帶到那麼低的「惡劣水平」,又在各大洲煽動起仇恨和暴力,他們只能把希望寄託在國際法遠遠落後於道德。
2020/03/22 | 精選書摘
《人權的條件》:紐倫堡大審將國家領袖送上國際法庭,這種事從未發生過
我在二○一○年秋天到利維夫演講。當時我還不曉得一件有趣且不尋常的事實:那分別把危害人類罪和種族滅絕罪引入紐倫堡大審的兩個人——勞特派特和萊姆金,在維特林寫作的當時都是利維夫的居民。兩人都曾經在大學就讀,體驗過那個年代的苦味。
2019/02/18 | 精選書摘
《美茵河畔思索德國》:一堂為德國社會而上的正義課──法蘭克福大審
在鮑爾主導下,不只法蘭克福的正義女神張開雙眼,德國民眾也必須取下他們的眼罩,仔細觀看這次審判。便有媒體評論,鮑爾打這場官司的方式,是強迫整個國家一同直視當年曾對一個民族犯下什麼樣的罪。
2018/01/14 | 精選書摘
《惡魔日記》:兩千人要怎麼殺死八百萬人?
「在德國與世界各地的街道上,的確還有數以千計的殺人兇手逍遙法外,」他曾向某位記者這麼表示,「到底還有多少納粹戰犯仍是自由之身?你自己算算吧!」即使綜觀戰後所有的審判,也只有幾千名德國人被控謀殺罪。「你能告訴我兩千人要怎麼殺死六到八百萬人嗎?就數學上來說是不可能的。」
2016/12/25 | 朱為民
從高中生扮演納粹黨,談同理心的培養
為什麼我們的高中生們會做出這樣荒唐的事情呢?說歷史教育失敗也對,說國際觀不足更是正確,而我卻想再加上一個原因:缺乏同理心的培養。
2016/06/11 | 當今大馬
另類醫學倫理旅遊:從達豪到紐倫堡,反思國家與個人權利的拉鋸
若到了德國慕尼黑,除了享受啤酒和烤豬腳,抽空到達豪集中營和紐倫堡審判法庭參觀和反思人體實驗和醫學倫理,肯定會是一趟物有所值的醫學旅遊,畢竟我們每個人總有一天會成為病人,也極大可能會成為現代醫學的受試者。
2016/06/11 | 當今大馬
另類醫學倫理旅遊:從達豪到紐倫堡,反思國家與個人權利的拉鋸
若到了德國慕尼黑,除了享受啤酒和烤豬腳,抽空到達豪集中營和紐倫堡審判法庭參觀和反思人體實驗和醫學倫理,肯定會是一趟物有所值的醫學旅遊,畢竟我們每個人總有一天會成為病人,也極大可能會成為現代醫學的受試者。
2015/07/20 | TNL香港編輯
遲了一甲子的道歉 三菱企業向對二戰戰俘倖存者示歉
在二戰結束後70年的今日,繼日本政府於2010年正式的官方道歉後,日本首度有私人企業為其在戰爭期間不合理對待戰俘的暴行表示歉意。
2015/07/20 | TNL香港編輯
遲了一甲子的道歉 三菱企業向對二戰戰俘倖存者示歉
在二戰結束後70年的今日,繼日本政府於2010年正式的官方道歉後,日本首度有私人企業為其在戰爭期間不合理對待戰俘的暴行表示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