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馬來西亞政府決意廢死引反彈,網友卻一面倒呼籲學習新加坡
近日馬來西亞對於廢死引發熱烈討論,網友近乎一面倒地「讚揚」新加坡,呼籲希盟政府學習,別對人民的反對廢死的聲浪「充耳不聞」。
2018/10/10 | 陳娉婷
死囚獲特赦的二次人生:殺人罪疚伴終生,願死者家屬聽到「對不起」
文錦棠21歲犯下謀殺罪,被判處死刑。因誠心悔改和表現良好,他獲彭定康二度特赦,由終身監禁變有期徒刑,再在回歸前獲即時假釋。文錦棠出獄後教育下一代不要步其後塵,惟這永遠不能贖罪,只願死者家屬能聽到一句衷心的「對不起」。
2017/07/12 | 周雪君
傳朴槿惠精神異常記憶衰退 獄中以不知名語言喃喃自語
當地心理學家認為,朴槿惠把審訊置身事外,把自己當成完全無關的人,是承受心理創傷後的典型行為。不過,也有人認為她是裝出來博同情,以避過懲罰。
2016/05/14 | 英語島
沒有死刑,社會是什麼模樣?福利大國「瑞典」這樣處罰犯人
由於社會治安狀況的變化,加上歐洲難民危機所帶來的一些影響,瑞典也有許多人提議,應該重新衡量刑罰標準,包括恢復死刑。
2015/06/11 | 讀者投書
「反廢死」朋友應該知道的「廢死邏輯」
筆者以個人理解試著提出一套「廢死論者的論述邏輯」,希望給大家參考。廢死論者有幾種不同論述,本文屬於其中的「冤獄說」。
2015/06/09 | 讀者投書
一命換一命的算術:「自然人」殺人與「法人」殺人有所不同?
把殺人償命,和其他的失去生命的例子一比較,自然人要殺人要償命好像有點吃虧。以江國慶冤死、洪仲丘案和少輔院生死亡的案件來看,司法機關、部隊和輔育院(姑且讓我概括簡稱為法人)弄出了人命,卻不是以命來償。
我支持死刑,但我不想用「廢死是幫兇」這種情緒化言論支持
如果今天你問我,我對死刑會不會有遲疑,我還是會有遲疑的,我遲疑的不是死刑本身,而是為了執行死刑。在現在的社會狀況下,你勢必不可能採用私刑,那就必須要把這個權力授權給國家,那授權國家有奪取生命的權力,這真的沒有問題嗎?而因為冤獄,而造成死刑奪走不該奪走生命的狀況,又要如何解?
2015/05/30 | 吳象元
全球最大網路黑市「絲綢之路」創始人被判終身監禁
這個網站是烏布利希在擔任科學刊物編輯時想到的點子,在起初只是一個「經濟實驗」,但事情很快變得不只如此。
2015/05/30 | 吳象元
全球最大網路黑市「絲綢之路」創始人被判終身監禁
這個網站是烏布利希在擔任科學刊物編輯時想到的點子,在起初只是一個「經濟實驗」,但事情很快變得不只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