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19 | 精選轉載
標舉價值理想前,應該讓經濟不利的人們也有自立的機會
我們若想解決全球化下的貧富差距,以及隨之而來的政治社會動盪問題,不能僅依靠所得或財富重分配。搭配一些重分配,並給經濟不利的人們與地區較為寬鬆的條件,讓他們有機會建立自主的資本,這才有可能解決問題。如果一開始就標舉最高理想,這善意其實極有可能造成的是惡性循環。
2016/05/18 | Shih Yuan
台灣儲蓄率超高成「存款王國」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也猜不透
迪頓強調,財富分配會影響政府整體的福利政策,所以他認為應該把個人消費落差當成指標,政府應該用政策介入提供社會保險制度,抑制貧富差距加大。
研究證明「有錢人真的更自私」,但我們仍有機會翻轉貧富不均...
這個研究顯示,富人與窮人之間的差異並非與生俱來,或者是因為他們來自不同的社會階級,透過改變價值觀、稍稍提醒他們該更有同理、憐憫心,就可以看到變化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