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過去靠高碳、高汙染堆出「台灣錢淹腳目」,我們如何轉型成「低碳國家」?
台灣過去塑造一套「高碳高汙染」,卻「低薪低水電價」的發展模式,導致在能源、空汙等重大議題上仍然守舊。當全球已朝向低碳社會前進時,我們該如何迎頭趕上?
2019/10/29 | FORTUNE
在充滿大數據的「雲端」,其實有個骯髒的秘密
美國擁有300萬個數據中心,據稱全球70%全球網路流量都與維吉尼亞州有關,中國的數據中心規模在世界排名第二佔全球市場8%,而全球數據中心加起來,則大概消耗了全球用電量的2%。
離岸風機不再「貴桑桑」:以前40億蓋2支,現在240億完成22支
台灣頭兩支離岸風機於2016年樹立,2017年正式商轉,耗費40億鉅資,如今,新的風場接近完工,22支風機共耗240億,建置成本大幅下跌,也見證了當時跨出第一步的艱辛。
2019/10/22 | 綠學院
五大荒謬「文青式」能源觀點,你中了幾項?
談能源一定要以工程角度看待,不能意氣用事,否則結果和目標就會形成很大的反差,像是高掛反核旗,店內卻把冷氣開到得穿薄外套的那些店家。
從德國到台灣,「公民電廠」逐漸成為小社區的一大收入來源
Google、Apple等國際企業都已要求使用100%再生能源來製造產品,因此台灣許多電子廠商都急著買綠電,以保住國際訂單,與其拱手讓財團賺走這些發綠電的錢,透過公民電廠反而能把這些收益留在社區讓大家共享。
新出爐的《2019世界核能產業現況報告》告訴了我們什麼?
過去的十年間,公用事業級太陽光電的「均化成本」下降了88%、風能下降了69%,而核能成長了23%,這也導致了能源投資的轉向,以中國為例,2018年在再生能源方面的投資為910億美元,但核能方面的投資僅為65億美元。
2019/09/27 | 讀者投書
攻佔全世界頭條的反氣候變遷運動,台灣能做些什麼?
要讓燃煤穩定減少、再生能源持續發展,需要更全面、長遠的規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提出三項綠能減煤訴求,希望能夠成為未來台灣降低碳排、減少污染的主軸。
台電當「綠電大盤商」,對再生能源市場是福是禍?
經濟部打算促成台電綠電平台,屆時「用電大戶」都會被要求購買或設置「一定比例」的綠電,規劃中台電也會成為這個交易平台的一份子,但這種將躉購或將已生產的綠電再售出方式,針對綠能發展有幫助嗎?
2019/08/27 | TNL特稿
發展離岸風電並非新鮮事,3年前我們曾有機會製造「台灣牌」風機
台灣的離岸風電政策從2007年至今,在亞洲達成不少創舉,也繳過不少學費,目前雖已提出了比日韓還要明確的發展目標,但仍須在技術、產能、人才三面向上持續精進,才能避免被超越。
2019/08/27 | TNL特稿
面對日韓挑戰,台灣成為「亞太離岸風電中心」的機會在「軟實力」
離岸風電在台灣的發展過程,總圍繞著「國產化」的議題,但面對日、韓、東南亞等國的虎視耽耽,台灣成為「亞洲風電出口國」的機會有多大?區域的優勢又在哪裡呢?
綠電不綠怎麼辦?除了環評,「生態檢核」也能補位
不需環評不代表工程毫無爭議,當雙方缺乏溝通機制,必衍生公民團體、住戶陳情抗議的行動,但其實沒有人會以破壞生態為樂,通常是修正資訊來的太晚。
綠能開發環評頻踩地雷,「生態檢核」如何即刻救援?
棲地不是固定的,並非避開保護區就能避免衝突,因此引入「生態檢核」的目的,就是希望廠商和政府在規劃之初就先跟地方的關係人、保育人士展開討論,看能不能先達成一個生態友善的方案。
2019/07/02 | 讀者投書
透視「非核不可」迷思(三):正視核能科技的政治性,讓能源辯論「轉大人」
任何一種根深柢固的勢力受到威脅時,多利用公關手段來維繫自己的利益,核工業也不會例外,核電勢力必須向大眾誠實說明「非核不可」的真實動機。
2019/07/01 | 綠學院
搞永續真能賺錢嗎?問問那些「影響力投資人」就知道
你可能覺得影響力投資比較接近創投,但創投背後的核心信念,就是高度風險和超額回報,因此大型私募基金反而更偏好「影響力投資」——因為這些投資項目,對他們來說更「永續」。
2019/06/25 | 讀者投書
透視「非核不可」迷思(二):核能-軍事的結構性連結,讓某些國家「死守核電」
英國官員曾直接以「核電廠能支持國內核工產業鏈」來為失敗的核能政策辯護,但宣稱「我們需要這個不佳的能源選項,好維持提供這個不佳選項的生產鏈」完全不理性,後面企圖掩蓋真實的動機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