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01 | 德國之聲

像新疆這樣把居民的家當牢籠,防疫也會很「有效」

新疆嚴密封鎖防範新冠疫情導致民怨沸騰。時評人長平認為,當局利用了多年歷練出來的鎮壓維吾爾人的快速反應機制。

2020/04/07 | 蕭家怡

如果有一日《頭條新聞》能重回TVB,你會意外嗎?

警隊的預算是百億天價、林鄭月娥可以繼續加薪時,何以港台就要削減經費,然後要求在裏面工作的人同甘共苦?就因為港台中的某些節目沒有「安分守己」、「拿了政府錢而鬧政府」?

2020/04/01 | 張宇韶

疫情處置「以鄰為壑」,中國在未來可能得「自力更生」

北京為了卸除自身責任,先宣稱病毒是由美國所傳入,更以救世主的姿態輸出中國的防疫經驗,這種以鄰為壑不負責任的作法,已為美國與西方國家對其進行經濟制裁與貿易戰,留下許多伏筆。

2020/03/20 | 張宇韶

台灣經驗、民主接軌:「台美防疫夥伴關係聯合聲明」背後的政治意義

「強國家、強社會」的治理模式更與中國的「國家鎮壓社會」形成強烈對比,也是台灣經驗成功的關鍵,讓我們雖然在WHO不得其門而入,卻用「民主」與世界接軌。

2020/03/17 | 德國之聲

中國疫情趨緩,中共如何推動「戰勝病毒」的「大外宣」與「大內宣」?

中國成功在幾個月內,把自己的形象從新冠疫情的「受害者」變成對抗新冠疫情的「老師」與「領導者」的角色,顯示中國急於保有其在國際社會中的領導者地位。

2020/03/12 | 譚蕙芸

17年來並無改變︰戴上政治口罩的傳媒

沙士和新型肺炎也是最初在內地出現,但因為訊息不公開,引致延誤導致疫情擴散,17年過去,好像沒有太大改變。

2020/03/11 | 區家麟

必讀文:倖存武漢醫生艾芬揭黨國白色巨塔

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受訪時指,看到「SARS冠狀病毒」的化驗報告,會冒一身冷汗,要告訴上級,告訴同行戒備,這種醫生的本能卻令她在醫院遭受「前所未有嚴厲的斥責」。

2020/03/06 | 張宇韶

「宏觀調控」統計數字加上造神文宣,就是中共的防疫維穩邏輯

雖然部分網民負評不斷,但相信中共「廣宣」情節的中國民眾大有人在,在打壓與大搞個人崇拜之間,習近平再度經由掌握話語權,鞏固了自身權力基礎。

2020/03/05 | 蕭家怡

轉台,比你想像中容易

無論我們承認與否,TVB這頭媒體巨獸是我們有份養成的,它的獨大是共業。然而,這不代表我們現在就無事可做。

2020/03/04 | 蒂瑪小姐咖啡館

那些誇張的武漢肺炎謠言,算是中國對台資訊戰嗎?

許多「奇怪」的留言一開始應是鎖定在中國內部轉傳的,拿到台灣來散播造成台灣人的不安,就是順便而已,騙到一個算一個。所以雖然算是資訊戰,但與其說一開始就是要針對台灣,不如說是中國內部維穩之餘才順便拿來台灣用而已。

2020/02/13 | 柳金財

從「可防可控」到「疫情劇增」,中央集權下地方治理的困境與挑戰

這場武漢肺炎彰顯出中國黨中央集權領導的衝突兩難,也印證中共以黨領政、黨政不分的治理下,地方政府採取「顧全大局」的維穩做法,反而最終陷入隱匿疫情、不作為的治理困境。

2020/02/07 | TNL 編輯

武漢肺炎「吹哨人」李文亮過世:「言論自由」成微博熱搜、網友質疑他「不得好死」

1月底受訪時,李文亮已經在呼吸與重症醫學科隔離病房接受治療,當時《財新》記者問他未來有什麼打算,他說:「康復以後我還是要上一線的,現在疫情還在擴散,不想當逃兵。」

2020/01/31 | 陳牛

陳秋實支持「武統台灣」?來看看他真正說了什麼

還是那句話,懷疑一個人,就去看他說的原話,不要聽信別人的引述。如果人人都能做到嚴謹對待每個人的言論、查證每一個說法,那麼,即使陳秋實是真共諜,又有什麼可怕?

2020/01/02 | 柳金財

中國又一次「土地改革」,地方政府仍無法跳脫「土地財政依賴症」陷阱

地方政府角色扮演兼具集買者/賣者、監管者/利益相關者於一身的「人格分裂」特性,模糊化制訂者、實施者和糾紛裁決者之間的角色分際,雖代表國家行使代理角色,但事實上卻擁有絕對的土地控制操縱權,土地徵收法律反而成為地方政府創收的「制度保障」。

2019/11/27 | 柳金財

中國地方政府違法徵收土地,間接促成中共「維穩」經費節節高升

當公眾發現各種正式途徑皆無法阻止地方政府侵權,開始傾向「聚眾鬧事」提升對抗程度,不斷以上訪、越級上訪、集體上訪或暴力抗爭等行為衝擊社會秩序,地方政府只能在鎮壓和妥協中做出選擇,兩者都要付出巨大經濟和政治成本。

2019/11/22 | 高教公民

越止越暴、越制越亂的維穩鬧劇

換不換人、換誰不換誰,根本並非重點,真正需要撤換的是整套維穩體制,以及建基於全面操控的威權政治思維。

2019/09/26 | 羊正鈺

十一大慶前的北京,如何啟動「戰時機制」?

中國的國慶活動一般有「五年一小慶,十年一大慶,逢大慶舉行閲兵」的傳統。為了確保活動順利進行,當局已在過去數周加強安保和維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