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12 | 區家麟
獨裁國家遊記:網禁二三事
多年前,回到偉大祖國懷抱時上網,卻發現電腦上「我的最愛」所有網站全部被封,會痛心,會憤怒,會咒罵,會講粗口,認為國家不應虛怯如此。
當互聯網都被中共把持,中國的「官方事實平台」能闢什麼謠?
很多人對這個消滅網絡流言的平台持懷疑態度,因為已經有很多個制壓謠言的平台在運作。此外,多數中國網路使用者已經避免在網路上留下批判性言論,和分享政治敏感的資訊。
2019/05/07 | TIME
國家級網絡審查的最新形態︰俄羅斯擬設立「主權網絡」
若干新興經濟體將密切關注俄羅斯的進一步測試。如果俄羅斯真的成功阻斷了域外網絡,這些政府或將群起效尤。但俄羅斯當局對於此事件最大的誤解就是:俄國人民會乖乖接受一套即將與中國一樣受限制的網絡。
2018/12/01 | Kayue
曾參與「蜻蜓計劃」前工程師爆料 指Google高層遏制內部反對聲音
Google早前被指正進行「蜻蜓計劃」,開發符合中國政府網絡審查要求的搜尋服務。近日有參與計劃的前員工表示,領導「蜻蜓」的高層有意打壓內部反對聲音,減少計劃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