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8 | Project Syndicate
非洲政府扼殺科技創業,連當部落客都要繳高額「許可費」
大多數當前受到重創的非洲科技創業企業,都是為了提供傳統機構和政府未能供應的基本服務,從銀行到醫療保健再到最後一英里物流。而這些盲目監管的衝動則會讓消費者再次陷入孤立境地。
人民對政府大撒幣無感,普亭喊話「孩子越多、減稅越多」
2018年3月總統大選時,有75%的俄國國民認為國家在正確的政策方向運行,但一年後的2019年1月卻只剩下49%。這時俄羅斯人在乎的是,究竟國家能為他們做些什麼?俄羅斯人常私下抱怨政府說的多,做的少。
2019/03/10 | 精選書摘
《名聲賽局》:讓聯航股價大跌的一首歌──〈聯航會砸爛吉他〉
人在網路上會比在現實生活中來得更刻薄惡毒,尤其當他們能夠匿名發表言論時更是如此。令人難過的是,現代人常常特別針對女性──尤其是聰明、敢於發言的女性──肆無忌憚地羞辱。
2019/02/27 | TIME
掌握孩子在網路上的一舉一動,可能不是件好事
有許多大型研究顯示這代青少年可能是有史以來最乖的一代,那為什麼我們還是擔心這麼多?
2019/02/16 | 李修慧
攝影、妝髮不重要?500名電影大咖抗議後,奧斯卡決定不在廣告時段頒獎
ABC廣播公司,將奧斯卡頒獎典禮收視率下滑的原因之一,歸咎於近4小時的冗長頒獎流程。為此,美國影藝學院打算把頒獎典禮電視轉播縮短至3小時,為了縮短時間,將在電視轉播的廣告時間頒發某些獎項。
2019/02/08 | TIME
人們為什麼在網路上做出各種糟糕、醜陋的勾當?
人類總是仰賴著工具來擴展自己的能力......日復一日,我們所使用的工具開始反撲,而社交科技帶給人類的已不純粹是助益──它們鼓勵我們用同樣的方式來看待他人,即將其當作達到更高的社會地會、更好的工作或是衡量自我價值的手段。
與唐鳳有約:只要願意分享台灣價值,人人都是公眾外交官
「其實就是一個想像的共同體。因為台灣不是只有住在台灣的人可以想像什麼是台灣,你也可以邀請世界上的人一起來想像什麼是台灣。」
2019/01/28 | 林宜敬
華為的手機安全嗎?駭客可能怎麼竊取你手上的資料?
一旦出現了內賊,而且這個內賊是從你的手機或電腦往外去取得網際網路上的資料,那就像是法國反抗軍在偷聽倫敦電台的廣播一樣,是很難防止的。
2019/01/23 | TIME
2019全球十大政治風險:放心,世界不會一夕間天崩地裂
英國脫歐是2019年的巨大風險,因為一切會安然無事與一切會一敗塗地的可能性一樣大,而現階段我們真的無法預料事態會朝哪一個方向發展。英國人甚至無法好好地預測政治風險。
2019/01/13 | 精選書摘
米榭塞荷《拇指姑娘》:翻轉「無能推定」、禮讚「第三種載體」
個人資料如今已成為某種財富的來源,拇指姑娘──個體、顧客、公民──是否會冷眼看待國家、銀行、百貨公司⋯⋯將她的個人資料據為己有?這是一個政治、道德、法律問題,其解方將改變我們的歷史、文化前景。或許會因為第五權(「資料權」)的到來,而導致社會政治權力分配的重組。
2018/12/03 | 讀者投書
民生議題大於統獨意識,是這次九合一大選的特別之處
從盧秀燕主打空污議題到韓國瑜的又老又窮,這次選戰的議題明顯以民生議題為主軸,如同網路的應用,這種策略過去不是沒有見過,但將民生議題當作主軸還獲得大勝就非比尋常了。
2018/11/26 | 黑潮之聲
網路人權是誰的人權?網路主權是誰的主權?
網際網路推動了「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現象,讓民眾無論所處都能享受知識廣泛傳播的好處,同時在加速各國連結與交流下形成了另一種利益衝突與競爭。
2018/11/08 | FORTUNE
在決定進軍區塊鏈之前,企業應該聽取這幾個忠告
企業應該對正在發生的事情有所認知,但不應只為了成為先驅而貿然動作,使用了一些欠缺考慮的區塊鏈噱頭。這個行業才剛起步,還有很多問題尚待解決。
2018/11/05 | 書生百用
當深受歡迎的哲學家也選擇離開,還要在社交媒體作公共討論嗎?
社交媒體並非沒有良好的公共討論,只是比例上絕無僅有,原因很簡單︰個人難以抵禦龐大的結構問題,即使有些人自以為能夠擺脫其中的弊病,但實情多數已不自覺陷入某種不良的後果之中。所以,我選擇放棄。
數據分析PTT帳號:真的有「網軍」在打選戰嗎?
網軍上線時間應會比一般人還要長、反應也更快。然而,從外部來看,我們並沒有辦法廣泛了解每個PTT用戶的上線與下線時間,因此我們從另一個線索:「文章反應時間」來進行探討。
2018/09/28 | Abby Huang
為了「一起」抵禦中國,政府遊說臉書在台建立亞洲第2個數據中心
作為小島,台灣未來恐面臨水電的短缺,並不是理想的數據中心地點。不過台灣可能因其戰略位置、合理的商業法規以及與美國的友好關係,對美國企業具吸引力。
2018/09/25 | 余海峯 David
悼高錕教授
高教授的光纖縱能被取代,他的學者風範定能萬世流芳。
中國公共領域的生與死:進化的獨裁者已馴化了資訊科技
儘管政權大力扶植了「網路評論員」,但是佔據網路發言核心位置的仍是屬於自由派的人士。中國公共領域的前途仍是未明朗化,儘管有來自於政權由上而下的打壓,但是仍沒有完全喪失其積極的能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