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18/02/25 | TNL 編輯

iCloud「加密鑰匙」一併移轉,進軍中國市場 Apple做出多少「讓步」?

今(2018)年2月底起,蘋果將把中國iCloud帳戶的轉交給中國數據公司,一併將iiCloud的「加密鑰匙圈」儲存在中國後,中國當局不再需要透過美國法院尋求iCloud用戶資料。

2018/01/06 | Louis Lo

【圖輯】網路,是古巴人「見到」家人的唯一機會

網路是古巴人主要用來保持與外國親友聯繫的管道,但古巴上網費很驚人,雖然價格已經下降,每小時還是要1.50美元,對月均收入只有30美元的古巴人來說非常昂貴。

2018/01/06 | Louis Lo

【圖輯】我們習以為常的網路,卻是古巴人「見到」家人的唯一機會

網路是古巴人主要用來保持與外國親友聯繫的管道,但古巴上網費很驚人,雖然價格已經下降,每小時還是要1.50美元,對月均收入只有30美元的古巴人來說非常昂貴。

2017/11/08 | Louis Lo

出訪網路被全面監控的中國,特朗普能用Twitter嗎?

特朗普訪中期間運用美方加密網路連線,發表推文應該不成問題。但一般民眾在中國光是將手機開機就有安全風險,因為中國網路據信完全遭到國家安全機構掌控。

2017/11/08 | Louis Lo

出訪網路被全面監控的中國,川普還能發Twitter嗎?

川普訪中期間運用美方加密網路連線,發表推文應該不成問題。但一般民眾在中國光是將手機開機就有安全風險,因為中國網路據信完全遭到國家安全機構掌控。

2017/09/05 | 財團法人商業發展研究院

AI、機器人、虛擬實境:政府帶頭,新加坡正邁入「智慧之國」

新加坡政府更預計在未來5年推動兩大發展計畫,投資1.5億新加坡幣(約1.1億美元)發展人工智慧(AI)及資料科學,誓言成為亞洲人工智慧先驅

2017/08/07 | BabyHome

孩子為何沉迷當直播主、YouTuber?家長必知四大背後原因

值得家長注意的是,YouTube申請帳號的最低年齡限制,美國為13歲、南韓14歲、荷蘭16歲,所有其他國家、地區皆定為13歲,因此若孩子未滿上述年齡而擁有帳號,可能是填假資料,或以其他方式取得帳號認證。

2017/07/27 | Kayue

少年通知購車票漏洞反被捕 布達佩斯運輸中心FB負評暴增

管理布達佩斯公共交通的BKK近日受到猛烈抨擊,Facebook專頁收到超過4萬個最低的一星評分,一切源於其網上購票系統的漏洞。

2017/07/17 | Louis Lo

日本防衛省擴編「網路防衛隊」 受威脅可協助「摧毀敵國軍事系統」

有觀點指出,自衛隊進行摧毀敵國軍事系統等網路攻擊有可能違背「專守防衛」的理念,以及憲法規定的不得侵犯通信秘密,政府內對可否攻擊的見解尚無定論。

2017/07/17 | Louis Lo

受威脅可協助「摧毀敵國軍事系統」,日本防衛省擴編「網路防衛隊」

有觀點指出,自衛隊進行摧毀敵國軍事系統等網路攻擊有可能違背「專守防衛」的理念,以及憲法規定的不得侵犯通信秘密,政府內對可否攻擊的見解尚無定論。

2017/05/10 | Eric Fan 范健文

假網址問題可大可小,登記域名要小心

域名比你的名字、公司商業登記證、實體地址更重要,預先登記域名的其他變化,避免出現資訊安全事故及公關災難吧!

2017/05/04 | Louis Lo

Google Docs暗藏惡意程式 點選連結恐與駭客「分享」個人資料

這種不同於以往的釣魚手法,是讓已登入帳號的用戶點入Google文件中的惡意程式,讓駭客無需取得密碼,就可控制受騙用戶的帳號。

2017/05/04 | Louis Lo

Google文件暗藏惡意程式,點選連結恐與駭客「分享」個資

這種不同於以往的釣魚手法,是讓已登入帳號的用戶點入Google文件中的惡意程式,讓駭客無需取得密碼,就可控制受騙用戶的帳號。

2017/03/30 | TNL香港編輯

川普將簽署法案,網路供應商可未經同意就出售用戶「瀏覽紀錄」

美國總統川普準備簽署法案,廢除歐巴馬時代定下的規則,並允許網絡供應商追蹤用戶在網上的舉動,更可出售這些數據。

2016/12/31 | 周雪君

俄羅斯網路駭客軍團是如何煉成的

過去數年,俄羅斯軍方大開招聘之門,在當地社交平台刊登廣告,招聘電腦專才,連網路罪犯也成為招攬對象,只因為網路安全已經是國防戰爭中的重要一環。

2016/06/08 | 吳象元

網路安全第一! 2017年新加坡公務員電腦將無法上網

對於施行此政策,許多新加坡人感到十分驚訝,並認為此舉違背星國長期提倡要成為智能技術之國的目標,有人則認為此措施能適用於教師,因為他們並未要處理敏感信息。

2016/06/08 | 吳象元

網路安全第一! 2017年新加坡公務員電腦將無法上網

對於施行此政策,許多新加坡人感到十分驚訝,並認為此舉違背星國長期提倡要成為智能技術之國的目標,有人則認為此措施能適用於教師,因為他們並未要處理敏感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