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07 | 精選書摘
《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7》:為何網路上會有這麼多的「仇恨言論」?
「hate speech」是英文詞彙,意即「仇恨言論」。它們往往是針對不同膚色、不同信仰、不同出身或不同性取向的人而來。人們往往會使用文字、照片或符號來貶抑這些人。
2019/11/01 | Lo's Psychology
只有死了,世人才開始緬懷她——雪莉的凋零
Amazon創始人Jeff Bezos曾說過:「我們的選擇會塑造我們的人生,而善良就是一種選擇。」在電腦熒幕後,在網路世界上的我們該如何選擇?
2019/09/26 | 精選書摘
《APP世代在想什麼》:為什麼網路霸凌造成的心理創傷,比傳統霸凌要大得多?
網路霸凌有種「梟首示眾」效應,不只在大眾面前傷害對方名譽,更加上精神虐待,刺激當事者自覺羞恥、自責、被大家拋棄的負面心理。痛苦隨著受害者每次上網,像雪球愈滾愈大。
2019/09/22 | TIME
「社群媒體」對青少年男女的生活造成哪些影響?
「要給年輕人的一則重要訊息是:獲得充足睡眠、不要與現實生活中的朋友們失去聯繫、還有運動對於心理和身體健康非常重要。如果你奉行這些生活方式來照顧自己,就不必擔心社群媒體造成的負面影響。」
2019/07/30 | TIME
Instagram與網路霸凌的戰爭:「言論自由」的界線究竟在哪裡?
Instagram並沒有發明霸凌。只要是人類聚集的網路空間,就會有人被霸凌。
2019/01/31 | 讀者投書
理科太太的快速竄紅,與瞄準她的隆隆砲火
儘管用弱勢的家庭暴力受害者,與擁有眾多粉絲護航的理科太太做比較,多少有些不倫不類,但筆者想強調的是:「無論受害者是強勢還是弱勢,他們都成了加害者洩憤的對象,只是言語暴力或肢體暴力的區別而已」。
2018/10/10 | 李秉芳
美國59%青少年曾通報線上霸凌,Instagram用AI找出可能事件
過半數美國青少年說自己曾淪為線上騷擾或霸凌的受害者,其中最常見的是留言侮辱。研究顯示,59%的美國青少年曾通報線上霸凌,63%的人說,在他們這個年齡層,這是個嚴重問題。
用鍵盤摧毀一條人命:「網路霸凌」現象與防制策略建構
和傳統的霸凌相比,網路霸凌不受地域限制,並可延伸至生活圈之外的場域。台灣是否也能做到歐美國家行之有年的霸凌防範工作?我們還需要哪些配套?
2018/08/28 | 熊仁謙
在網路上被人謾罵,不代表大部分的人真正「討厭你」
這篇文章的目的是希望傳達出這樣的訊息:大部分的人沒有「真正討厭你」,你不過是變成了祭品;畢竟在沒有真正認識一個人之前,是不可能被「真正討厭的」;這裏我又想到印度哲學中的一個重要概念:人要如何認識自己。  
用大數據分析潛藏的情緒:人工智慧可以幫助被霸凌的人嗎?
情緒,是許多疾病和社會問題的表徵。若能及早偵測到這些情緒,就有機會及時避免憾事發生,而這個任務可透過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協助。
2018/01/13 | TIME
大部分美國人喜歡第一夫人,也許因為她話不多
站在錯誤典範旁邊,梅拉尼婭遂成了一個正確選擇,這可能也是為什麼她很少牽特朗普的手。
2018/01/13 | TIME
大部分美國人喜歡梅蘭妮亞,也許因為她話不多
站在錯誤典範旁邊,梅蘭妮亞遂成了一個正確選擇,這可能也是為什麼她很少牽川普的手。
2017/10/02 | 謝東霖
【插畫】辱罵護理師?祝你永保安康
網友陳睿明拍影片昨上傳YouTube、臉書,批評護士或護理師「鬧夠了吧,你們這些該死的臭婊子」,最後還做動作邊問道,「手天使是你們的工作範圍嗎?」引發網友砲轟。
2017/09/24 | 運動視界
我的成功,我選擇:從Kevin Durant看新NBA世代的三大現象
這個時代或許不再如二十年前一樣,靠力量取勝了,但球員的技巧和多元性都在提升當中。因此,說現在的球員軟弱,我是不認同的。他們依然用他們的方式在追逐夢想,我們都不該隨意否定任何人的努力耕耘。
2017/07/25 | TIME
特朗普統治下,美國人成了網路霸凌者
即使看起來是普遍級的內容,我們都必須記住自己的網路行為可能對現實世界有嚴重的影響。
2017/07/24 | TIME
在「酸王」川普統治下,我們都是網路霸凌者
即使看起來是普遍級的內容,我們都必須記住自己的網路行為可能對現實世界有嚴重的影響。
公眾人物也有私領域︰不要讓言論自由,變成網路霸凌和干涉他人自由的藉口
溝通的基礎,是建立在雙方都有意願,而非單方向的強迫接收,當批評刪除個人臉書留言和封鎖就是一言堂時,等於也否決了個人擁有在私領域中,選擇接受觀點的獨立自主性。
從陳沂事件說起:不要讓言論自由,變成網路霸凌和干涉他人自由的藉口
溝通的基礎,是建立在雙方都有意願,而非單方向的強迫接收,當批評刪除個人臉書留言和封鎖就是一言堂時,等於也否決了個人擁有在私領域中,選擇接受觀點的獨立自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