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28 | 傅紀鋼
《黑金企業》:拍得很好看但藝術性不太高的文學改編電影
文學改編電影時,電影敘事與原先的文學文本通常有相當大的差異。即便編劇與導演是同一人,甚至是作家身兼編劇與導演,也無法改變這個困境。以下就用《黑金企業》當例子,來說明文學改編電影的特性。
百萬訂閱後的聖結石:網紅不是藝人,只是比較紅的「幕後人員」
一年前的聖結石,堅持的是「每日發片」,讓他的YouTube在最短時間內破百萬人訂閱。一年後的聖結石,堅持的又是什麼?
2018/04/06 | 王陽翎
史匹柏之野望:《一級玩家》突破《黑鏡》的科技悲情
引來好評如潮的電影《 一級玩家》,除了令人緬懷、重溫那些經典的遊戲與電影角色,在科技的世界觀方面,作者嘗試分享一些點滴。
2018/01/20 | 精選書摘
五個關於電視影集的迷思(上):電視等於小型電影?
當你思考適合巨型影廳娛樂的素材,以及什麼適合家庭號電視或個人電腦螢幕的素材,與兩者之間差異時,你甚至可以進一步想,什麼樣的故事或拍攝手法,能在一個只有手機大小的螢幕上獲得成功? 
2018/01/20 | 精選書摘
五個關於電視影集的迷思(下):電視是給十二歲小朋友看的?
當你寫下初稿的時候,不要自我審查。保持真誠,讓你的角色一言一行都與真人無異。如果某句話或某個畫面得要修改,你可以之後再修,但盡量讓你的作品能夠傳達人們最真實的樣子,因為這才是劇力萬鈞的來源。
2017/11/11 | 精選書摘
《故事的秘密》:拆解好萊塢三幕式劇本的結構,與「轉折點」的設計
寫劇本前,一定要把故事的發展和大綱先想好,初學者不要太過自信能夠邊寫邊發展,想到哪兒寫到哪⋯⋯,在做故事練習時,我甚至會要求同學練習,把開場和結尾先設計出來,然後再創造故事的進行和結構的安排。
2017/09/13 | TNL特稿
【編劇解密】金馬獎編劇張家魯的類型電影論
作者電影可能可以用三場戲去描寫一種感覺或角色,但類型片可能必須一場戲就要疊加三、四重功能,其中包括第一層有感官刺激(如飛車)、第二層有戲劇情節目的、第三層要鋪墊人物感情、第四層可能要加點小幽默。張家魯總結道:「在一場戲裡面要完成這些目的,又要做好又不能違合,這東西真的不容易。」
2017/08/22 | 精選書摘
跟詐騙集團學暗黑交涉術:聰明詐騙犯都在使用的「邏輯樹思考」
詐騙犯會先備妥各種劇本,根據套話得到的資訊,考慮行騙的手法。詐騙集團就算「騙錢失敗」也不輕易放棄,反而會修正路線,想出新的劇情(假設)。
2017/04/26 | 精選書摘
御用編劇談細田守的創作世界:導演的作品只有動畫才能完美呈現
我認為細田守導演的目標就是創作出大眾而且經典的作品,讓大人小孩,無論哪個年齡層都能樂在其中。每回都要持續走原創而且經典的路線的確是困難重重,但從《跳躍吧!時空少女》之後,導演始終秉持這個態度。
2017/04/11 | Abby Huang
懸疑情節真實上演!《目擊者》導演編劇互槓,臉書開戰護版權
廣受好評的國片《目擊者》近日卻傳出編劇和導演的版權糾紛,編劇陳玉珊在臉書上發文,指控導演程偉豪強佔劇本版權,也未支付相關費用,在網路上引發熱議。
女性角色的「F級」規則:你喜歡的電影能通過「貝克德爾測試」嗎?
沒想到,作者原本的女權笑言,往後被奉為經典,被稱之為「貝克德爾測驗」(Bechdel test),用來展示女性是如何在主流電影中受到歧視,有人稱它是「女權主義評論家評判電視、電影、書籍和其它媒體的標準」。
《步步驚心:麗》複製貼上錯了嗎?野心過大的編劇才是罪人
不少親朋好友都說看了《步步驚心:麗》覺得崩潰,其實我內心只有「幹嘛大驚小怪」的無數白眼。我想,錯不在複製貼上,而是在編劇一心想講一個不同的故事,到中間才恍然大悟原來「驚心」並不好寫,最後整劇草草收場。
2016/09/22 | 新公民議會
《屍速列車》引發了社會對台灣電影的省思,卻也暴露出我們對南韓影視產業的無知
《屍速列車》的成功引發了台灣社會對電影產業的反省與討論,但也暴露出來台灣社會對南韓影視產業的無知。
徐皓峰《師父》:新武俠的突變與傳統武俠的告別
師父犧牲徒弟換來揚名,而徒弟犧牲生命換來師父的初心,而初心換來身敗名裂遠走他鄉,到底誰又教了誰什麼?誰又是誰的師父?這是徐皓峰留下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