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

編輯,是一種工作及職業,指為各種媒體(以出版物為主)在出版前進行的後期製作,包括文字、圖像、錄音、錄像、多媒體生成處理,和製作審核、校對的一項工序。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5/05 | TNL 編輯

台漫重要推手《CCC創作集》辭職風波未停,文策院新院長李明哲接燙手山芋

文策院院長一職懸宕近半年,5月4日召開臨時董事會議,由原KKBOX副董事長李明哲出任文策院院長,將於6月1日到任。

2021/03/21 | 逗點文創結社 comma BOOKS

【專訪】《編輯》王離(下):編輯職災與憤青經歷,曾讓我認定文學無用

王離說,《編輯》是這些年來,跟各種人打交道,不管是編輯工作或文友圈,還有眼見名人、政客的轉變,都讓我對人類世界有了截然不同的想法。

2021/03/20 | 逗點文創結社 comma BOOKS

【專訪】《編輯》王離(上):寫詩這件事呢,從很蠢的地方開始

王離眨眨眼,聲調略揚講道:「畢業留言冊上面也有一些分行像是詩的句子,我也覺得自己能寫,而且讀了徐志摩的詩集,覺得滿喜歡。好像創作都是從這些微不足道、稀鬆平常,甚至可以說是有點蠢的小地方開始啟動的。」

2021/03/07 | 《卓越新聞電子報》

【講座】許伯崧X胡采蘋:網路聲量、帶風向,這是個「政治局外人」的時代

要想在媒體上創造出震撼的議題,就得先做好「議題設定」,把所有的通路都佔住,不停的發消息,因此當代的編輯似乎也沒辦法用「編輯」這個名稱,去框定他在做的事情。

2020/12/09 | 精選轉載

《週刊編集》總編輯X《VERSE》設計總監:編輯與設計思維交鋒,如何創造讀者的特殊體驗?

一件圖文作品的誕生,不只要權衡成本與讀者偏好,也必須調和編輯與平面設計師兩者之間,截然不同的思維。

2020/11/15 | 精選書摘

《我的編輯是第一夫人賈桂琳》推薦序:叫賈姬借過,要華麗上台是老娘

賈姬在小說裡自然是個大活人,可同時是象徵,是符號,是隱喻,是故事地圖,也是情節的推動引擎。他同時存在面具和面具下,甚至是那雙忙活的手,最賈姬,卻不那麼賈姬。全都是,又無甚相關。

2020/09/27 | 50+(Fifty Plus)

中年轉行的園藝治療師黃盛璘:植物必須和土地在一起,人也是

在培訓園藝治療師的時候,黃盛璘也會提醒,不要一下子就想要站在幫助人的位置,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喜歡植物、熟悉植物。「喜歡了,才會想要照顧,也才能把這樣的心情帶給別人。我常常覺得,真正給予療癒力量的其實是植物本身,我只是那個搭起橋樑的人,把植物送到需要的人身邊。」

2020/07/28 | 精選轉載

專訪字型設計師葉忠宜:字體代表著時代精神,是一門不能馬虎的藝術

字體正代表著時代精神,因為文字的筆畫和骨骼,會因應時代文化或地域特性而有所轉變。

2020/05/08 | 精選轉載

【插畫】我作者版稅才拿10%,出版社拿90%不會太多嗎?

「作者版稅只拿10%,剩下的都給出版社。」乍聽之下好像沒錯,但大家知道那所謂的90%到哪裡去了呢?我保證絕對不是全都到編輯口袋去了,一起來看看吧。

2020/04/19 | 《卓越新聞電子報》

從傳真機到智慧型手機,科技進步了但媒體品質有變好嗎?

按理說,技術進步本應也提升改良了品質,然而事實殘酷地告訴我們,現代媒體與「忠於事實本身的專業品質和倫理」的距離不但沒有改善,還日益惡化!

2020/03/11 | 精選書摘

《為單字安排座位的人》:聽到我在編字典,人們通常會先問「這是正職嗎?」

「我在編字典」這句話實在太突兀了,他們通常會先問我:這是正職嗎?連不喜歡文字的人都認為,整天坐在辦公室閱讀和思考單詞的意思,真是一份不錯的工作。

2020/03/11 | 精選書摘

《為單字安排座位的人》:被讀者瘋狂投訴的「nude」到底是什麼顏色?

我們經常得告訴這些讀者,編字典跟電視真人秀不一樣:不能聯繫我們去投票決定該增添或刪除哪些英語詞彙。

2019/11/05 | 精選書摘

《編輯這種病》: 假如作家內心存在著傷口, 我就朝那裡開刀

以我的做法,假如他們內心存在著傷口,我就朝那裡開刀,即使他們百般痛苦,仍會要求他們寫出來。做到這個程度,作家們才有機會將自己最真實的內在生命呈現在世人面前。

2019/09/08 | 精選轉載

【插畫】編輯二三事:截稿週惡夢

遇到愛拖稿的作者,要文稿好像成為一個鬥智的過程,一時被忽悠過去就可能落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2019/09/08 | 精選轉載

【插畫】「我禮拜一會處理」的實際含義

遇到愛拖稿的作者,要文稿好像成為一個鬥智的過程,一時被忽悠過去就可能落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2019/09/08 | 《卓越新聞電子報》

「謊言無法贏過真相,真實不會沉默」:南韓如何走出「垃圾記者」的深淵

2014年4月16號,世越號慘案發生後,當時被批評消極進行救援工作的朴槿惠政府並沒有虛心接受批評,反而選擇扭曲消息並且隱瞞真相,因為沒有報導出真相,使得記者們被稱爲由記者和垃圾合成詞的「기레기(垃圾記者,或記者是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