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停在九十年代的香港
我們都把未來放在「我們回不了的九十年代」,就像一個人不斷以舊伴侶的標準來理解日後所有的伴侶,當中只有單純的重複,或者更差。對於這個人而言,沒有任何新的東西創造出來,亦看不到任何希望。
2017/12/02 | TIME
為什麼「緬懷與祈禱」可能成為言語的雙面刃?
哈格拉夫斯說:「『緬懷與祈禱』根本一點屁用也沒有。」重複使用相同的字句只會讓人覺得大規模槍擊案變得越來越尋常,而且不值得持續深入的關注,後續也就不會採取更積極的立法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