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8/26 | 精選書摘

《OTPR敏捷工作法》:老闆說要做的我都做到啦,為什麼說我績效不好?

要擺脫這種低價值循環除了靠老闆之外,其實還有其他方法,我們得透過自我回顧與復盤,並讓自己針對現況盡快採取行動才行。

2020/08/26 | 精選書摘

《OTPR敏捷工作法》:用「數據」客觀看待自己每週的行程,別讓感覺欺騙了你

OTPR工作法將運用每週的行事曆做為優化標的,當我們能將每一週活得更有價值,且一週一週的進步,時間拉長來看我們一定會愈來愈好。

2020/08/18 | 精選書摘

《火箭模式》:面對團隊衝突應該進行管理,但目標不是盡可能減少衝突

最好的團隊了解衝突的管理和衝突的降低是不同的。有成效的團隊領導者都知道,衝突太少、大家把問題藏在檯面下的團隊,只會出現表面的和諧和團體的迷思。但是如果衝突過多,就會導致混亂與卑劣的紛爭。

2020/08/10 | 半路出家軟體工程師在矽谷

美國科技公司如何績效考評:誰來評、怎麼評,都可能影響你的獎金與升職

我在每間公司都經歷至少兩次的績效考評,今天就從我的經驗及我看到身旁朋友的經驗,來聊聊美國科技公司大概怎麼做績效考評的。 

2020/04/07 | AI法律評論網

以管理之名蒐集員工隱私:AI用於職場管理可能有哪些法律爭議?

近年來關於職場監控和人工智慧預測分析員工行為日漸普遍,已到了主管機關不能忽視的程度。雇主基於管理理由而全面蒐集分析員工的隱私資訊,其中包括許多與職場管理無關事項,是否法律仍袖手旁觀?

2020/02/03 | 方格子vocus

把人當機器管理、不在乎員工感受,亞馬遜「血汗文化」從何而來?

世界上只有對亞馬遜抱怨的員工,沒有對亞馬遜抱怨的消費者。我憎惡這家公司近乎沒有人性的管理文化,可是身為消費者,亞馬遜的確有不可抗拒的魅力,這種魅力已經大到足以讓社會大眾願意忽視他們對員工的不人道。

2018/10/08 | 精選書摘

造就Netflix成功的獨特用人心法:「好工作」不是指福利好

我很不喜歡「A咖」(A player)這詞兒,它隱含有一種分級制,決定誰最適合某個職務,但甲公司的A咖到了乙公司可能只是個B咖,反之亦然,因為人才招募與任用沒有一個通用的公式。

2018/10/07 | 精選書摘

造就Netflix成功的獨特用人心法:「好工作」不是指福利好

我很不喜歡「A咖」(A player)這詞兒,它隱含有一種分級制,決定誰最適合某個職務,但甲公司的A咖到了乙公司可能只是個B咖,反之亦然,因為人才招募與任用沒有一個通用的公式。

2018/08/04 | 讀者投書

「查緝犯罪愈多治安愈好」的扭曲績效制度,應該如何改變?

台灣警政的績效制度一直有問題,有些指標會使警察吃案,另一些可能造成罪犯越多治安越好的弔詭情況,若不改革,不只徒增基層警員的疲乏,最終更會使我們搞不清楚毒品犯罪的現況如何。

2017/12/27 | 精選書摘

卡爾馬克思和亞當斯密,誰對於「生產力」的觀點比較正確?

主管常犯的錯誤是,將不可數層面視為可數。事實上,將勞力分割成簡單可數的大小,往往會錯失動機的核心。試想,員工的表現是不是常常由寫出多少報告計算,而不是報告內容的品質呢?

2017/12/25 | 精選書摘

「績效上癮」的企業文化:受多巴胺驅動的獎勵制度,只會創造自私心態

獎勵制度的設計不僅允許對多巴胺上癮,甚至還培養並鼓勵這種現象。就跟所有上癮的東西會出現的後果,我們的判斷變得混沌不清,我們變得不那麼關心別人,自私心態生根。

2017/07/21 | Jack Huang

績效導向的「新南向」:能否在表面功夫外更注重實質成果?

政府應更審慎選擇,並貫徹執行有價值的政策,而非凡掛名「新南向」,便不分青紅皂白要求做出績效。

2017/03/20 | 左岸沉思

台灣哪有變成什麼「警察國家」,純粹只是警界高層無知、基層無奈、民眾無感罷了

事實上,臨檢盤查這件事情應該是「極不得已」時施行的手段,警方在現場確實覺得有「非常高的犯罪嫌疑」時,才應該發動權力,自然會將人民受到侵害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2016/11/01 | 讀者投書

歐美的「彈性工作」哲學:工作是一份禮物,不是一味犧牲

FWA在歐美發展多年,是以讓人有工作及人生的平衡為目標的工作型態:以個人需求為出發點的各種衍生選項。隨著時代進步,我們應該都試著接受一個人的職涯各段中有著不同的工作型態。

2016/11/01 | 讀者投書

歐美的「彈性工作」哲學:工作是一份禮物,不是一味犧牲

FWA在歐美發展多年,是以讓人有工作及人生的平衡為目標的工作型態:以個人需求為出發點的各種衍生選項。隨著時代進步,我們應該都試著接受一個人的職涯各段中有著不同的工作型態。

2016/09/20 | 讀者投書

台灣警察為何厭世?不理性的績效和勤務,讓我們逐漸失去「從警的熱情」

如果我們不去注重這些病根,一味的認為「治安就是警察的工作」,那警察就永遠有無限的工作要做,而且是用做土法煉鋼的方法去做。

2016/08/26 | TNL特稿

嫌犯在前,追還是不追?──談警察執法的灰色地帶

追車的後果就是結果論,成王者就是追到後從他身上起出個幾包海洛英,一把槍,分局立刻風光辦理記者會,但當初是因為沒戴安全帽跟闖紅燈攔查?是在什麼情況下打開車廂跟包包讓警察檢查呢?這是個說不出口也一直於破案背後不被關心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