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張大春 X 莫言:繁體字是正體字,還是另一種簡體字?
這本《見字如來》雖為解字之文,但讀起來卻又有些小說的快感。問起解字與寫小說的界限與不同,張大春卻談起了相同之處。寫小說的時候,他會讓自己的想像力張揚一點,寫散文的時候,有時也不免想把小說的筆法融進來,但是,關於文字這個事情,不能創造它的來歷。兩者是有相似性的。
2018/10/13 | 精選書摘
從甲骨文學漢字,就像從山裡的小溪順著往下找到大河
他們問的方法很特殊——先在烏龜肚皮上的那塊甲殼或其他野獸的骨頭上鑽小孔,再把一小塊燒紅的炭或金屬放在那小洞上,甲骨被烤焦而且膨脹造成裂紋,那些巫師則根據裂紋的樣子解說老天爺給的答案,再把答案刻在裂紋的旁邊。
2018/10/12 | 精選書摘
《漢字有意思!2》:從甲骨文學漢字,就像從山裡的小溪順著往下找到大河
他們問的方法很特殊——先在烏龜肚皮上的那塊甲殼或其他野獸的骨頭上鑽小孔,再把一小塊燒紅的炭或金屬放在那小洞上,甲骨被烤焦而且膨脹造成裂紋,那些巫師則根據裂紋的樣子解說老天爺給的答案,再把答案刻在裂紋的旁邊。這些由西元前一千多年留存到今天的甲骨文上的文字,可以說是中國最早的文字。
2018/06/12 | 陳娉婷
耀中國際學校:繁簡教學並行,尊重同學成長背景
大部分國際學校棄繁取簡,耀中則推行雙軌教學、繁簡兼教。教學總監稱是實用考慮,強調沒有任何一種語言更高尚。
【專訪】聯合國的中文課首次選用台灣教材,我們還有「華語」優勢嗎?
「我可以很肯定地說,十到二十年後,聯合國的下任、下下任秘書長一定要是從我們班上畢業或是會講中文的。我們在做的事,就是在栽培聯合國未來的秘書長,以及下個世代的官員們。」
【影片】兒時的學習記憶:用泰文帶你體驗北京「繁體字」咖啡店
泰國Youtuber哲哲和波波帶著讀者一起到北京鼓樓的「繁體字咖啡館」,一間對學習中文的人來說非常有趣的咖啡館。
2017/09/23 | Abby Huang
只要6個印章,就能蓋出所有中文字——2個八年級台灣女孩用設計發揚繁體字
2個女孩說,想要透過印章,推廣繁體中文之美,而透過可以旋轉印章的設計,讓大家可以自己操作字體,蓋出來的字體也會更有溫度。
2017/09/23 | Abby Huang
6個印章,蓋出所有中文字——兩個台灣女孩用設計發揚繁體字
2個女孩說,想要透過印章,推廣繁體中文之美,而透過可以旋轉印章的設計,讓大家可以自己操作字體,蓋出來的字體也會更有溫度。
2017/08/23 | 讀者投書
文言文是台灣人的「祖產」,拋棄後台灣文化就會更「富裕」嗎?
人文學科與理工不同,沒有廣博閱讀與長期思考蓄積而來的深厚涵養是不易有成。能讀懂文言文,用文言文寫的數千年的中文古籍,都是可以直接使用的「資料庫」,CP值超高。
2017/04/02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發聲,繁體字可能會被世界完全遺忘(下)
這些現象的根本原因就是日本社會的中堅層以為「華文文字只有中國字」,所以日本人在製作外語資訊時,華文的資訊就只有「中國字」資訊而已。這種環境洗腦可能會讓今後的日本人深信台灣和香港人也喜歡看「中國字」。
2017/04/02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發聲,繁體字可能會被世界完全遺忘(上)
外交工作怠惰的結果,就是連還在使用漢字的鄰近國家的日本,也以為用簡體字服務台灣人是很貼心的行為。2020年東京要舉辦奧運,但是東京的很多地方的華文標示全部是簡體字,而且東京可能還覺得自己的服務很親切。
2017/04/02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發聲,台灣使用的文字很有可能會被世界完全遺忘(下)
這些現象的根本原因就是日本社會的中堅層以為「華文文字只有中國字」,所以日本人在製作外語資訊時,華文的資訊就只有「中國字」資訊而已。這種環境洗腦可能會讓今後的日本人深信台灣和香港人也喜歡看「中國字」。
2017/03/04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發聲,台灣使用的文字很有可能會被世界完全遺忘(上)
外交工作怠惰的結果,就是連還在使用漢字的鄰近國家的日本,也以為用簡體字服務台灣人是很貼心的行為。2020年東京要舉辦奧運,但是東京的很多地方的華文標示全部是簡體字,而且東京可能還覺得自己的服務很親切。
2017/01/12 | 羊正鈺
她是台灣人,為何卻在北京開起了「繁體字私塾」?
李雪莉幾年前開始在店內教課,不只教客人怎麼寫繁體字,週末還開起私塾。
2017/01/11 | 羊正鈺
她是台灣人,為何卻在北京開起了「繁體字私塾」?
李雪莉幾年前開始在店內教課,不只教客人怎麼寫繁體字,週末還開起私塾。
2016/12/07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作聲,日本人還覺得用簡體字服務台灣和香港遊客很貼心
很多繁體字文化圈的人自己也不太關心自己的文字文化,所以日本這個還在使用漢字的國家的民眾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繁體字」這種東西。我現在深刻體認到,一個人在面對這種荒唐的現狀時,真的非常無力。
2016/11/30 | 黑波克
如果我們不作聲,日本人還覺得用簡體字服務香港和台灣遊客很貼心
很多繁體字文化圈的人自己也不太關心自己的文字文化,所以日本這個還在使用漢字的國家的民眾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繁體字」這種東西。我現在深刻體認到,一個人在面對這種荒唐的現狀時,真的非常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