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1/07/09 | 芭樂人類學

《我長在打開的樹洞》:太魯閣族青年寫給支亞干部落滿滿愛意的情書集

因為Apyang想成為「部落人」的意念如此強烈,因為他發現社區計畫、部落文史、環境永續等各種當代專業名詞的背後,其實就只是「生活」兩個字而已。

2021/06/02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把生命織在裏面:泰雅族重新「編織」的文化復振與跨區傳承

會編織的族人逐漸突破傳統泰雅編織母傳女的gaga規範,開始在復興區及外地授徒、協助政府公部門推動開班,及親族邀請傳授編織技藝,使原住民族間的跨區學習與交流益加頻繁。

2020/03/16 | 方格子vocus

用織紋記錄美麗的泰雅故事:專訪泰雅染織技藝文化保存者尤瑪.達陸 Yuma Taru

2016年獲文化部「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榮譽,三十多年來致力傳承泰雅染織技藝與民族文化,尤瑪.達陸(Yuma Taru)是一名文化教育保存者,是一名母親,也是來自苗栗泰安鄉象鼻村的泰雅族人。

2017/09/14 | 芭樂人類學

在原住民部落,看見青年的身影

我的確看到了一些我所識與不識的原住民青年依著自己的步伐,超越小額計畫、活動的框架,透過日常生活裡的身體力行,與部落和土地產生了更深的連結。

2017/08/30 | 李修慧

【專訪】世大運獻唱的泰雅族女孩,上台前為何要先學「織布」?

泰雅族歌手Yagu Tanga說,「我覺得活在台灣很幸福,因為我們的族群很多元,每天都可以看到不同的事發生,雖然大家想法都不一樣,可是我覺得,我還滿享受這樣多元又矛盾的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