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田信長

織田信長(日語:織田 信長/おだ のぶなが Oda Nobunaga */?,1534年6月23日-1582年6月21日)是活躍於日本戰國時代至安土桃山時代的大名,於1568年至逝世前為掌握日本政治局勢的領導人,推翻了名義上管治日本逾200餘年的足利幕府,使從應仁之亂起持續百年以上的亂世步向終結。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15 | seayu

從Netflix紀錄片《武士時代:為日本而戰》第一集,看出其歷史謬誤與真相

看畢了第一集,雖然影片對於織田信長的發跡史脈絡大致正確,但仍有不少細節出現錯誤,偏離了歷史事實或最新學說。雖然這部影集有瑕疵,但對於有興趣由零開始了解日本戰國時代史,仍是一個好的方法。

2021/04/11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信長之父「織田信秀」傳奇(下):周旋在兩大強敵今川義元與齋藤道三之間

1548年的小豆坂之戰及1549年的安祥城之戰後,信秀辛苦經營的西三河戰線便被銳意西進的今川軍迅速瓦解,加上年前的稻葉山城之戰大敗,信秀在當時事實上面對東、北兩方的同時壓力。

2021/04/10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信長之父「織田信秀」傳奇(中):奪取那古野城,踏出大展拳腳的第一步

在1537年(天文7)前後,織田信秀奪取了愛知郡的那古野城。這件事件讓織田信秀正式走入歷史舞台。那古野城位於尾張中南部的愛知郡,即今天的名古屋市。

2021/04/09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信長之父「織田信秀」傳奇(上):「巧取豪奪」商業中心津島,走出自立第一步

最重要的是,彈正忠家得到津島後能夠完全支配,津島已成為彈正忠家的私有地,這也代表彈正忠家開始擺脫一直以來的身份地位,向自立化走出第一步。這也是信秀開始名揚天下的契機,甚至可以說是決定了其子信長及織田彈正忠家命運的第一步。

2021/03/18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從弘治到永祿、從元龜到天正,日本戰國時期兩場充滿張力的「年號戰爭」

除了天皇踐祚之外,實際的改元操作上也涉及許多人為因素,特別是戰亂時期,改元更淪為權力者的政治鬥爭工具。以下以戰國時期永祿、天正兩個年號為例子,簡單介紹這兩場充滿張力的年號戰爭。

2020/12/31 | Stanley

織田信忠與松姬的愛情故事:始於政治聯姻,終於本能寺之變的悲劇

政治聯姻是古代國與國間常見的外交手段,看似成了家人,實則是雙方互將子女作為談判人質。雖說是始於利益,然而只要彼此相戀也一樣能譜出猶如電影情節為人津津樂道的愛情。

2020/10/08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400多年前葬身火海的織田信長,為什麼能讓現代人甚至外國人趨之若鶩?

這是日本塑造日式英雄,再將之輸出國外的經典文化傳銷活動。而且這裡可以分成兩個層次,三重意義。

2020/09/03 | 方格子vocus

日本茶道宗師「利休之死」,與豐臣秀吉和複雜的中日關係息息相關?

說到日本茶道,不論是在日本國內或國外,千利休(1522 — 1591)都可算是最負盛名的第一人。

2019/12/09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當信玄遇上信長:「西上作戰」兩人化友為敵的背後

其實信玄並不想立即與信長為敵。信玄的頭號目標只是德川家康,不代表同時想將劍尖指向信長。

2019/12/02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日本人神化織田信長所吹捧出來的「兵農分離」政策

今天來一個較為特別的題材,就是來談談織田信長的政策。其中一個他的「政策」曾經一度被日本高度吹捧,用來顯示信長的英明、遠見,更成為日本人「神化」信長的理由之一 —— 「兵農分離」。

2019/10/28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織田信長的「霸王愛姬」:謎一般的生駒「吉乃」

這次我們來談一下另一個戰國粉很經常提到的信長親人—久庵桂昌,即著名的生駒「吉乃」。說到「吉乃」,從山岡莊八的小說,到近年漫畫家宮下英樹的《戰國外傳—桶狹間戰記》裡,都有特寫信長深愛這位女性。漫畫裡的信長也被設定為只對「吉乃」展露柔情的一面。

2019/06/10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織田信長「惡名」的開端:《甫庵信長記》華文世界初翻譯

甫庵雖然以太田牛一的《信長(公)記》為底本,但基於他是一名儒學者的關係,他批評太田牛一的寫作風格「淡而無味」,沒有教訓後人之意。誠然,這個批難頗為不正確的,但從中足見甫庵的寫作目的,並不是以史實為根本,而是借史說教。

2019/03/14 | 精選書摘

《名將的戰略》:從企業看秀吉意料外的「本能寺之變」與禮數的重要

時運不同而產生了贏家與輸家,無論是誰都不會是永遠的贏家,在這個意義上,秀吉的思考方式與做法有讓現代人學習的價值。

2019/03/13 | 精選書摘

《名將的戰略》:撤退是王者的戰略——信長「金崎大撤退」的啟示

撤退也是清算自己組織的錯誤與承認失敗的時刻,除了清算投資在事業上的心血以及大量成本外,也等於公開承認過錯與失敗。這種時候,信長在「金崎大撤退」的決定就能成為心靈支柱,就連歷史名將都急忙撤退了,撤退時不要管顏面什麼的,也不要害怕失敗的指責。

2019/03/13 | 精選書摘

《名將的戰略》:秀吉意料外的「本能寺之變」與禮數的重要

時運不同而產生了贏家與輸家,無論是誰都不會是永遠的贏家,在這個意義上,秀吉的思考方式與做法有讓現代人學習的價值。

2019/03/11 | 精選書摘

《參勤交代不思議》:織田信長「金崎撤退」,走的是運鮮魚用的「鯖街道」

朽木街道加上若狹灣至保坂(其位於琵琶湖西北方)路段,又稱若狹街道。到了江戶後期,鯖魚等鮮魚自日本海捕獲後,也會經由若狹街道輸往內陸的京都,該街道因而又有「鯖街道」的別名,從此廣為人知。

2019/02/04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織田信長愛看相撲,是為了「看肉」還是別有用心?

按照《信長公記》記載,後來信長又在天正六年、天正八年和天正九年舉行了最少5次相撲競技大會。其中在天正六年8月那次在安土城下舉行的相撲大會更召集了1500名力士前來參加,比賽時間更長達10小時。

2018/08/04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織田信長少有人知的家臣佐佐成政,為何失政而自殺?

綜觀歷史,但凡曾與秀吉刀劍相向的織田部將,要麼輸給秀吉後身敗名裂,要麼最後得到秀吉赦免,但終究回不到信長時代的風光,最後默默無聞地從歷史舞台上消失,而佐佐成政的結局卻是剛好夾在兩者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