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畫

繪畫在技術層面上,是一個以表面作為支撐面,並在其之上加上顏色的動作。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3/26 | 德尼思化

物之詩人莫蘭迪:畫家中的僧侶,一生靜觀一物,創造「莫蘭迪色」

莫蘭迪的靜物畫,大多溫暖柔和,治癒人心。這一切源於他的用色,低飽和度和明度相近的顏色,像朦上一層灰調,淡化顏色區塊之間的過渡。此用色現今被叫作「莫蘭迪色」,相當有名。

2021/03/23 | 翁湘惟

若要說村上春樹與奈良美智的共通點,我想是作品裡的「人性」

作品的個性不是靠「技術」塑造出來的,而是靠「人性」形成。在奈良美智與村上春樹身上,我認為都是很好的詮釋。

2021/03/10 | 陳偉傑 Hector Chan

人文價值與繪畫趣味——聽《對談:楊東龍創作四十年》有感

或許正因為既有「始於生活,終於人文」的入世聯繫,又能看到繪畫世界的別有洞天,楊東龍的作品才能引發「放在white cube還是日常」的討論吧。

2021/03/10 | 點讀華山

【專訪】插畫家減加加:每一次創作,都是一場超越自我極限的闖關遊戲

插畫家減加加對於未來的創作之路,減加加也期許自己能繼續透過插畫,讓世界的鮮明色彩跳耀、使人心情振奮起來。

2021/03/02 | 點讀華山

插畫家利宜玲:踏在世俗價值觀的職涯路上,才了解到自己有多愛畫畫

踏在世俗傳統價值觀的職涯路上,利宜玲才深刻了解到自己有多愛畫畫,於是她決定轉身面對自己心中的渴望,重新拿起畫筆,讓畫畫成為人生中重要的不可分割。

2021/02/24 | 德尼思化

〈克林姆的吻〉:吻到世界盡頭,繪出愛人永恆的吻

「所有藝術都是情色的。」這一幅吻亦如其言,在浪漫的擁吻下,其實奧地利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是先描繪生殖器後,才把人物的衣飾畫上,情慾的隱喻轉化為圖案,埋下許多符碼。

2021/02/08 | 精選書摘

《植物情人》:台灣第一本水彩古典植物畫,花是大自然送給我們無時不在的禮物

黃湘玲長期觀察大自然的無限生機,醉心於將自然界中活生生的、親眼可見的植物花卉、蔬果、蟲鳥、蛾類等生物,透過她獨一無二的視角、細緻的水彩工筆入畫。

2021/01/31 | 漫遊藝術史

英國田園城市風景畫的秘密(下):中下階級的居住場景加入風景畫後,對藝術史有什麼意義?

從田園城市到公用住宅,中產和勞工階級的生活場域,由於各種社會文化條件的成熟,竟如同當年美輪美奐的貴族宅邸一樣,得到了畫家給予的「視覺再現」,加入了風景圖像的大家族。

2021/01/05 | 德尼思化

連莫內都讚他!英國藝術神童泰納

「神童」泰納曾為了畫好驚濤駭浪的景色,把自己綁在暴風雨中的船桅杆上感受風浪。他亦試過長時間把頭伸到行駛的火車外,只為感受風馳電掣的速度感,追求寫實。

2020/12/29 | 德尼思化

莫內的《睡蓮池》,藝術家的最終歸宿

睡蓮,本來只是美麗的錯誤。莫內純粹為了樂趣種植,沒有打算入畫,當他種下第一棵睡蓮,彷彿重新發現了美。他馬上執筆繪畫睡蓮,從此,幾乎沒有繪畫其他的題材。

2020/12/06 | 方格子vocus

從《清明上河圖》看城市速寫

現代速寫不就是回歸繪畫藝術最基本的意涵,以畫筆紀錄我們當代的點滴事物,為後人留下一絲考證的痕跡。

2020/12/03 | 德尼思化

莫內的乾草堆,連畫潛伏的光陰

時間,是藏於所有事物背後的魔術師。莫內作畫追逐光影,指涉時間概念,首位以完全相同題材,創作二十五幅作品的藝術家,純粹繪畫光影,最終意外地呈現時間之抽象。

2020/12/01 | 漫遊藝術史

為何製作地誌景觀圖(下):是豐富的資料庫,也離不開紀錄與觀賞的動機

地誌景觀圖除了有軍事和私人地產紀錄兩個明確的用途之外,大部分地誌景觀圖的生產,總離不開紀錄和觀賞的動機。

2020/12/01 | 漫遊藝術史

為何製作地誌景觀圖(上):揭露某段藝術史中的地理、水文、街景、建築等資訊

地誌景觀圖能不能稱得上是「藝術品」?這並非本文討論範圍,但它們的確是重要的「視覺產品」,對於研究人員及一般讀者來說,饒富趣味。

2020/11/26 | 德尼思化

名畫「漏單」之外——畫家竇加是何許人?

竇加(Edgar Degas)善於觀察、描繪社會眾生相,雖然他常畫賽馬、劇院等上流活動場景,雙眸卻捕捉繁華背後低下階層的困苦。演員、工人、舞者、乞丐、醉酒、妓女,主流中的小人物 ,全是他繪畫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