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畫

繪畫在技術層面上,是一個以表面作為支撐面,並在其之上加上顏色的動作。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1/08/05 | 德尼思化

〈手握歌利亞頭的大衛〉:神聖與邪惡,流氓畫家的贖罪

卡拉瓦喬的宗教畫,極少神話元素,反把人們心中的神和聖人,化作平民如你我。農民和妓女,聖徒和聖母,破格狂妄的詮釋,往往伴隨血腥和痛苦,一反普遍聖經人物之祥和。

2021/07/12 | 漫遊藝術史

消失的《蒙梭利公園》:透過顏水龍的畫作和老照片,遙想當年巴爾多宮的風姿光彩

筆者當年剛到巴黎,暫時落腳於蒙梭利公園對面的大學城,那時曾多次到公園裡散步,想必也親眼見過當時已荒廢的巴爾多宮,但,現今卻已不復記憶。唯有透過顏水龍的畫作和一些老照片,遙想當年巴爾多宮的風姿光彩!

2021/06/17 | 德尼思化

燃燒的向日葵:黃色交響曲,梵高生命的讚歌

梵高要用「向日葵」裝飾黃色小屋,迎接高更。我們在梵高和西奧的書信得知,他本來打算繪畫十二幅向日葵,形容整組畫將是「藍色和黃色的交響曲」。他畫下第四幅時,高更到來,讚賞這些作品的成熟。

2021/06/05 | 漫遊藝術史

弄蛇人與東方主義藝術(下):神秘性與表演性,成為繪畫與攝影的重要題材

「蛇吻之危」文章的探討,「弄蛇人」成為東方主義繪畫與攝影的重要題材,主要有兩大關鍵因素:神秘性與表演性。

2021/06/05 | 漫遊藝術史

弄蛇人與東方主義藝術(上):混血畫作組裝了歐洲人對近東文化的刻板印象

從混血畫探「弄蛇人」與東方主義藝術,理論家Said的學說開啟了後來學界對「東方主義」的探討。此後,畫上的混血線索被許多西方藝評家藉以闡述藝術史中的東方主義議題。

2021/05/20 | 德尼思化

Édouard Manet:由神女到妓女的祼體,如何得到解放?

馬奈(Édouard Manet)的畫作,挑戰當時守舊的藝術觀念。他不再追求理想中的一切,更貼近現實情勢,祼女肉體並不完美,卻仍帶有神的象徵。

2021/03/26 | 德尼思化

物之詩人莫蘭迪:畫家中的僧侶,一生靜觀一物,創造「莫蘭迪色」

莫蘭迪的靜物畫,大多溫暖柔和,治癒人心。這一切源於他的用色,低飽和度和明度相近的顏色,像朦上一層灰調,淡化顏色區塊之間的過渡。此用色現今被叫作「莫蘭迪色」,相當有名。

2021/03/23 | Iris Wang

若要說村上春樹與奈良美智的共通點,我想是作品裡的「人性」

作品的個性不是靠「技術」塑造出來的,而是靠「人性」形成。在奈良美智與村上春樹身上,我認為都是很好的詮釋。

2021/03/10 | 陳偉傑 Hector Chan

人文價值與繪畫趣味——聽《對談:楊東龍創作四十年》有感

或許正因為既有「始於生活,終於人文」的入世聯繫,又能看到繪畫世界的別有洞天,楊東龍的作品才能引發「放在white cube還是日常」的討論吧。

2021/03/10 | 點讀華山

【專訪】插畫家減加加:每一次創作,都是一場超越自我極限的闖關遊戲

插畫家減加加對於未來的創作之路,減加加也期許自己能繼續透過插畫,讓世界的鮮明色彩跳耀、使人心情振奮起來。

2021/03/02 | 點讀華山

插畫家利宜玲:踏在世俗價值觀的職涯路上,才了解到自己有多愛畫畫

踏在世俗傳統價值觀的職涯路上,利宜玲才深刻了解到自己有多愛畫畫,於是她決定轉身面對自己心中的渴望,重新拿起畫筆,讓畫畫成為人生中重要的不可分割。

2021/02/24 | 德尼思化

〈克林姆的吻〉:吻到世界盡頭,繪出愛人永恆的吻

「所有藝術都是情色的。」這一幅吻亦如其言,在浪漫的擁吻下,其實奧地利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是先描繪生殖器後,才把人物的衣飾畫上,情慾的隱喻轉化為圖案,埋下許多符碼。

2021/02/08 | 精選書摘

《植物情人》:台灣第一本水彩古典植物畫,花是大自然送給我們無時不在的禮物

黃湘玲長期觀察大自然的無限生機,醉心於將自然界中活生生的、親眼可見的植物花卉、蔬果、蟲鳥、蛾類等生物,透過她獨一無二的視角、細緻的水彩工筆入畫。

2021/01/31 | 漫遊藝術史

英國田園城市風景畫的秘密(下):中下階級的居住場景加入風景畫後,對藝術史有什麼意義?

從田園城市到公用住宅,中產和勞工階級的生活場域,由於各種社會文化條件的成熟,竟如同當年美輪美奐的貴族宅邸一樣,得到了畫家給予的「視覺再現」,加入了風景圖像的大家族。

2021/01/05 | 德尼思化

連莫內都讚他!英國藝術神童泰納

「神童」泰納曾為了畫好驚濤駭浪的景色,把自己綁在暴風雨中的船桅杆上感受風浪。他亦試過長時間把頭伸到行駛的火車外,只為感受風馳電掣的速度感,追求寫實。